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悠悠岁月(二) 串联三部曲(G)

悠悠岁月(二) 串联三部曲(G) - 2019-05-09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和平里了。可那有接待站呢?这时候,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我们拦住了他。我问他"请问,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接待外地来北京串联的接待站。"他说:"你们从哪儿来,?"我说:"西安。""西安现在闹得挺利害。对了,你们不是要找接待站吗,跟我走吧,我正好要回接待站。"我们跟他走了十几分钟,一路聊着,才知道他是从青岛来的。也是高中生。他说,知道西安造反派现在还在静坐,"火烧陕西省委,炮轰西北局"声势浩大,也得到了其它省份造反派的支持,不过,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也有蛮大的实力,保他们的人也不少,现在还在僵持阶段。他准备过些天就去西安。我们因为这几天在火车上,候车室,再就是在石家庄,,,,对我们西安的斗争情况竟然不太了解,听他这么说,才知道在陕西日报前的静坐还在继续。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今天是几号。于是问他:"今天几号了?"他不由得笑了,说:"你们还真糊涂,连日子都不知道了,今天30号了。"没有想到,我们出来已经五天了。

    "到了,到了,这里是劳动部接待站。"我们看到,眼前是一座高大气派的大楼。大楼前面悬挂着中华人们共和国劳动部的牌子,顺着宽宽的台阶走上去,是大大的两扇玻璃大门。推开门,只见里面是非常大的厅,左面是几个办公桌,桌子后面有三个工作人员,一个在分发东西,一个在登记,一个在发饭票。靠墙的地方,堆积着分发的东西。桌子前面已经排了好些人。我们跟在队伍后面。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是光接待红五类子弟还是连我们这些出身不好的也接待。

    终于轮到我们了。问的挺简单,就是姓名、从哪里来,几个人,性别。然后给我们每人两个搪瓷碗,一双筷子,一个搪瓷脸盆,一条再生布的单子,另外每人发了一周饭票。告诉我们,每天两顿饭,早晨10点到11点,下午5点到6点。最后走的时候,发的这些东西要交回来。然后喊了一个人,带我们到住的地方,顺便告诉我们厕所和食堂。住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厅,地上铺着草垫,上面是一床褥子和枕头。一个大厅起码有100个铺位。男的在另外的大厅。我们五个的铺位连在一起。

   总算安顿好了。早饭时间过了,晚饭还没有到。感到渴了,就问房里其他人,有开水吗,实际上,没有几个人,可能都出去串联了吧。有一个高个子,瘦瘦的女学生告诉我们,食堂那里有开水桶。我和丽就拿着碗去打了两碗水回来。一人喝了一些。我说:"我得去问这里的地址和发电报的地方,我要给我舅发电报,看能不能给我汇些钱来。"英说:"你怎么不给你家里要钱。"我说:"我家那有钱,我舅经济好,又喜欢我,肯定会汇钱给我的。"说着,我就站起来,朝外走去。来到工作人员那里,询问了地址,写在一张纸上,又问了发电报的地方,不远,就在附近。我随机就去邮电所给我在湖南的舅舅发了电报。

     回到接待站,她们几个都躺在那里休息,我也躺了下来。正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喊:"开饭了。"我们几个很快就起来,拿着碗筷跟着大家去打饭。到了食堂,一看,人真不少。看样子,出去串联的人都回来了。共排了三个队,每个队都有好几十个人。我们五个排在一起。

     到我们了,每一个人发两个玉米面窝头,有四种菜,可以选两种。一个碗里放菜和窝头,另一个碗,到旁边打汤,就是水里有一点白菜和豆腐,加一些盐而已。打好饭,我们几个就围着半个桌子坐了下来。肚子早就饿了,很快就吃光了。感觉还没有饱。没有办法,只能忍忍了。每人就只有这些。想想,在家里也吃不饱呀。就又去舀了不限量的汤。看看时间还早,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天就不去远的地方,就在近处去看看,了解北京文革的情况。明天去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

      转了一圈回来,好累,天也黑了。我们几个到厕所外边的水池那里洗洗脸和脚。回来就躺下来聊天。诺大的厅里,稀稀拉拉的人,大部分人外出串联还没有回来,我们可以尽情地说话,也不会影响别人的。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