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恋爱季节 (26) 王媒婆的潘驴邓小闲

恋爱季节 (26) 王媒婆的潘驴邓小闲 - 2019-05-08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既不是故意,也非偶然,更不是巧合,而是在所难免的,切勿对号入座。

    版权归月之女神所有,请勿转载)

 

    王曼娣看了看面容俊朗端正的儿子,心里产生了一种由衷的自豪感,都说儿子是母亲前一辈子的情人,这话真是有道理,儿子就是让人百看不厌,就算儿子有时会和自己闹一闹,发发宝宝脾气,可还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样的好儿子一定要让他幸福。她回过神,又语气严肃地对儿子说道:“你先老实回答我,你和陈敏没有干那种事吧?”

    张伟江立刻领会母亲的意思,急着澄清道:“我傻呀?他爸正管着我,我又没打算和她结婚,能给她留下把柄?谈恋爱搂搂抱抱亲个嘴是有的,那种事绝对没干。”

    王曼娣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就好,以后搂搂抱抱亲嘴也少来,约会也慢慢减少,一年时间争取整理干净,这是第一件要紧事。还有,以后你和陈敏在一起尽量不要让秦媛看见,有秦媛在时也要注意,正经点。”

    “这我能做到,现在我也开始写论文了,就说没时间,减少约会,理由也很充分的。”

    “第二件就是论文和学位,一定要拿下来。”

    “这个我保证。”

    “拿到学位前,千万别跟陈敏摊牌,当心陈克力那个老狐狸会做什么手脚。”

    “嗯,我有数。”

    “第三件,秦先生如果有什么事,尽量帮着去干,什么都别计较,争取留个好印象就行。”

    “哦。这三件我都做得到。”张伟江还是有些不明白母亲的意图,问道,“你要我等一年,现在打算给秦媛介绍谁?”

    “嗯,就知道你这小子沉不住气。”王曼娣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儿子,“看看这个怎么样?”

    张伟江接过照片一看,大吃了一惊,说道:“这不是基础课部马列主义教研室的潘晓贤吗?号称江城大学的‘光夫’。”

    “什么光夫?”王曼娣打断儿子的话,不解地问。

    张伟江撇了撇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就是《血疑》里的男主角,不是你最喜欢看的吗?”

    “哦,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王曼娣拿过儿子手中的照片仔细端详起来,“你别说,这小子长得还真有点儿像。”

    “不仅如此,这小子在本科生中可吃香了,他教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堂堂爆满,而且前三排都是小女生。人家老教师上课都穿一身旧衣服,有的还带着套袖,怕粉笔灰把衣服弄脏;这小子倒好,骚不连颠儿过马路,稀屎拉一裤的样儿,每天拽拽的,西装革履去讲课,还一天换一套行头,颜色款式都不重复,搞的家里多趁钱似的,把江大的小女生们迷得是晕头转向……不瞒你说,我现在带的这个年级里,就有好几个小女生巴不得每天都上潘老师的马哲,我问她们,现在很多大学生都不喜欢上政治课,你们为啥喜欢呢?你知道那些小女生都说啥?……潘老师讲课特有魅力,循循善诱……我看,他还真是善于诱惑女孩儿。”张伟江特意学了一句小女生的嗲腔。

    听了儿子的一席话,王曼娣不禁乐了起来:“想不到你还这么了解他,不过,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个潘晓贤家里确实有钱,他爸爸就是咱江城的著名乡镇企业家潘志一,别人家现在万元户就不得了,他家千八百万也不止,每天换一套衣服,那算个啥?”

    “说的好听是乡镇企业家,还不就是一暴发户资本家呗!难怪他这么骚包!他这么好的条件,还用得着你给介绍女孩?”

    “这你又有所不知了,潘晓贤家里虽然有钱,可父母都没什么文化,潘晓贤算得上是他们十里八村最聪明的孩子,当初也是以县里的头名考上大学的,现在又拿到硕士学位,在著名的江城大学当老师,很给父母和家乡人挣了面子,他本人也打算先把事业基础打好,再谈恋爱结婚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怎么啦?”张伟江问。

    “上学期五四青年节的时候,江大不是组织了一次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之间的联欢吗?其中有一项活动,就是到月亮湖划船……

    张伟江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划船的事我太清楚了,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事,陈敏、洪彩云、秦媛还有秦媛的一个同学叫林佳丽的,四个人划了一条船,也不知她们几个女孩子是怎么划到湖中心的,到了该回来的时候,划不回来了,船就在湖心打转,吓得陈敏、洪彩云和林佳丽三个在船上大喊大叫,只有秦媛优哉游哉地拿出一本书看起来;我和杨火丁还有几个人坐一条船,就在附近,就划过去,我和火丁上去帮她们把船划到岸边的;当时火丁还说,我们帮你们划船可以,你们几个怎么也得唱支歌表示感谢吧,三个女生一起冲着秦媛说,我们几个把嗓子都喊破了,没法唱了,你倒是坐享其成,你唱吧。秦媛二话没说,就唱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

    “唱得好听吗?”

    “那还用说?当时湖上划船的人和站在岸边的人全都听呆了。”

    “说起来,还就是跟这件事有关,不过,你以前怎么没说过这件事?”

    “这有什么好说的?陈敏像个傻大姐似的,赶不上秦媛一个小手指头。”张伟江不满地说,“可是这件事跟那个姓潘的有什么关系?”

    “当时潘晓贤就在岸边,整件事从头到尾看在眼里,对秦媛是一见钟情,念念不忘,这之后就到处打听小姑娘是谁,后来听说是秦先生的女儿,不敢轻举妄动追人家,怕被人家给回了,这才托人给介绍,托到我这儿,我问过秦媛她妈妈林先生几次,人都说不急,秦媛还要再往上读呢,我劝过说女孩子没必要读那么高的学位,就算想读,也没必要不谈对象。

    今天正好又见到林先生,我又提秦媛找对象的事,这回林先生可是松口了,只是说她家媛媛挑剔,要求多,我说,我介绍对象和别人不同,要求越多越好,这样针对性强反而好找,你要是不提条件,我倒不知道该介绍谁给你才合适。我可不像其他人,给人介绍对象,只要是一男一女就胡乱往一起凑,成了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我介绍对象,全都是量体裁衣,男方女方的情况和要求必须了解清楚,才给介绍,要不,经我介绍的,怎么成功率高呢?”

    “妈,你这嘴,死人都能说活了。”

    “怎么跟你妈说话呐?”

    “嘿嘿!”张伟江冲母亲笑笑,接着问道,“可你撮合他们俩,不怕这俩人真成了?”

    王曼娣成竹在胸地说道:“放心吧!你妈我这双眼睛毒着呢!谁是什么人?在想什么?我一看便知。秦媛那丫头且嫁不出去呢!现在只是她妈妈有些着急,她自己不急,这叫皇上不急太监急,没用的!打个比方,现在那丫头正兴头上,躲在碉堡里,端着机关枪突突人呢!这个时候,你就是世界各国的王子扑上去,都是去撞枪口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只有等她打累了,子弹也打光了,那才到时候,儿子你再冲上去,正好俘虏她。这谈恋爱的事,不光要找对人,更重要的是时机要对才行呢!”

    王曼娣的这番话把张伟江听得眉开眼笑:“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信你就等着看热闹好了!当妈的不会害你。”王曼娣瞥了儿子一眼,又继续叮嘱了一番,叫儿子一定把自己交代的三件事做好。

 

    林梦婷把潘晓贤的照片和一张小纸片的介绍拿给女儿秦媛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晚上,林梦婷专门打电话把秦媛从学生宿舍叫回家。

    秦媛一到家,见父母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她,就有些不满地抱怨不该为找对象这点小事叫她回家,这么快就找一个来,肯定是凑数的,林梦婷却叫她看了照片再说,否则没有发言权。

    秦媛看了照片,又拿起那张小纸片,一字一顿地说道:“姓名潘晓贤,身高1.83米,体重75公斤,身壮如牛,家财万贯,细心体贴,时间充裕。”

    林梦婷不解地打断她:“媛媛你别胡说,那上面哪这么写了?”

    秦媛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不就是总结归纳了一下嘛!什么市游泳季军,老爹是企业家潘志一,优秀青年教师,下午和周末都有空,不就是我说的那些意思?一言以蔽之,完全就是一个潘驴邓小闲嘛!”

    “什么潘驴邓小闲?人家叫潘晓贤,你少编排人家,信口开河起些不好听的外号。”林梦婷对秦媛的态度有些不满。

    “我没说他不好,我夸他呢!”秦媛语气强硬地辩解,“这潘驴邓小闲是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水浒传》里的著名人物呀,绝非等闲之辈。”

    “水浒里哪有这人?”林梦婷疑惑地推推在旁边看报的秦明山。

    秦明山放下报纸,想了想,倒是笑了笑:“还真有。”

    “看,我没胡说吧!只能说明妈妈读书不认真呗。”秦媛觉得一时也挑不出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就答应母亲星期六下午去和潘晓贤见面。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