手机壳批发

日本原来是这样(13) 孙文与日本

日本原来是这样(13) 孙文与日本 - 2019-05-09



13. 孙文日本


 


    清朝不用说是由通古斯系列的异族建立的征服王朝。清朝的初期到中期的统治能力非常辉煌,特别是在扩大了中国的边境这一点上是历史上最充实的王朝。不管是新中国还是台湾现在都没有对清朝给予正当的评价。只是到后期变得像碎布片似的。


    ——首先要打倒满清王朝(清朝)。


    这是清末革命家们的一致口号。


    清末,这个王朝听命于以英国为代表的欧美列强,割让了众多的土地,交出了权力,因此中国变成了半殖民地。


    因为是异族王朝——反正是外国人——所以才能舍得作出那些事来,这是革命家们的共同认识(或者说是情感)。这个情感的充电是在明治时代的东京进行的。明治期间据说累计有一万人中国留学生来到日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东京共同拥有了革命(反清)的气氛。


 


    孙文不是留学生。他来日本时已经是一把年纪了,又是医生。之前在英国被监禁在清国公使馆等等,作为革命家多少有些经历。


    他的知名度在明治三十五年以后、以日本为根据地之一进行活动期间得到了提升,也得到了如宫崎滔天(译注:1871-19221897年结识了孙文,以后一直支援中国的革命运动,1905年和孙文一起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1922年病逝)等的日本同志和同情者的支持。以后他把日本作为从灭亡的危机中拯救中国的关键之一,寄予了很大的期待。


    清朝在一九一二年几乎就像风吹落叶一样倒下以后,中国现代史的苦恼和混乱开始了。各地军阀割据,互相之间就像古代的王侯一样建立自己的地盘。在这当中孙文一直都在四处奔走,高喊“天下为公”。


    孙文是个大号的金属制的吹奏乐器。


    高声地吹奏着清澈的、理论的思想。以前东京的留学生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孙大炮”。当时中国的旧式大炮命中率和破坏率不好,但声音很大可以吓唬敌人,是像乐器一样的道具。孙文作为一个活生生的革命家,却完全没有革命所必需的谋略的感觉,也不重视必要的战术,甚至对于培养威慑反革命的武装势力也非常钝感(晚年认识到了),只靠一个开朗的人格和高调的爱国心为武器。


    孙文个子不高但容貌端正,有着透明度很高的人格。没有私欲,也缺乏对于权力的执着。但也没有隐者、狂人之风,有着十分平衡的感觉,因此在他百败百战的生涯当中,虽然到处流离,却总是很阳光。现在来回顾孙文的生涯也几乎看不到污浊点。


 


    忽然想写孙文,是因为写这个稿之前读了《宋王朝》一书的上卷(斯达林格·西格雷普著,田佃光永译)。


    这本书里孙文也登场了。西格雷普把孙文描写成一个滑稽的失败者、少女似的空想家、不看脚下的唐·基柯德、或者狂乱喜剧的演员。


    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有这样的一面,但感觉就像被放进了强力的干燥机器里的熏制品一样,那样的话孙文太可怜了。至少没有给他作为生物的湿度。


    如果按照这个格式来看的话,日本的明治维新的功勋们特别是西乡隆盛等也只能是喜剧角色了。


    上述的湿度指的是驱动他们的危机意识。中国因为列强的关系----或者因为中国式的私心这样的历史原因----将被灭亡,而且可能会自灭,这样的恐怖感觉为当时的中国人志士所共有。《宋王朝》对此也有叙述,但是很难传递出当时处于高烧病态的亚洲体温。我不想说这是因为作者是西洋人的关系,但至少也是在后世这个干燥地方呆得太久了的关系吧。


    比如----在现在的话很难相信----对于十九世纪的亚洲来说,白人(特别是英国人)就是恶魔,如果抛开这个共有的感情,就无法理解当时的历史和人物。


 


    孙文,五十九岁,一九二五年(大正十四年)因患肝癌,在旅途中的北京去世。在去世的几个月前,他来到神户,发表了应该可以说是给日本人的遗言的著名的演讲(〈大亚洲主义〉)。在这篇演讲中,他做了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三十年前,我们全亚洲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


    他说道。主办者是神户商工会议所和三家报社。会场是县立神户高等女子学校的讲堂。听众超过了两千人,主要内容刊登在各家报纸上,得到了好意的反响。


    但是,孙文说的“三十年前”是日本的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日本总算解除了安政以来的不平等条约——在日本史上成为修改不平等条约和签署新条约——的年头。他说日本的明治二十七年以前的日本是殖民地。


    “三十年前日本是欧洲的一个殖民地,…… 废除了各种不平等条约,把日本改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


    孙文的演讲不仅条理清晰,而且因为听众是日本人,十分注意抓住日本人的心。


    比如他既不提条约改正后马上就发生了的日清战争(译注:即甲午战争),也不提之后强横的《对华二十一条》,而是大大评价日俄战争,说这个胜利给亚洲人的独立运动增加了活力。


    下面的话对于本稿的主题来说是蛇足,但因为是演讲的著名的结语,这里说一下。“你们日本民族”,孙文说,“是做西方霸道的爪牙,还是做东方王道的堡垒,请日本国民慎重选择才好”


    之后的日本是什么样子,也不用我说了。


 


    但,孙文演讲的意外之处,是把从井伊直弼签订安政条约的一八五八年(安政五年)开始到明治二十七年为止的三十年间的日本规定为欧美的殖民地而不是独立国家。


    我们后人对于明治初期的日本是殖民地这一点没有很深的实际感受。


    安政条约把日本带入国际社会,同时也像当时的中国一样,没有关税的自主决定权,另外对于居留外国人也没有裁判权。也就是殖民地。


    当时的日本人也充分认识到了这些不合理的地方。这个条约的反作用就是幕府末年的骚乱史。


    比如由于这个反作用而导致井伊直弼被杀,长州藩和萨摩藩挑起了局部的对外战争,这样的攘夷运动到头来推翻了幕府,确立了明治维新。因为统一国家的树立远离了被殖民地化的危机,我现在也这样认为。事实上,明治人没有被欧美人进行了殖民地统治的这种意识。


    “连西乡都没有想去废除安政条约,在这点上,不得不给他减分的评价”


    十几年前,一位中国通的左翼思想家对我这样说,但我反驳他,认为那只是观念论,而且我现在也是这样认为。明治政府背负着这个条约而成立后,从明治四年最初的交涉以来,在国内引进欧美的法律体系,另一方面,二十几年来,一直与各国进行交涉。为了废除条约,进行了无数苦心惨淡的努力。


    重要的是,在明治的精神里看不到殖民地的劣根性。比如像中国那样的买办就没有成立(明治中期为止的横滨、神户的商馆管家不能说是买办)。


    到了今天,买办已经成了过去的现象,很难有实感地说明这个历史上的中国语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指进入中国的西洋的商社或银行的当地负责人,但根据时代不同内容也有不同。最恶劣的就是作为鸦片战争的胜利果实,英国通过在军舰康华丽号签署的南京条约确立了对中国的压倒性的优先权以后。根据这个条约,买办们从清朝这个自己国家的束缚中脱离出来,在意识上成为了无国籍的人,甚至变成了西洋或军阀的爪牙,用更强烈一点的表达的话,变成了蚕食中国这个生物体的豺狼。买办这个词有着这样的语感。


    前面提到的应该说是孙文的口号的“天下为公”是从《礼记》的大同思想出来的词。公就是所有人互相爱护,建立和平相处的国家的意思。


    但是,在现实当中的中国,这种公的意识只在很少一部分科举出身的官僚身上看得到。对于民众来说,哪个王朝都和敌人一样。民众对于王朝,为了阻止他们的危害,私下里团结联合起来。也就是说,民众的意识里虽然有着强烈的私的连带精神,但没有孙文所说的公的意识。


    孙文的革命不得不从培育“公”的意识开始,道路十分漫长(即便是现在的中国的民众教育可以说也还是关注在公的意识的培养方面)。《宋王朝》的作者如果有对亚洲的关怀的话,希望能看到这一点。


    相反在明治时期的日本,看看涉泽荣一(译注:1840-1931,幕府官僚,后来进入明治维新政府,在后来转为实业家。参与指导了如第一日本银行(现MIZUHO银行)、东京证券交易所、麒麟啤酒、札幌啤酒、王子制纸等500多家企业,被称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日本等资本主义的先驱者们,看看民众,或者看看民权运动家们,公的意识横溢,几乎泛滥了。


    反而是,福泽谕吉不得不强调“立国的基础不是公,而是私”(其实严格来说,福泽所说的公不是《礼记》里的公,而是指国家机关,私指的是有活力的民间,但在这里做个四舍五入的处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