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地头蛇小喵 (一)

地头蛇小喵 (一) - 2019-05-06

我爱猫。从小养猫。自从有了孩子便不再养猫,所以这是二十多年前的故事了。

那时候宠物们的地位还不像现在这样空前提高,人们也不自称猫麻狗爸,大家会认为狗爸是骂人的话。我爱猫是因为它们太可爱了,我喜欢看猫玩耍或只是看猫睡觉。我那时还没有把猫当成家人的觉悟,也不会在猫离开家时痛彻心扉,魂牵梦绕。惭愧惭愧。轻砸轻砸。

话说大约三十年前,我曾在“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年代留学东瀛,住在友好人士提供的“社宅”里,与他的员工们为邻。那是在城市边上的小小独立屋,还有个小小的后院,可以像日本人那样每天晒晒被褥。不过我和老公都在读博,每天从早到晚泡在学校,根本用不上后院。然而那小小的后院还有房顶其实并不寂寞,左邻右舍的猫们常常光顾,有路过的,相亲的,当然还有占地盘打架的。偶尔闲暇我常常叫住那些出现在后院的猫们,看看能不能用吃的收买它们跟我玩会。最经常来的便是我们起名叫喵枪的一只普通的家猫,长相像赖少,不过是只女猫。喵枪的脸很秀气,叫的声音也是细细的,很嗲。喵枪这个名字与暴力无关,只是日语小喵的意思。小喵是有主人的,吃的胖胖的,毛色也干净而且有光泽。但她也至少是半个户外猫,白天似乎总是在外面,四处巡逻,保卫疆土。猫们保卫领地的战争其实也是很惨烈的,小喵的左耳朵残缺了一块,尾巴尖也明显曾经折断过,这些都应该是她打架斗狠留下的痕迹。她时常进我家转转,待会就走,其实也就是占地盘的意思吧。夏天小喵要生小猫了,就消失了一阵。小喵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秋天了,而且以后再也没有见到她怀孕,想必是被办了。小喵就这样出出进进,来来往往,跟我们保持着亲切友好而不紧密的不结盟关系。

大概又过了半年,情况渐渐发生了变化。小喵从不定时,不定点的礼节性拜访我家(基本不吃东西)变成了每天坐在门外的墙上等我们回家。进来便连吃带喝,似乎饿了很久,毛色也成了灰灰的。到了天气转冷的时候,小喵索性不出去,就在我家过夜了。情势终于明朗起来:我们成了小喵的新主人了。小喵是叛逃了还是被遗弃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本人对此是非常欢欣鼓舞的:我太爱陪猫睡觉了。猫睡觉慵懒的姿态和打呼噜的声音都是我百看不厌的。后来我们又发现小喵有一个大大的优点:她绝不会在家里便便,大的小的都不会,憋死都不会。通常早晨她和我们一起出门,晚上和我们一起进家。偶然没留神,小喵会被锁在家里一整天。当我们晚上打开房门的时候,小喵便箭一般冲出房门,找地方便去了。真是太优秀也太可怜了,这,这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呀。像这样一只简直零茶包的个性独立的猫对于我们这样忙碌的留学生真是私人定制的礼物,我太爱小喵了!

当然养猫是不会没麻烦的。小喵带给我们的第一个大茶包是跳蚤。我们吃了很多苦费了很大劲才把它们清除干净。另一件麻烦是小喵喜欢在日式的纸拉门上磨爪子,把不止一个纸拉门搞的惨不忍睹,让我难以面对好心借房给我们的日本人。那时候有让猫杠爪子的设备吗?有吗?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与猫同居的快乐日子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突然结束了。那天阳光灿烂,我和LG在家里忙乎着晚饭,突然听到敲门声。开门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七八岁的男孩站在门外,说他们以前住在附近,搬家后猫咪自己跑了回来,邻居告诉他们看见小喵进出我家,而她的儿子很喜欢这只猫,问我们能不能让他们把猫带回家。猫是人家的,我们不能说不吧。尽管不情愿,我还是把猫交还给她的主人,看着那个男孩抱着小喵,喜出望外地走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LG不止一次讨论小喵的事情,小喵为什么要逃回来呢?她的主人看起来对她很好,可还是不如她的领地对她更重要啊。小喵家搬到哪去了呢,她又是怎么逃回来的呢?难道猫有认家的本领吗?

那时后我们还不可能知道几个月后小喵就在我们的眼前上演了一回猫咪步行寻家记。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