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

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 - 2019-05-06

         这个时代想见个人太容易了,“老乡”也就是一种隐隐的亲近,哪来的泪汪汪?不过,还真让我赶上了一次体验。
     
     话说,那次我外婆的妹妹的外孙(*)和我相约晚餐。等待时又来电话说还有一位亲戚要来,我问:“谁呀?”答:不清楚,反正是你妈妈家的亲戚。

      我,漂泊四方几十年的游子,早已练就一身四海为家的本领了。早年间出国没有手机什么的,家里连电话机都没有,每次要等过年过节时才相约在某电话亭轮流给家人问好,急急忙忙就挂上电话了,一封信的来回也要两周以上。那时养家糊口的重担使得“想家”一念不得不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默默消化。后来家中装有电话机了,后来用email通信了,再后来微信了,一天可聊几小时了,家中亲人来访多起来了,自己回家的频率高起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们这些游子离家越来越近了···

      思乡?很淡很淡了。加上我本来就是个马马虎虎的人,生活得粗粗咧咧的,不怎么像个江南女子,没那么多愁伤感。又有亲戚朋友来?那就来吧,还没等我把期盼的情绪调动出来,房间门口就进来一对夫妇,男士一进门就冲我走来,喊着我的名字伸出双手,我带着疑惑和热情伸出双手。

      “我是谁谁。”当然,他就是冲着我去的,知道这里的这个老太太就是我。
      “啊?啊!” 太惊讶了,我外公的弟弟的孙子(*)!我顿时被一口气憋住,眼泪哗的流下来,接着不知为何抱住这位不速之客的表弟放声大哭?!

      好奇怪哦?我俩小时候住在一个院子里,十五岁那年我插队后就开始了四海漂泊的生涯,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四十多年了,从来也没有想念过他,也没有梦见过他,家里来来回回的故事里也没有过他,他的出现怎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震动??

      事后,跟俺亲表姐讲起这个事,她说这就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啊!”是啊,记得就在我大哭之时,突然那个大院,那口井,那棵树,那个葡萄架,那个夜来香,还有俺爹俺娘统统在我的眼泪中流淌,儿时的影子一团一团地涌出来···

      好奇怪哦?思乡,竟然是这样的?那个貌似不存在的思念之情可以如此被一个不经意的撩拨掀起波澜。
      难道?经历可以假装遗忘,足迹却深深印在心中,它随时随地会凸显出来,猛地给我们一个照面;那些好像被岁月的流逝早已涤荡了的往事踪影,那些好像被经历的起伏早已淡薄了的遥远情怀,不需要什么约定就与我们相逢,就这样突然间回到任意一个景象里,回到一个自己根本没有设计的景象里···
      若真是如此,那么,人,都在自己走出的路上了!好有意思。

————————————
*  另一个趣闻:小时候觉得:外婆的妹妹的孙儿(外公的弟弟的孙儿)属于远房亲戚,恨不得八竿子都打不着,如今自己做了长辈,那自己妹妹的孙儿不用杆子打,可以一个碗里吃饭,那不就是自己个儿的孙辈吗?好像又是那句话“只有经历了才知道”。人生真有味儿。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