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林徽因和梁思成,徐志摩及金岳霖

林徽因和梁思成,徐志摩及金岳霖 - 2019-05-11



描写林徽因的
10段话语。

1、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2、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3、邂逅一个人,只需片刻,爱上一个人,往往会是一生。萍水相逢随即转身不是过错,刻骨相爱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真的是别无他法。

4、每个人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还是信誓旦旦地承诺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多少人问过这句话。有人说,永远是明天;也有人说,永远是一辈子;还 有人说,永远是永生永世。或许他们都说对了,也或许都说错了,又或许人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是永远。你曾经千里迢迢来赶赴一场盟约,有一天也会骤然离去,再相 逢已成隔世。

5、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是幸福.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是幸福。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亦是幸福。

6、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千万之遥,终会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纵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无份相逢。

7、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8、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9、人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其实每个人都明白,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既然我们都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10、王朝更迭,江山易主,世事山河都会变迁,其实我们无需不辞辛劳去追寻什么永远。活在当下,做每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去每一座和自己有缘的城市,看每一道动人心肠的风景,珍惜每一个擦肩的路人。纵算经历颠沛,尝尽苦楚,也无怨悔。

近日我原医学院一老同学在我班的QQ论坛上转贴了描写林徽因的39段充满感情和哲理的话, 我转贴了其中的10段话语。 我正好对林徽因一生的感情生活有所探讨和了解,即跟了一贴,略谈了林徽因和梁思成,徐志摩及金岳霖三人之间的交往, 解释说这样我们才能理解描写林徽因这些话的原由和背景。

以下是我回帖的全文。

徐志摩应该是林徽因的初恋。 林徽因写于1931年的《那一晚》散文诗就是追忆1921年与徐志摩在伦敦康桥初次相遇。那年林徽因16岁。

林徽因在徐志摩遇难后也曾致信胡适追忆她对徐志摩的感情。

其实我觉得徐志摩和林徽因的爱恋更浪漫更为人称道,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结合虽然是因为专业志趣相投,但初始更多的却是两人的老爸林长民和梁启超是至交的原因。

徐志摩和梁思成是好朋友,且都知道对方在追求林徽因, 但并没为此而交恶。最后当徐志摩知道由于梁林二人父命不可违且也互相爱恋,则成人之美,大气地退出了。

徐志摩那首写于1928年的著名的“再别康桥”散文诗,你在阅读中多多少少会嗅出他对林徽因这段无果之恋的思念感。 这是君子的独家见解。

徐志摩乘机遇雨触山身亡是因为赶去听林徽因在协和小礼堂为驻华使节讲中国古代建筑学术报告。

梁思成赶去善后应林徽因之求将飞机上的一块残骸带回来,林徽因将其挂在卧室的墙上, 这足可见林徽因对徐志摩感情和对其遇难的悲痛之情。而梁思成的这种宽容大度和对朋友的纯真友谊我想一定是他能吸引到林徽因的原因之一。

徐志摩的原配张幼仪自传中曾提及,林徽因于1947年见了她一面,张幼仪携带着儿孙出场,张幼仪认为林徽因要见她一面,是因为林徽因爱徐志摩,也想看一眼他的孩子。她即使嫁给了梁思成,也一直爱着徐志摩。

林徽因一生中还有一个蓝颜知己,他就是徐志摩国外留学时的好友哲学家金岳霖。金岳霖是单身汉,在徐志摩去世时,就住在梁家的后院。当时他俩最多的话题就是徐志摩,对于诗人共同的思念和哀悼,加深了他们之间的感情。那时林徽因正怀着身孕,梁思成经常外出考察,金岳霖对她悉心照顾,好言相劝。林徽因对他萌生了一种感情。当梁思成考察回来,林徽因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但却是真正的坦荡君子。他苦思一夜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坦率真诚: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梁思成相信妻子和朋友,而金岳霖没有辜负这种信任,他发乎情止乎礼,终身未娶,他爱着林徽因,也爱着林徽因的全家,他后来几乎一直和梁家住在一起。抗日战争期间,他们曾经一度离散,金岳霖说:我离开梁家就像丢了魂一样。  以后他们几乎没再分开过,而 后来的林徽因在肺结核病魔的蹂躏下,经常不得不卧病在床,已经不复是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金岳霖依然每天下午三点半,雷打不动,出现在林徽因的病榻前,或者 端上一杯热茶,或者送去一块蛋糕,或者念上一段文字,然后带两个孩子去玩耍。临死前,金岳霖还和林徽因、梁思成的儿子梁从诫生活在一起,他们称他金爸,对他行父亲之礼。而他去世后,也和林徽因葬在同一处公墓,像生前一样做近邻。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君子,那个时代的爱情。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