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工作记录之贼与捉贼的故事(二)

工作记录之贼与捉贼的故事(二) - 2019-05-10

有一天,我回北温的店帮忙,还没有走进职工休息室的们,就听到里面有很热闹的声音,推门进去,看见那位意大利裔的化妆品部的经理正在用她那意大利裔式的夸张的手势与面部表情在大声地给休息室的同事们讲故事:

"。。。。。。那对夫妻常常都在固定的时间来到我们部门附近,常常都在看那些小首饰,于是我注意到了他们。有一次,我正吃了午餐回来,从背后看见那太太正要拆装一个盒子里的小首饰,于是我走上去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很显然,我在他们身后突然发声问话吓到了他们,他们一下转过身来,慌里慌张地回到:'no English.'(不懂英文),然后放下首饰就匆匆离开了。但这让我更加注意他们,若我当班的时候见到他们,我总会走近他们,和他们打个招呼,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有偷盗的意思,但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我这样就可能阻止他们可能有的偷盗的意念。"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话:"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人们会起偷盗之心。你说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呢?非要想这样一些不劳而获的招子呢?"

那化妆品部的经理听了我这话以后说:"不,他们不年轻了,恐怕五六十岁都有。"

哇噻!我心里暗想,五六十岁还要靠偷盗为生,这些人真是不可救要。估计这对夫妻是那些少时不读书,壮年不工作吃救济,所以把自己的生活统统搞到一团糟的LOSER(失败者),一辈子靠我们这些纳税人养活,以至老来几乎要混到无家可归的那些人吧。在温哥华的大街上行走,还是很有机会碰到这样一些衣衫不整,形容委顿的老年白人的。不过,让我觉得骄傲的是,在这些人群里,几乎见不到亚裔,而我相信,我们大陆同胞更是以勤劳而著名,绝不至于混到如此地步。。

然后她接着讲故事:"前一段我去欧洲度假,结果今天刚回来上班,就听同事跟我说,那对老夫妇真的在咱们店里行窃的时候被逮到了。"

这时候,正在餐室上网的摄影器材部门的经理回转头来说:"我当时在场,被叫去做了翻译。"该经理是香港人,所以,我很惊奇,但却又自做聪明地说:"哦!原来是讲广东话的!"只听那经理淡淡地答到:"不,他们讲普通话,是大陆来的。"

我突然在耳边听到"啪嚓"一声响,原来是我的那点对我们大陆同胞的自信心碎了一地。有好一阵子,我听不到那位化妆品部的经理在说什么。

镇定了几分钟,我忍不住发问,其实更象是在自言自语:"只是一些不值钱的小首饰而已,不知他们偷来做什么?为什么会为这个丧失自己的名誉?"

那化妆品部的经理答到:"我猜他们是偷了以后积攒起来去在各种地摊上去摆了卖的,比如每年夏天周末的那些夜市。若是拆了包装,谁会知道这些小首饰是哪里来的呢!"

我发现我的思绪又飘走了,我在想,这对老夫妇是怎样来到加拿大的呢?他们是黑下来的还是有身份?他们的儿女在哪里?他们有过怎样的人生经历以至要他们如今以偷窃的方式来养活自己?

于我,这或许会是永远无解的问题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