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老裴闲话 之 闲说恐惧

老裴闲话 之 闲说恐惧 - 2019-05-12

我一直在想,人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是因为人对可能的突发事件的失控感或者无助感,还是因为对过程或者结果不能承受的痛苦呢?

我自己小时候似乎恐惧感不是那么的强烈,夜里走过坟头野地,飘忽的磷火就当是萤火虫,因为没有人给我灌输那种概念,无知者自然无畏。童年怕的都是些实质性的东西,蛇鼠虫蚁,看得见摸得着,知道会带来实质性伤害。其他恶心玩意儿是不怕的,比方说毛毛虫,蚯蚓之类的,知道它们能耐有限。拿着蚕虫能让它在自己鼻尖上爬,觉得很有意思。直到有一天,一直以为毛毛虫无害,所以伸手抓了一只带毒刺的,那种痛彻心扉的感受立刻转化成恐惧,以后一看到这种毛乎乎软塌塌的东西就吓得半死。对蜜蜂也是一样,以前觉得它模样很可爱,飞行很优雅,被蛰过一次以后就知道这看似漂亮的小娘们可不是吃素的。由此可以肯定一点,恐惧是和痛苦的经历相关的。

童年时代,我自己的胆子是不小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是非好坏的观念,上房揭瓦也没上升到道德情操的范畴,觉得如何不对。挨揍大人给的理由不是:损坏公物,而是:太危险。我虽然被揍,但心里是不以为然的:我怎么会掉下来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比隔壁家的小地主灵活多了,该被打的不应该是我,而是那个晃晃悠悠好几次差点儿摔下去的小地主,而且踩塌人房顶的也不是我,是他。

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并让我铭心刻骨的恐怖启蒙教育来自我的外婆。我打小跟外婆的关系非常好,外婆很疼我,所以是绝对反对我屁股受皮肉之苦。调皮了怎么办呢?外婆的法子是吓唬,用睡前恐怖故事。当时鬼对我是不大起作用的,没见过,无法想象它的可怕程度。外婆也不含糊,立刻启动传统恐怖教育的第一人:麻胡子。麻胡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外婆也说不清楚,但是此人长得就跟我熟知的凶恶大汉某某人的爹一模一样,而且此爹变成麻胡子以后,就开始神通广大,手段残忍。不光有顺风耳,还有千里眼,我说什么坏话,干什么坏事儿他全都知道。据我外婆说,麻胡子会把我为非作歹的事儿全部记录在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站在我的床头,等我朦朦胧胧睁眼的时候,他的手在我脸上轻轻那么一抹,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于是就被这麻胡子抓走了,从此失去亲人失去家园,再也见不到外婆和爹妈。这个足以让我吓破了胆儿,心怦怦乱跳,面红耳赤,泫然欲泣。至于说被麻胡子抓走以后如何处置,是被卖掉还是被吃掉,那都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也都在我的承受能力之外。唯一惶惶然需要解决的第一问题就是:如何不被麻胡子抓走。外婆因势利导地教育我:不被抓走的唯一办法就是闭上眼睛,一点儿也不能睁开,看不到麻胡子,自然就不会被抓走,而且天亮了,麻胡子就不会再来了。说到这里,大家肯定明白了,小时候我睡觉前是如何的顽皮,以至于外婆必须杜撰一个这样的故事来让我就范。其结果对外婆自然是好的,一个再调皮的儿童,你让她眼睛闭上不能睁开十分钟,估计她只能在梦里去延续麻胡子的恐怖了。

第一次见识到鬼的本领和可怕,绝对应当归功于中国的传统文学,并由此改编的一部优秀影视作品:聊斋之~画皮。看这电影时几岁已经忘了,看完以后电影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对人生有什么启示之类的玩意儿,对个儿童来讲是很操蛋的一种说法,实际后果就是:鬼,从一开始我完全不能理解的形而上,变成了可以被形体化的实质性的东西,而且既恐怖又恶心。我终于明白了鬼是个啥样儿,具有啥功能,还有啥具体严重的危害。光是它披上一张皮就成了一美女,都让我对周围的适龄漂亮阿姨心生戒备,难说你们是不是也披张皮呢,长那么好看。。。对它能空手掏心的本领更是头晕目眩,大人的心它都能掏,那我自己还不得被多掏出点儿肝肠胃的?血淋淋的场景由不得不联想到调皮那阵窜养猪场看人大师傅杀猪的情形,立刻想到鬼就是大师傅,自己就是被杀的那只哀哀乞怜的猪。对鬼的敬畏感就打心根子上建立起来了。

真正升华了我的恐惧感的,绝对是一我的最佳损友,此少女容颜娇媚,身型曼妙,活泼大方,时尚前卫,却是恐怖故事和电影的钢丝族,不光她自己看,她还非得给你讲,讲了还得吓唬你。这是一位有事业心的女同学,吓唬我们寝室所有女生,看我们被吓得屁滚尿流就是她的至高理想和伟大事业。我不得不说,她很成功,很成功,绝对是一位可歌可泣的女强人。她充分调动了我们身体的六根六尘六识,空前绝后地把每一个夜晚变成了恐怖大神的打靶场,谁都不知道,今夜,该谁中枪。半夜上厕所尤为壮观,呼朋唤友一帮子形同鬼魅,就算你再不乐意,你也得勉强爬起来陪厕,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半夜尿急的会不会是你。一直到今天,我始终对浴室的浴缸,镜子,黑暗的楼道,地下室的阶梯,莫名滴水的老旧水管,半夜响起的电话铃声,只出雪花儿的电视屏幕,毛茸茸状似可爱的丑娃娃,涂成蓝色的指甲。。。。。。心存莫名的复杂情绪,并且敬而远之。我这些林林总总的怪异,此女功不可没。若干年来,我自己刷牙洗脸是从来不闭眼的,因为闭眼就等于是一个开关,一闭眼就立刻开启某一个相关的恐怖故事,在思维空间里山呼海啸,恣肆流窜,无可收拢。

所以,真正的恐惧,不是恐惧的本身,而是你的想象力。真正让人恐惧的,不是那个恐惧的结果,而是那个恐惧的过程。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