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高文谦依靠“美国之音”,能撼动周恩来这棵大树吗?

高文谦依靠“美国之音”,能撼动周恩来这棵大树吗? - 2019-05-10

        高文谦依靠“美国之音”,能撼动周恩来这棵大树吗?

    周恩来这棵大树,深植中国大地,深植中国人心。岂是高文谦之流,依靠“美国之音”所能撼动旳。杜工部早在八百年前就为他们做了结论,“尔曹身与名俱裂,不费江河万古流”。

(一)与良心缘份已尽

     高文谦先生应声明,“与良心缘份已尽”,以免老师金冲及先生愤怒和伤心。

     2013年10月28日,多维新闻报道,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金冲及先生,谈到“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满头白发的金冲及略带苦笑:“我首先很愤怒,我觉得他不应该写这样一本书。然后我也觉得很伤心”。“他去以前,就是坐在这张沙发上。”金冲及指了指自己这个40平方米大小的办公室内记者所坐的沙发,“他说:‘我就算走也不会出去乱写的。不讲党性,讲良心,我也不会这么做。’但没想到,他还是写了这样一本书”。

    我们都知道,高先生声明过,“与共产党缘份已尽”,自然可以不讲“党性”。但没有看到高先生声明“与良心缘份已尽”,不“讲良心”。高先生实在应声明“与良心缘份已尽”,以免金冲及先生愤怒和伤心。

    金冲及先生德高望重,是史学界权威,也是高文谦旳老师。“高文谦进文献研究室时,还是年轻人,金冲及常常带着他。高文谦做的访谈,大多是金冲及带他去的;所看的资料,也是文献研究室内的资料”。

    这位出生于1953年的“研究學者”,仗着父母的祖荫,躲过了同龄人必需上山下乡的“浩劫”。“年青時代曾參軍,1980年退伍”。推算起来,应该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育。以一个复退军人,超越许多文科大学毕业生,直接进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还是仗着父母的祖荫。能成为研究周恩来旳“研究學者”,是金冲及先生手把手教出来旳。

    金冲及坦承,“高文谦书中引用的史料并没有编造”。“但是一条史料和一条史料之间,大段的是他自己的猜测和看法,而且是用叙述事实的笔调写的。这些并没有史料根据但读者看到这些分析,误以为也都有史实依据的。一位外国学者对我说,他这本书主观性太强。这就造成了太坏的影响。”

     这样一位享尽“毛时代”优越的人,和的高层,包括胡耀邦的秘书和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这位“研究學者”的大作陈述,其父“平反”后因病去世,获隆重追悼,死后哀荣。按常规,是要盖着“党旗”下葬的。要坚决“ 挖了的祖坟”,其中自然包括他父亲的坟。这位“研究學者”,不仅是当了一名“盗墓”大盗,还绝对是不肖子孙,实在令人不齿。

    金冲及还提到,高文谦有一次和他谈心,谈起文革前,父亲受到迫害,他也被波及,连去买菜都受到卖菜人的歧视,不愿卖给他。“我就跟他说,我送你一句话。《傅雷家书》里说,一个童年遭受不幸的人,往往是多疑的和脆弱的。你平时对有些问题太多心,什么事情都容易从坏处去想。高文谦回答说,是啊,我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总是睁大了双眼,看着周围。所以他对许多事都充满了猜疑”。

    高文谦先生常常自诩,要做“去伪存真,讲出真话,还原历史”的严肃学者。高文谦坚持认为, “毛世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是否也是象“晚年周恩来”这本书,用了没有史料根据旳猜测和看法?还是臆想和演义?

     可能有必要对高文谦先生解释一下什么叫“臆想”,就是没有耳闻目见的事却主观想象。患者往往具有固执,多疑,敏感,谨慎等性格特点。遇事总是过多地考虑悲观或不幸的一面,缺乏自信。过度了,当然就成了一种症状,由不同病因(、和社会环境因素)作用于大脑。破坏了大脑在一定范围内相对稳定的功能状态,导致认识、情感、意志行为等精神活动出现异常,异常的严重程度及持续时间均超出了正常精神活动波动的范围,这是一组疾病。

    “演义”是 体裁之一。 “演义”是指根据史传、融合野史经艺术加工而成的一种通俗的长篇小说。如三国演义,隋唐演义。

    无论臆想和演义,都不能用来治史。高文谦先生和李志绥医生都握有常人无法企及旳没有编造旳史料,如果真能秉笔直书,自然有很高旳参考价值。可惜,出书后却成了“臆想和演义”,历史真相被政治图谋和商业利益“污染”掉了。“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初出版之日,笔者曾当作“现代宫廷秘史”,加以收藏。可是后来看到李医生答记者问那本书,使人感到被骗。李医生谈到该书的出版过程,并否定了书中关于“毛与许多女人”的“秘闻”,畅言“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原来李医生的第一中文手稿,无人出版。要李医生将第一中文手稿译成英文,经反华反共学者专家,“历经数载,批阅增删”,再将英文稿译成中文出版。这样出版“历史”,怎能不令人啼笑皆非!

    如果金冲及先生所言不实,高文谦先生是否可以再下一份“战表”,与之辩论。我想,网友一定乐意观战。

 (二)天不能死地难埋

     公开的史料,浩瀚如海。早已表明周恩来,“在民长不没”。高文谦没有选取。

     中国人民自1842年起,救亡图存,争取独立解放,无数先烈,前仆后继,其中包括高文谦的先祖林则徐。“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惊天地而泣鬼神。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其碑文是由毛起草,周书写。生动形象地体现了毛周二位伟人的性格和毕生的合作。毛写碑名,八个大字,龙飞凤舞,随碑高耸入云。 周书写150字碑文,楷书工整,既表现对先烈的尊敬,又符合中国的传统。

   1980年8月21日,邓小平会见了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在会见中,奥琳埃娜·法拉奇向邓小平提出一系列关于中国政治的关键性问题。关于周恩来,邓小平说:

    “周总理是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工作的人。他一天的工作时间总超过十二小时,有时在十六小时以上,一生如此。我们认识很早,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住在一起。对我来说他始终是一个兄长。我们差不多同时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是同志们和人民很尊敬的人在“文化大革命”时,我们这些人都下去了,幸好保住了他。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所处的地位十分困难,也说了好多违心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但人民原谅他。因为他不做这些事,不说这些话,他自己也保不住,也不能在其中起中和作用,起减少损失的作用。他保护了相当一批人”。

    这位意大利记者眼光敏锐,所提问题十分尖锐。 当奥琳埃娜·法拉奇问:“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是否要永远保留下去?”时,邓小平说:“永远要保留下去。过去毛主席像挂得太多,到处都挂,并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也并不能表明对毛主席的尊重。尽管毛主席过去有段时间也犯了错误,但他终究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拿他的功和过来说,错误毕竟是第二位的。他为中国人民做的事情是不能抹杀的。从我们中国人民的感情来说,我们永远把他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来纪念”。

    宗教界领袖和佛教大师赵朴初,安徽安庆太湖人。最敬重周恩来,佩服周总理的人格精神。打开《赵朴初韵文集》,敬献周恩来总理的诗词作品比比皆是,有二十余首,足以表现赵朴初对总理无限热爱之情。

    1974年,周总理抱病出席国庆招待会,赵朴初听到总理致词时,仍然声音宏亮,满座宾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赵朴初心潮翻滚,激动不已。奋笔作词《人月园》:

    "掌声如海如潮涌,翘首听雷音,辉煌国庆,月圆人寿,万象欢欣,倾怀吐噫,哀朋喜泪,感我衷情。愿君常健,观山观海,不厌高深。"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逝世。赵朴初为国家丧失栋梁之才而由衷悲痛,他含着眼泪又作五言诗抒怀:

"大星落中天,四海波澒涌。终断一线望,永成千载痛。艰难尽瘁身,忧勤损龄梦。相业史谁俦?丹心日许共。无私功自高,不矜威亦重。云鹏自风抟,蓬崔徒目送。我惭驽贻姿,期效铅刀用。长思教诲恩,恒居惟自讼。非敢哭其私,直为天下恸。"

    1977年,周总理逝世周年,赵朴初感赋一词。复现了1976年1月15日,百万中国老百姓,十里长街送总理:

 转瞬周年矣。念年前伤心情景,谁能忘记?缓缓灵车经过路,万众号呼总理,泪尽也赎公无计。人似川流花似海,天安门尽足觇民意。

 愁兔城,喜悠魅。古今相业谁堪比?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雪侮霜欺香益烈,功德长留天地,却身与云飞无际。乱眼妖氛今尽扫,笑蜉蝣撼树谈何易。迎日出,看霞起。

   此外,还有《感遇一首——为周恩来作》:

忍辱负重,艰难劳止。回首丘山,折齿孺子。食草一坏,乳如江流。鞠躬尽瘁,无怨无尤。猗欤至哉,人民之牛。

   郭沫若也有一首“七律·悼周恩来”,写出了周恩来“天不能死地难埋”,广为传颂:

 七律·悼周恩来

  革命前驱才,巨星隐翳五洲哀。奔腾泪浪滔滔涌,人涛滚滚来。

  在民长不没,丰功垂世久弥恢。忠诚与日同辉耀,天不能死地难埋!

 

 高文谦先生实在应该多读点书,重拾“良心”。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