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中篇小说连载: 归去来兮(六):故乡的云

中篇小说连载: 归去来兮(六):故乡的云 - 2019-05-10

      中篇小说连载:

归去来兮
文/胡曼荻
(六)



      靖蕙安慰好王雯,苦笑了一下,自己成了授律解惑者,可是自己心中的疑惑,又让谁来解呢?她打开电脑,让那只歌在屋中飘荡:“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
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这支歌,还是刚来第一年时候,和常武一起,在天普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组织的春节晚会上听到的,好陌生的一首歌,不过常武觉得顺耳,便常常在屋里放,自己也被耳濡目染,喜欢谈不上,但总觉得什么搅动自己的心弦。靖蕙上网查了查,居然是首老歌,二十年前的歌,怎么歌词还那么经典呢?自己算是游子吗?

            靖蕙有些纠结,她喜欢美国的生活,自由自在,不用为别人而活。当初她离开那个外企,就是觉得人际关系太复杂,人口可以烁金。她做得好,便有人误会是她以自己青春的优势,换取了什么。只有靖蕙知道自己多么辛苦,为了和海外时间同步,她曾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自己的原始积累资本的美国学费生活费,就是那样靠打拼换来的。她喜欢从费城开着车,一个小时,便可以到海边,在海滩上光着脚走路,任海风拂面,不用想任何的事。这一种安静无虑的生活,似乎很难在繁华的国内找到了。没有在国内有人帮她张罗对象的尴尬,不用在周末的时候去挤劝业场的人山人海。

           留学生中流传着,来美国的中国女人都会喜欢这里,而中国男人都会有些憎恨,时刻想离开。

            可是常武和自己的想法不一样。他没毕业就打算回国,毕了业更归心似箭。他在毕业礼过后向靖蕙求同,要带靖蕙一起回国。靖蕙当时正在一家公司工作,绿卡也申请到了一半,有些不甘心。而且,常武并没有向自己求婚,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回去,她不情愿意。她等待常武,也在等待绿卡。

               如今,绿卡有了,可是常武的一纸之诺似乎还没有到来。她对他的思念却越发长了。是因为距离吗?电脑中还在想着那首歌:“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靖蕙不由自主地坐到电脑前,开始给常武写电邮。这成了她每天的习惯,她喜欢让常武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她的信,读到她的心声。她不喜欢视频,也不喜欢在线聊天,她觉得那无法表达自己的思绪。现在已经没人邮寄书信了,如果再不写电子信函,就真得无法静心了。

      说话和文字终归不一样。文字是话语的提炼和精华,文字的美丽和含蓄是大白话无法替代的,很遗憾的是很多人以为可以打字了,便以为可以写文,上网写一堆日常话语,只是糟蹋了文字。靖蕙虽然硕士读了商科,可是毕竟是学英国文学的,对文字和文学还是很敏感的。

      她婉婉约约地写了一封邮件,把她陪王雯翻译的事情告诉常武。她喜欢将每天的点点滴滴和常武分享。而常武发过来的基本都是“我很好,不要挂念之类”,很少描述他一天的生活。这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

      她将邮件发出去,刚要关掉信箱,忽然看到一个名字叫Henry Brown发来的电邮。这个名字很熟悉又陌生。靖蕙还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打开邮件,才蓦然意识到是那个在移民局遇到的亨利发来的。

 未完待续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