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为牛接生 (一个真实的故事)

为牛接生 (一个真实的故事) - 2019-05-11

 

1966年,我毕业于南京医学院。 由于文化大革命延期分配一年,到1967年秋天,我和我太太(当时的女友)被分配到贵州省,清镇县,五里桥卫生院工作。 卫生院一共才有8个医务人员,除了两个中级医务人员外,其他都是低级医务人员。 我们两人有大学学历,颇受当地政府,群众的信任,爱戴。

我们在这个卫生所是个“万金油”医生,要看内科,外科,五官科,儿科,牙科。。。。。就是不看妇产科,因为这里有一位助产士。

一天夜间,刚吃过晚饭。 “朱医生, 朱医生!” 听到大喊大叫,总有大事。 “ 我们生产队一条母牛难产, 请你帮忙接生”。 天啊! 我都没有接过人的生,如何为牛接生?“不去!我又不是牛的助产士“, 我回答。 “ 不去不行啊! 这只母牛才3岁半, 是我们生产队唯一的强劳力。 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们生产队都得喝西北风了。 朱医生, 我们求你了"。 看来不去不行,只有硬着头皮去看看再说。 贫下中农的大事就是我的大事啊! 因为路程太远,他们为我备了一匹瘦马,没有马鞍。 我说不行不行,我没有骑过吗啊! 无奈, 他们还是把我拥上了马。 5-6 个年轻人,牵了匹瘦马,我骑在马上,好像去迎亲!

三个小时的路程,赶到所在地,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看到全生产队的人都在场壩上围着一条牛,牛不时发出唔,唔的声音。 看到我的来到, 异口同声的说:” 好了, 好了, 朱医生来了,母牛有救了!" 人群纷纷让开,让我进去。 仔细一看, 牛挺壮实,站着,后面可见两只小牛脚。 足先露! 难产! 我回忆起读过的产科学。我问他们,生产有多久了? 一个老农告诉我:“动作已经三天三夜了,小牛肯定不行了,不管小牛,你只要解救母牛”。那是个三九寒天,我脱下了上衣,光着膀子,将手慢慢的伸进母牛产道,摸清了母体面和小牛的身体后,我要了把剪子。 我非常小心地把小牛腹部剖开,掏出心肺,肝肠,拉住小牛的脚,就这么一拖,嘿!小牛出来了! 奇怪的是,母牛高度合作,一动不动,任我摆布,我还提防着她踢我一脚呢。我把小牛拖到地上,群众一片欢呼,母牛转过身来,吻了吻她的儿,眼中滴下两滴眼泪,千真万确!以前,我从不相信牛会掉泪。

生产队每一个人都欢欣鼓舞,可见这条牛对他们是何等重要! 一位老农建议:“ 朱医生救了我们这条牛,要庆功!” 他对一个小伙吩咐:“ 取酒来!” 那里有酒啊? 山里人生活极度困难,酒是没有的。这小伙还算聪明,他到大队卫生所取了瓶酒精,加上40% 的水,就算是酒。 老农挑了几个人,陪我喝酒,下酒菜是没有的,我勉强饮了几口。 事后,他们安排两个年轻人,送我回家。一路上欣喜万分,我能为牛接生了,还是难产! 回到家中,凌晨3点。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