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当年怎么抓一丝不挂的流氓

晒晒我当年怎么抓一丝不挂的流氓 - 2019-05-11

晒晒我当年怎么抓一丝不挂的流氓

最近看了林子丹《大学食堂故事三则》,瑾子《忆大学餐饮岁月稠》,艺萌《清华女研宿舍里的爱情》,使我想起我在大学发生的故事,我觉得很有趣,所以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有两件是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是《我曾对副省长说:“你们是那一部分的?”》,另一件事是《晒晒当年敬丘怎么抓流氓》

故事发生在31年前,我读大学时的某一天晚上两点钟左右。

 我们班的女生多,两个宿舍中间用木板隔开,上面有三分之一是空的,所以隔壁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彼此都知道。我们的床是上下铺,我睡上铺。

  睡到半夜,我的最好友花把我摇醒,我迷迷糊糊,但她的颤抖的声音和发抖的双手让我一下清醒了。花说:“一个流氓不穿衣服进我们宿舍,”我也怕了起来,我叫她上我的床,她怕到手脚颤栗,我还拉着她,但她怎么上都上不来。因为她怕到手脚都用不上力了。我问她:“流氓在那?”她说:“他爬过隔壁宿舍了。”我一知道流氓不再我们这边,我就马上下来,去把平时哪位有勇有谋的华叫醒,看她有没有办法。

 我打开她的蚊帐,摇了摇她,我说:“华,你昨晚忘记关门了,快起来,有流氓进我们宿舍了,现在他在隔壁宿舍。”她瞪着两只大眼看着我,没反应。我又重复一遍,她还是没反应,她睡得太熟了。正在这时,隔壁的冰姐跨过我们这边宿舍,并带着哆嗦的,沙哑的声音叫到:“敬丘啊。。。流氓跑了。” 冰姐是来我们班进修的老师,她年龄比我们大几岁,大家看看,一个流氓把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也吓成那样,我们那年代的人多单纯啊!哈哈哈。。。

 与此同时,我听到隔壁门被打开的声音,同时流氓也把灯关掉。我不知那来的勇气,一下往门外冲,我出去一看,看到那流氓的背部,他一丝不挂,我一下傻了,毕竟看到一个男性裸体,我好很难为情啊!我们那年代,中学时男女之间都不讲话,到大学后,和男生讲话还羞羞答答,谈恋爱都偷偷摸摸。艺萌博主曾写过:“她们班里同学红,男朋友吻她,还说男友是流氓,回宿舍还哭”。还是谈抓流氓的事吧。他拼命的往前跑,我放慢脚步追,我一边喊:“抓流氓啊!”这时刘胡兰,董存瑞,江姐,黄继光。。。这些英雄人物象幻灯一样一个一个地在我脑海闪过,我心里想,一定和这流氓斗争到底,我要洗雪对副省长不敬所受的耻辱。只要我跟着他后面,前面不远就是老师宿舍,老师一出来,他就跑不掉了。

 流氓在前面跑啊跑啊!我在他后面追啊追啊!他看着我一直追着他不放,他不跑了,他一下躲在一个柱子后,然后伸出一把匕首,当时有月光,他把匕首摇摇晃晃,似乎有一种刀光剑影的前奏,他向我挑战,向我示威,向我下战书!我看到银光闪闪,我意识到:我如果再往前跑,那肯定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结果是,刚才是竖着从宿舍出来,那将会横着回到宿舍去。“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我不能在一个流氓手下“光荣牺牲”,这种荣耀没有价值,没有含金量。从远处想,我是共青团员,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革命尚未成功,我还有用武之地,真不值现在就拿鸡蛋碰石头,从近处想:奶奶把我养大,虽然我和她有很深的感情,但她也不想让我和她在九泉下与她这么快相会。她老人家临走时交代,要照顾好父母和两个弟弟,再者遗嘱没写好。。。我一看到刀,扭头就跑回宿舍,又大喊:“冰姐,他手里有刀啊!”一进宿舍,我脚一软,一下瘫在地上。由于我放弃跟踪,老师们出来后流氓已无影无踪。

 这时,两个宿舍的人全起来了。我们谁都不知道流氓是怎么进来的。也许昨晚谈恋爱回来最晚的华忘记锁门,也许流氓用工具把我们的门闩打开,这时,第一个看到流氓的花描述:“他从她的床头爬过,她吓得不敢动,等到流氓过了那边的宿舍后她才下来找我。 ”然后就是冰姐说:“流氓借花的床爬过她的床,她也不敢动。然后流氓又下到下铺,她还往下看,看到该流氓坐在英的的床边,还掀开下铺英的蚊帐。这时英一急,马上问:“流氓动我了吗?”阿冰姐说:“我不知道。”这时英一下嗷嗷大哭了起来,她担心流氓摸了她。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流氓没在我们这边作案,我们猜测,原因是:隔壁的灯亮着,有人看书晚了忘记关灯,我们这边也很亮,他也不敢作案,他只能爬过去想把灯关了,没想到我们都被惊动醒了。

 由于一排十多间都是女生宿舍,个个都下破了胆,这时学校的团委书记和两个别系的老师来到我们宿舍,了解情况后,叫我们锁好门,就走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每个宿舍草木皆兵,每天晚上,栓上门后,又用凳子,水桶顶着门。

 我又因为“勇敢”抓流氓再次名扬整个校园。(上次名扬整个校园是:《我曾对副省长说:“你们是那一部分的?”》,我博客里有该文章。)其他班的女生看到我就问当时的情形,我不知重复多少次当晚的情景,其实,我当时一点都不勇敢,一看到刀,两腿已发软。

 事后,我们几个人都被调侃了:大家说我看到健美的男性酮体就追着不放,还说我真是大胞眼福。我说冰姐和花才幸运,争眼一看,就看到关键部位。有的还说:英让流氓摸了,亲了,真幸运。有的还说:敬丘,你是一个怕死的共青团员,还申请入党?但大家说话的语气都是善意的。

  可是,这事可把俺那位当时男友,现仼LG急坏了,他说对我说:“下次发生这种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床上,你去追这些人,他会狗急跳墙,他会伤害你的,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知道吗!”我说:“那我就英勇牺牲了,你不就成了‘英雄’的男友了吗!到时学校把花环挂在你脖子上,你多光荣啊!”他呵呵呵,他说:“人家有‘英雄’的父亲母亲(的丈夫,的妻子)的说法,这叫才光荣,哪有‘英雄’的男友这种提法,真拿你没办法。”

 话说这流氓,他真是敝得荒了,当时整个社会对性很禁固,他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换了今天的时代,解决那事多容易,不值得去冒这么大的风险。纵观现在,只有三十年的时间,人们的伦理观念变化得面目全非,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现在想起来,流氓手里有刀,当时流氓爬阿冰姐和花的床时,如果她们不沉着,后果不堪设想,还有该流氓坐在英的床边时,英还睡得正香,如果英当时醒,一旦大喊大叫,流氓一用刀说话,结果多可怕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其实,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上天有时是在阻止一些人类的悲剧发生,我衷心地感恩上帝。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