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记忆点滴-欠你一个道歉

记忆点滴-欠你一个道歉 - 2019-05-12

我喜欢的那个收音机频道周五下班的时候是和观众互动的时间。今天的主题是“如果没有明天了,那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什么会是你最大的遗憾?”
 
这真的是一个太大的话题。我们的人生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人也总是有许多想做而没能做的事情。于是乎电话就不停地打进来。。。我一边开车一边听着不同的听众述说着他们最想做的事和不同的遗憾。思绪突然飞到了911那天。那天,在电视上看到那双塔轰然坍塌下来的时刻。我当时清清楚楚地在想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他会不会逃过那一劫,要是没有,那我最大的遗憾将是欠他一声道歉。
 
人生中有些事情真的是不可理喻。按说他的爸爸和我的爸爸是很要好的朋友,同一所学校的教授(他爸爸是外语系的教授),又是很好的桥牌牌友。我小得时候,爸爸去他家的时候总是带着我,如果没带我,他爸爸就会问“三三为什么没来?”。他爸爸来我们家的时候总是带着他的小妹妹,如果小妹妹没来,我妈妈会问他爸爸“你的小心肝怎么没来?”。他家的饼干筒什么样子和放在哪里我一清二楚。我们家的糖果罐子也是小妹妹一进来眼睛所追随的地方。就是这样的两家人的关系,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是好朋友。就算是他比我年长,最起码也不该是现在这样的一种关系。可是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互不相识”“老死不相往来”。当然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没有像父辈那样成为好朋友。也许就是命运和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我的心底还是很固执地认为是我的原因。至少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躲着他,觉得他一定会是很讨厌我了。可是我那时还年少,不懂得该怎么处理。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彼此本应该很close的世界。
 
从我11岁14岁的时间里我们是住同一栋职工宿舍楼,我们住2楼,他家住4楼。我们共用一部楼梯。所以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楼道里碰到。和那个年代和那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样,每次在楼道里见到他,会尽量避开,实在躲不开就彼此点点头,从不会主动说话。到他家里去的时候还是会说话的。他是姐姐的同学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平时在家里听多了姐姐和爸爸妈妈对他的赞美之词。我也会暗暗地把他当成我的榜样。心底其实是很佩服他的。
 
然后就是那个周日的黄昏。那天下午有个朋友来玩,并约了晚上一起去看电影。那个时候的交通工具主要的还是自行车。为了防偷自行车都放在楼道里。我们家在2楼,抬自行车上来放在家门口不是件特别大的事情。可是住在高层楼的住户要把自行车抗到4楼6楼的就有点儿吃力了。所以常常有高楼层的住户就把自行车放在二楼。有的时候会有两三两自行车摞着靠在墙上。真的是很习以为常的事。那天我们出门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儿黑了,看到我的自行车外面压着两辆自行车。第一辆自行车还好搬,第二辆,也就是紧贴着我的自行车的那辆,和我的车贴的紧紧地,一只脚蹬子卡进了我的自行车,拉了几下都拉不开。我们又在赶时间。我当时就一股气上来,对着拉不开的那辆自行车就踢了一脚。当然不会踢得很重。同时叫了一句“这些人真讨厌,不住在这层楼还把自行车停在这儿。。。”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从楼上下来,身边也有个朋友。他显然听到了我的话。急步走过来,把那辆自行车用力地拉了出来。对我说“对不起,这是我的车,对不起占了你的地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放在这儿了”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扛着他的自行车上楼去了,留下我尴尬地看着他背影。我十分地懊恼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我知道自己很不应该,不应该那么失态,那么没教养那么小家子气,做出那样的举动和说那样的话。他真的也没什么错,住在4楼每次把自行车抗上去多不容易。他的自行车放在二楼其实也没有碍到我什么。我应该去给他道歉,我其实也真的没有不让他们把自行车放在二楼的意思。可是我却一动没动,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楼梯上,那句道歉就是没有说出口。
 
以后的日子,真的就没有再看见他的自行车。再在楼道里遇到的时候,也许是我自己心里有鬼,也许是他真的生了我的气。反正我们再没有打过招呼。没多久我们家搬走了。新的房子每一层楼只有两家人,楼下还有一个院子可以放自行车。所以走道里很空,我总是在上楼的时候看着空空的楼道想到那个黄昏。那种内疚好像从未消失过。后来听说他来了美国,在一家金融相关的公司做事。他的办公室就在世贸中心。他是911那天我唯一“认识”的在那个双塔中的人。庆幸的是他没事儿。

我不想留下这个遗憾,就是想说一声迟到的“对不起”。。。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