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德国的日子(12)

飘在德国的日子(12) - 2019-05-09

我到Freiburg的时候应该已经怀孕五,六个月了吧,肚子还不是特别的大,但已经能感受胎动了。

因此白天先生上班的时候,我就无比兴奋地给我妈妈写信。

那时候通讯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只有哥哥和姐姐家里有电话,妈妈和爸爸还住在原来的地方,没有电话。我于是便写信向妈妈描绘我的所见所闻:什么闻名世界的黑森林,高高的大教堂,市中心的露天音乐会,还有许许多多的来至不同文化的新感受......当然也报告什么我们厨房的水管开左边会来热水,开右边会来冷水一类的事儿。

别的时候也呼呼睡睡大觉,有时候也练练毛笔字,读读新概念什么的。电视是看不懂的,我还害怕接电话,因为一句德语不懂啊!每当电话铃响,总是先问人家:“Can you speak English?"然后人家说:“A little bit."等人家哇拉哇拉的一大串English一出来,我顿时成了哑吧,根本就接不上啊!

我到后不久便迎来了 Freiburg的春天,初春的傍晚与先生漫步在异乡的街道上,两边是美丽的我叫不出名的花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惊喜剩过了乡愁。

我特别特别地喜欢Freiburg,每次穿行在那些古老的街道上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走进了年少时看过的童话世界。

其实因为怀孕和生孩子的缘故,我在Freiburg10个月,接触最多,感受较深的应该是德国的医生和医院。

尽管对在他乡异国生孩子也有过那么一丝的害怕,因为初到德国时的我,连一个简单的德语单词都不会,英语也并不那么的好。老公二外是德语,不过他学到的那点德语出的洋象,也够好玩的了,比如人家见我一大肚子,于是就给我让座,结果他忙不迭地跟人家说:BitteBitte(请,请),他其实是想说谢谢的(Danke),好在他的Bitte说得也不标准,估计人家也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不然人家一定会想这人怎么这样,我已经好心让座给你了,你还一副等不及的样子不是?

好在我这个人从小就野,猎奇心理很重,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怕。

可是第一次见我的妇科医生,还是让我感到十分不自在。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