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盗梦老爸

盗梦老爸 - 2019-05-07

其实我爸爸也是盗梦空间来的,呜呜……
小时候,我说我要学这个学那个,爸妈都以家里没有余粮拒绝。好不容易熬到家里有点余粮,他们斥资购买一架钢琴,然后给我和老弟请个钢琴老师。我那个高兴啊,老师交待的作业自不必说,努力加餐饭,一年学完别人两年的进度;老师对我之满意啊,本来我和弟弟是五五开分时间,渐渐变成四六开、三七开,最后我弟就没学了。
初三面临考高中前夕,老师鼓励我除了报考普通高中,可以试试报考音乐实验班。我想我是真心喜欢音乐,所以真心把这当一回事,指定考试曲子是以前弹过的,更是坚定报考的信心。可是等到交报名表时,老爸死活不给报名费,我绝食他也不给;打电话给爷爷奶奶哭诉,平时他们是不分青红皂白支持我的,可是这次失灵,“学音乐没前途啦!要学医生,听爸爸妈妈的话,乖!”(还好后来也没当医生,不然今生今世都毁了!)
他们不支持主要是出路问题,音乐班毕业后只能报考音乐系或者音乐专科,出路很窄,所以他们不想我去挤破头。这个考虑在当时没有错,音乐班刚成立第二年,许多章法都未完善;爹妈疼孩子,自然希望我的前程又宽又广又多元!
可是就在高中联考成绩单送出当天,晚间新闻照例公布全省各高中的最低录取成绩,顺便还公布音乐班毕业生可直接保送X大音乐系的消息,我当场笑不出来。虽然事后被淹没在无数的恭喜恭喜祝贺祝贺,可家里各大长老却对我低声下气,就怕我又嚷嚷要绝食。
算了,叹叹气就算了,呜呜……人生福祸相倚。不然,哪能在这里与各位搞笑?说不定刚从立法院把孩子拉出来呢!哈哈!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