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遇旧情人》VIP072 质问医生

《重遇旧情人》VIP072 质问医生 - 2019-05-05

  周立人设想过自己可能会遭到这样的质问,所以一看到何以纯激动的样子心里马上就有了一种事情穿梆了的自觉。
 
我的骨髓适合欢欢对吗?周医生。何以纯声音微颤,既有求证的紧张,也有一堆说不上来的复杂感觉。
 
  周立人倒也没有被拆穿后的尴尬,只是觉得有点头疼,但还是比较镇定地道:你的情绪不要太过激动,这样会影响腹中胎儿。你的身体状况相信刘医生也和你仔细说过了吧。
 
我没有激动,只想请您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何以纯嘴里说着不激动,其实已经很激动了,周立人虽然还没有承认,但也没有马上反驳,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马上急涌而上。
 
  周立人习惯性地推了一下眼镜解释道:在你的初次配型检查时就发现你有怀孕的迹象,因为当时姜雅的初级配型也是成功的,而且你的身体有一定的问题,所以暂时没有公开你的结果。两周后的HLA的高分辨检查结果,你的配型度比较高,达到了七成以上,而姜雅的却只刚刚到一半。但这时候你怀孕的情况也得到了确认........”
 
这么说我确实是适合的,那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是他让您这么做的对不对?何以纯的声音颤抖得很加厉害了,身体好象也有些发抖,因为被欺骗,也因为别的原因。
 
  叶晨担心地看着何以纯,伸手想要扶她却被她躲开了。她只得求助地看向医生。
 
  周立人知道何以纯说的是指叶向东,马上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道:对不起!是我建议这样做的。病人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小生命,你的身体早有损耗,要生下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容易。如果不要这个孩子的话,以后再想要孩子会有困难。你别觉得向东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才同意瞒着你,他只是怕你知道了会左右为难才选择了独自承受所有的压力,还顶着你知情后可能会对他产生误解和愤怒的担忧。不是我要帮他说话,你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你知道这件事有任何好处吗?
 
至少我没有被人欺骗!何以纯有点听不进去周立人的劝解。
 
  看何以纯在气头上,周立人知道说好话恐怕也没什么用,干脆沉了脸加重语气道:那好,现在你知道自己的骨髓可以移植给病人了。你要怎么做?高风亮节不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孩子马上救何永欢,还是等到肚子里的孩子平安生下后再来救人?在病人还可以等待的情况下!
 
  听到这种选择,叶晨都觉得为难,何以纯也有些语塞了:........”
 
  周立人继续强硬地道:为难了是不是?两个孩子在你心里难道不是一样重要吗?所以你知道了这事有什么好处呢?不要肚子里的孩子你会痛苦,甚至遗憾终身;要这个孩子,一看到何永欢因为药物治疗的负作用而痛苦时你也会比现在难受多一重,会恨自己不能早点救她!试问你到底是知情好?还是不知道更好?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爷总要给我出这样的难题!何以纯在周立人的逼问之下突然哭了起来。是的,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想到要做这样的选择她就难受得恨不得死掉算了。
 
  叶晨再次去扶何以纯,这一次何以纯没有躲开。叶晨的心情也变得非常糟糕,但还是正色劝道:别难受,以纯。乐观了来看,你和欢欢配型成功,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骨髓的事情了对不对?周医生都说了欢欢的病还可以等,那等你生下孩子后马上就能救欢欢了,到时候两个孩子都健健康康的多好。只不过是欢欢等的这段时间会不太舒服,可如果你的配型不成功,如果一直找不到适合的捐献人,她也得等啊。我们不是看到好些患了同样病症的孩子都在等待一个未知的希望吗?而我们的希望不是未知的,就在不远的将来呢。以纯,求求你,心平气和地想一想,别怨我大哥........”
 
  何以纯不是不懂其中的道理,她只是突然从生气被隐瞒这件事一下子陷入到一种深深的自责中去了。她怨自己不该这么不小心地再次怀孕。第一次怀孕,让她失去了父母。这一次怀孕又是这么的不合时宜。
 
  她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总是这么的不谨慎。虽然和叶向东那一次突然在一起有特殊的因素影响,可她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已经知道怎么去避免怀孕了,她本来也是护士啊。在还没有决定要嫁给叶向东的情况下她根本就不应该怀孕。以前她一直非常注意,这一次怎么就忽略了呢。
 
  还记得上大学,学到相关内容时。她们的老师,一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曾非常严肃地提醒过她们。说别看有的夫妇想要孩子很困难,事实上却是一次不谨慎的性行为就足以搞出人命。所以在这方面一定要特别注意,不能因为一时的侥幸心理而造成更多更大的麻烦。有了孩子,不要,打掉,试问你心里不会不忍,不会有负疚感吗?好吧,不忍心打掉,那就生下来。可生下来你能养活他教好他,或有给他一个安稳幸福生活的能力吗?难!左右都是难!因此在没有考虑清楚确实需要孩子确实有抚养孩子的能力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制造他,这才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她当时听了多么感慨啊!也感慨自己年少无知因为怀孕造成的那些灾难。她是要引以为戒的啊,怎么就一错再错了呢?以前还可以说是不懂事,现在是什么?明知故犯的超级愚蠢吗?何以纯将自己深深地埋进了强烈自责的泥坑里,突然就听不到叶晨和周立人的各种开解了。她觉得自己的血液好象一下子停止了流动一样,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大脑好象也因为缺氧而停摆了。
 
  事实上是,何以纯沉默片刻之后便晕了过去。吓坏了一向淡定的叶晨,她也差点就站不住,还好萧青云赶过来抱住了她。周立人则冷静地叫人拉来移动病床迅速将何以纯送去妇产科。
 
  临出门口,秦晚来过来找周立人,正好碰上,一看躺着的是何以纯马上焦急地问怎么回事。
 
  周立人冷看了他一眼道:她知道了!孩子可能不保,你现在满意了吧!
 
  秦晚来怎么可能满意,周立人看他的眼神,好象这事是他告诉何以纯的一样,这简单让他有口莫辩。
 
以纯到底怎么样了?我并没有告诉她!
 
让路吧!我又不是妇产科医生!周立人推了秦晚来一把,催促护士道:赶紧!快点送病人去妇产科刘医生那里。
 
  一行人紧张迅速地推着何以纯转去相邻的妇产科大楼,秦晚来在原地呆了片刻也急急跟了过去。
 
*** *** *** *** *** *** *** *** *** *** 
 
  何以纯有流产的征兆,经过医生的紧急处理,孩子暂时保住了。但必须卧床观察,医生的建议是住院保胎,等到胎儿十二周之后再看情况。
 
  叶向东接到萧青云的电话之后就心急如焚地赶来了医院,何以纯清醒之后却什么人也不见,只让医院通知她的小姨杨梅。
 
她怨我,她果然怨我!叶向东难受地踢了一下墙壁抱头坐在了病房外的长椅上。
 
我已经给何以纯做了仔细的解释,只不知道她能否听得进去。现在这样的情况,就尽量按她的意思办吧。她不肯见你,你就暂时回避一下,免得让她再产生激动的情绪。这个孩子要是保不住,何以纯的痛苦可能更胜于你。周立人道。
 
  听说孩子保住了,何以纯也没有什么大碍,难得被吓到的叶晨惊魂稍定,见叶向东这么痛苦,从旁劝慰道:大哥你别太难过,以纯不只是不想见你,是我们谁也不见。等她平静平静会好的,现在只要她和孩子没事就行了。
 
  叶向东抬头看了叶晨一眼,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也有些差,马上冲萧青云道:小晨看起来也不太舒服,你赶紧带她回去休息吧,我没事的。
 
嗯,小晨,你刚刚真是吓到了,我们先去检查一下吧,没事的话就回家,明天再来看以纯好吗?萧青云早就紧张死了,已经劝过叶晨去找医生检查一下,叶晨坚持说自己没事,但他还是担心得要命。
 
  叶晨看了看病房紧闭的门,也知道萧青云很担心,她自然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让大家来担心她,所以点头道:好,我先回去,大哥你也别太担心。以纯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现在应该是太难过了需要静一静才不肯见我们的。
 
我明白的,你也别担心,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叶晨再次点头,叹了一口气就和萧青云离开了医院。检查自然是不必了,她的身体她自己清楚,强壮得很。刚刚那么担心,实在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又涉及到以纯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是怀孕的准妈妈,自然跟着紧张死了。
 
秦晚来也一直在这边关注着何以纯的情况,见她暂时没事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看无法见到何以纯,只得黯然离开妇产科大楼。
 
临走时,他和叶向东对视了一眼。秦晚来的眼里有恼恨,但更多的是沉痛。叶向东看见秦晚来的表情就知道他知道骨髓的事了,但没有像周立人一样去质问他。他相信秦晚来同样在乎以纯,就算知情应该也不会告诉以纯,但他肯定会恨他的隐瞒,会觉得他很自私是无疑的了,那也在情理之中。
 
走吧,去我的办公室坐一会儿。周立人道。
 
叶向东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小姨过来吧,这件事给你添麻烦了........”
 
周立人苦笑了一下道:也没多麻烦,只是面对以纯的质问时,我心里确实还是有点委屈的。咱们这么做的的确确都是为了她好,希望她能尽快明白过来吧。
 
以纯不会怨你的,她只会怪我,甚至怪她自己,她........我很了解她,她现在不知道会有多难过,我一直希望她再也不会有这样那样的痛苦,却还是无能为力........”
 
碰上这样的情况,谁也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其实家属们对骨髓移植的希望这么大也令我担忧。目前来说,骨髓移植对于治疗白血病来说确实是最有效的一种治疗方法,但它的治愈率也只有百分之七十左右,也就是说........算了,现在跟你说这个也是添堵。你别太担心了,刘医生是我们医院的妇科权威,她会保住你和以纯的孩子的。
 
叶向东没有回应,表情苦涩之极。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