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处女情结、妓女情结和圣母情结

处女情结、妓女情结和圣母情结 - 2019-05-05

我想,这年头,如果你直截了当地去问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受过一定教育的男人:你有没有处女情结?他多半不好意思直接回答你“有”,但也不会直接了当地说“没有”。

 
  照理说,虽然我们不是提倡性开放的国家,但男女平等实行了这么多年,不是处男的男人应该早就失去了要求女人是处女的权利,可偏偏这种早就应该被扔进历史垃圾箱的情结,还在某些男人的内心深处作祟。网络论坛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 帖子:第一次ML,我发现她不是处女,很痛苦;新婚之夜发现老婆不是处女,我是不是该和她离婚;诸如此类代表着部分男人心声的话语。而一些反驳这些言论的 女性ID,则被那些匿名的男性攻击为“你肯定不是处女”或者更恶毒的话,让人看了生气!还有人说,中国男人是不可能摆脱处女情结的,也许他可以不计较你不 是处女,但如果你是处女,他一定会更珍惜你。

 
  不过在这里,我并不想攻击那些有处女情结的男人,只是想客观地分析一下男人有这种情结的原因。

 
  处女情结,其实也是男人动物性的一种反映。男人是攻击型的动物,喜欢摧毁的快感。而摧毁是一种具有力量感的行为,标志着占有。其实不仅在中国,在欧洲 的中世纪,贵族甚至对领地里的女人享有“初夜权”,电影《勇敢的心》里,苏格兰叛军领导者、梅尔•吉布森饰演的华莱士,最初就是因为不满这项权利而走上了 反抗之路。可见,在男人的心里,对女人第一次的占有曾经是一种神圣的权利,甚至值得为此而流血战斗。

 
  幸好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不再有“初夜权”这么荒谬的玩意,失去了贞操的女人也不用再被处以极刑了。到了二十一世纪,即使在中国,男人们至少也知道 了,有处女情结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这其实并不是男人的本性有了什么改变,而是因为女人不断的努力,提高了自己的社会和经济地位,改变了人们关于两性地位 与两性关系的观念。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提到女权主义,有时候你也许并不同意一些女权主义者的观点,甚至觉得她们激进得有些可笑,但是,她们在为女人争取 一些基本权利的历史事件上功不可没,比如同工同酬的权利、离婚的权利、堕胎的权利,等等。正是因为这些历史积淀,现在的女人,才能大方地对那些有处女情结 的男人Say No.
 
  说完“处女情结”,不得不提的是,大部分男人同时又具有“妓女情结”。

 
  这两种情结看上去是矛盾的,男人不是希望得到女人的第一次吗?不是渴慕着处女的纯洁吗?为什么又对妓女有着难以释怀的冲动呢?可是纵观世界史,哪个民 族的历史上,没出过几个名垂青史的妓女?不仅如此,妓女还简直成了文人们倾慕讴歌的对象,法国小仲马的《茶花女》,日本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雪 国》,还有中国的《桃花扇》等文学作品,不都是把妓女作为了绝对的主角?

 
  其实男人的妓女情结,说白了,是出自他们寻求刺激的心理。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有成为坏小子的欲望,也都有打破规则的冲动。当他厌倦了循规蹈矩的生活, 尤其是厌倦了在床上一成不变的妻子,自然渴望一个能带给他新鲜感、让他的下半身兴奋起来的女人。另外,男人可以在嫖妓的同时,也同时认为自己保持着对家庭 的忠诚,这又是他们一项不可思议的本事。大诗人徐志摩就曾经写信向他的妻子陆小曼坦白自己与朋友一起光顾花街柳巷的事,还觉得这是他对妻子诚实的表现。这 种善于把“性”与“爱”割裂对待的本能,女人可能永远学不会吧。
 
  除了上述两种比较明显的情结,其实在男人身上还有一种更加隐形的情结:圣母情结。

 
  圣母情结其实并不新鲜,它的心理根源,在于男人普遍的恋母倾向。这种情结特别严重的男人,可能有某种程度的性洁癖,他们选择妻子的时候,会倾向于那种 不苟言笑的淑女,并且终身对自己的妻子保持着一定的崇拜心理。(这里我不确定说得对不对)《马克思传》里曾经提到,马克思在有一次与那些流亡外国的朋友从 外面回家时,大声说笑,讲着一个俚俗的笑话,可是燕妮一打开门,他立刻脸红了。这足以说明马克思夫人在他心中的神圣地位。但是近年来我们通过更全面的传记 知道,马克思也是有外遇的。这个发现简直颠覆了我们的世界观,但也为我们证明,男人有时也许会想娶一个圣母般的妻子,把她在厅堂里供奉起来,可他也不会为 了这个神像而委屈自己的下半身,他总得想办法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说说男人的这几种情结,是为了让女人对这种生物有更清醒的认识。要知道,男人身上的动物性是不会消失的,虽然他们会用文字或理论来美化自己的行为,甚至创造出艺术作品来说明他们情欲的高尚,但无法改变他们任凭荷尔蒙驱动的本质。

 
  那么,女人应该怎么办?

 
  有句话说,男人理想中的女人,是一个客厅里的淑女、厨房里的贤妻、床上的荡妇。可是,要女人同时具备圣母、妓女、处女的素质,难道不是个无法完成的任 务?而且,就算你天资过人机缘巧合,成为了这三位一体的角色,但你仍然不可能打败岁月和厌倦。就算是大美人关之琳,在她那个花花公子前夫的心里也不过维持 了三个月的保鲜期而已,何况我们芸芸众生呢?

 
  所以,女人们完全可以走出“男人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女人”的桎梏,做自己想做的样子。讨好别人,远不如讨好自己;为了男人的需要而改变自己,不如听从自己的内心,做一个更自由、为自己而活的女人。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