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我的外婆 (一)

我的外婆 (一) - 2019-05-08

外婆离开我们,已整整21年了。已经是很多年了,一直想写外婆,特别是看到网上那些怀念外婆的文章,或每逢母亲节时,但维恐自己的文笔,表达不了那份爱,抑或亵黩了那份情感,更觉得那份深埋在心里的爱和一些愧疚,是很难以文字来表达的。

 

外婆总共有三个女儿。我的母亲是老大,所以外婆和我们一起生活,直至她过世。小时候,那时我们还住着平房,大抵是外婆租的房子,我们一家和我二姨一家一起住。外婆带大了我,我妹妹,表姐和表弟。童年所有的快乐,都与外婆相连。外婆给了我们温柔的母爱,温软甜蜜的童年。那些年,父母们都忙着干革命或被革命,外婆,以她柔弱而顽强的生命,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童年和少年。多少年以后,在外婆已经去世多年以后,当我们四个表姐弟妹聚在一起,谈起外婆,表姐说,外婆最爱她,在我和我妹妹上大学离开家的最后那些年,几乎就是表姐,常常去看望她,陪她聊天。表弟说,外婆最爱他,因为他是外婆身边维一的男孩。我说,外婆最爱我,因为二姨一家在我上小学时就搬到楼房去了,而我们则一直和外婆一起住。在外婆生病的日子里,我照顾过她,给她洗过澡,我会烧她爱吃的面条和饭菜。特别是在我刚离家上大学时,那时外婆年岁已高,需要拐棍,常常忘了拐棍放在哪,每每总是我帮她找到,所以在我离家后有一阵,只要找拐棍,她就想起我。妹妹说,外婆最爱她,因为她最小,外婆总是比较宠着她。

 

当母亲生下我时,我的父亲母亲已经被划为右派,母亲怀我生我的时候,正是父母在山区古岭接受劳动改造的时候。所以我一落地,外婆就和我们一起,带着她的缝纫机,到山区古岭去照顾我了。那时妈妈在劳动改造,但我需要浦乳,所以外婆就和我们一起去山里了。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的手是很巧的。至今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枕巾,衣服上那些生动精美的绣花,还有外婆用她那缝纫机,给我们做的衣服,以及手织的毛衣。也许,旧式的大小姐,这些都是必修的课程。在我看来,外婆的烹饪技术也是一流的。我们小时候,外婆给我们做过各种馅的甜圆宵,咸的肉汤圆。那个年代,食品比较困乏,但外婆总能够给我们变换出好吃的来。直至今日,我的那些堂房舅舅姨姨们说起外婆,也总是回忆起她老人家所烧的各种菜肴。以至多年前,有一次在北美韩国店,看到有卖羊头的,我想起小时候外婆烧的羊头烩,记忆中的美味,便斗胆买了一只羊头,又是 google, 又是越洋电话母亲,但还是没有烧出童年时外婆做出的那种美味。

 

我们的童年是快乐的,虽然父母是右派,他们又在郊区工作,早出晚归,但我们跟着外婆,过着基本是衣食无忧的日子。外婆从不和我们讲负面的事,文革的时候,父母关牛棚,挨斗,但外婆并没告诉我们这些。我们是幸运的,在远离京城的那座南部省城,人们阶级斗争的弦似乎并不是绷得那么紧,父母的境遇并不妨碍我在小学和中学的交友,也未受到过任何的歧视。记得文革开始时,看到我们家巷子里那些破四旧的事,回家也兴冲冲的到外婆房间,拿起她的一些瓷器和玻璃器皿就摔个粉碎。外婆并无责怪我,而是事后总当作笑话讲。现在想起来,我打小就缺心少肺,当父母关在牛棚,红卫兵开着大卡车,来我们家抄家。我那时还小,刚上小学或还没上小学,一点也不知害怕,看着所有从抽屉里翻倒出来的东西,和每间屋子被撬起的地板,不知那些人在找甚么。外婆总是淡定的,不卑不亢的应对着这一切。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外婆是很有钱的。实际上外婆一辈子没有工作过,但按我母亲的说法,外婆似乎一辈子都很大方,也一辈子有钱花。外婆虽然和我们共同生活,我的小姨,自打57年大学毕业以后,在东北工作,就每个月雷打不动的给外婆寄25元的生活费。妈妈说,有时因为生活动荡或生病,没有信,但钱是从来按时寄来的。一直到70年代末我的父母平反恢复了薪水,我母亲不让这个妹妹再负担为止。不仅每个月有小姨寄来的钱,外婆也时常受到她的姐姐,弟弟和妹妹,甚至她娘家那些外甥外甥女寄来的钱。妈妈讲,外婆曾经和她的弟弟妹妹去学堂念过几天书,但因为年龄大怕人耻笑,就放弃了。只是后来太公在家中请了私塾先生,所以外婆是识字的。记忆中她老人家在晚年写给在美国她的妯娌的信,也就是给我母亲婶婶的信,那种半文言的信,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能够以简练的文字表达出绵长的情绪,也领教了外婆,居然会写出这么好的信。妈妈曾经感叹,外婆可惜没有进过学堂,又生不逢时,否则以她的聪明才智,会有所作为的,至少会有一份工作。她的弟弟妹妹因为读了书,后来分别在大学和中学里教书,也就是在外婆去世之前,我的这两位舅公和姨婆,一直给外婆寄钱。外婆有一白底青花的瓷器百宝盒,里面放满了我们喜欢的糕点和糖果,小时候,到她的房间,任何时候那里面总是有我们爱吃的糕点。在上大学前的几年,外婆已不能出门,负责买糕点糖果的任务基本是我来完成。我们从小花了外婆很多钱,喜欢的玩具,告诉外婆,她早晚会给我们买,后来喜欢看的书,她也会给我们钱让我们买。一至都到我工作了,那时流行西服,外婆看我喜欢,给我买了我人生第一套西服。我结婚时,又给我花了很多钱。倒是我,从没想起来给她老人家买过甚么,自从上大学以后,每次回去总是匆匆,理所当然的从外婆那得到爱,而并没想到回馈。当更为年长后,读到一句话,父母的爱是不可逆的。我便知道,外婆,给与我们的爱,是不可逆的。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