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重遇旧情人》VIP60 萧青云追来

《重遇旧情人》VIP60 萧青云追来 - 2019-05-06

周医生说欢欢再过两个月应该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了,这段时间我得想办法筹钱了。何以纯走进杨梅的房间和她商量。
 
我们筹钱?欢欢是秦家的孩子,秦家不是多的是钱吗?还用我们筹什么医药费啊?杨梅不解地问。
 
说是这么说,但欢欢现在还是我的女儿啊,如果我不得不放弃抚养她成人的机会,至少还得为她做最后一件事吧,这个医疗费我想自己出,这是我对孩子的心意。
 
  杨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把欢欢还给秦家,虽然是还给她的亲生父母,你心里却觉得像是把孩子又抛弃了一次一样是不是?
 
难道不是吗?何以纯苦涩地道:出生没多久的时候被丢掉,孩子还不会有任何感觉,可现在已经快五岁了,突然离开我,离开小姨,欢欢一定很难受的。偏偏这个年龄怎么解释她也不会太明白,只会觉得我们都不要她了。
 
  何以纯一想到要放弃欢欢,心里就非常难受,特别是她现在又怀上了自己的孩子,更是觉得欢欢以后只怕再也记不得她的好,说不定还会认为她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才不要她了。她承认自己是多想了,但又没办法不想,她真的不愿意被自己疼爱的孩子误会。
 
  杨梅忍不住摇头:所以我有时候觉得你并不适合到福利院工作,在福利院工作的好多人对抚育了一段时间的孩子都有或多或少的感情,但感情再深也不可能全领回家里自己养,感情再深在看到孩子被人领养时也得笑着祝福不能难受。你若是在抚育部工作那不得经常难受失落啊!
 
或许吧,但欢欢和福利院的孩子还是大不同的,她........她在那样的时刻出现,实际上是她挽救了我........”
 
以前的事咱不说了,如果出了这笔钱你心里能好受点,那就咱们出好了。何以纯一想到以前就会难受,杨梅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何以纯也转回了话题:恐怕要先找小姨帮忙了,您把您房子的拆迁款给我,我把这套房子过户给您........”
 
这怎么行呢?我那两套小房子的拆迁款加起来连四十万都不到,虽然治欢欢的病是够了,但可抵不了你爸妈这栋独立楼。
 
我早前本来就是打算卖了房子给欢欢治病的,后来想想小姨和我都很喜欢这栋房子,急着卖也必定是大亏的,不若和小姨换了还好。
 
真是个傻孩子!就算你不愿意秦家出钱,找你未来老公向东也可以啊,他肯定愿意为你出这份钱,哪里就要卖房子了。
 
不要!我才不要用他的钱。何以纯坚定地摇头。
 
  杨梅有些无可奈何地笑道:所以说你真是傻呀!现在知道钱到用时方恨少了吧,以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要把你父母的保险金全部捐掉,真是的!
 
  提到父母的保险金,何以纯不说话了,她怎么能说那时候的她其实根本就不想活了呢,命都不要了,还要什么钱,何况还是父母的保险金。
 
我早就想和你说了。杨梅去衣柜里翻找了一会儿拿了本存折过来递给何以纯道:当年你让我把你父母的保险金还有饭店的转卖费都捐给福利院,我想了想只捐了一部分。毕竟这些钱是你父母留下来给你的,万一你有需要的时候却缺钱的话,他们在地下也不能安心。再说了,福利院的捐款一直都不够透明,里面有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总之,我其实是一分钱也不想捐的,但考虑到是你的要求,才捐了一部分,剩下的存了一半现金,另一半投资到基金里了,收益还不错,所以你现在并不缺钱。
 
  何以纯翻开存折看了一下,就上面的余额给欢欢治病是足够有余的了。这段时间她不时想到钱的问题,给欢欢治病,用秦晚来的钱或者用叶向东的钱她都不乐意,自己的能力却又有限,正为难呢,没想到........何以纯百感交集地看了杨梅一眼,心中非常感激,这些年如果没有杨梅在,她的生活哪可能这么平顺,杨梅真的什么都替她考虑周全了。
 
不错吧,纯儿也是个小小富婆呢。别觉得用父母的保险金有什么不好。父母投下高额保险本来就是为了孩子,那是他们的心意和心愿,你能派上用场,他们更安心更欣慰明白吗?
 
嗯。何以纯点了点头,眼泪却下来了。
 
别哭别哭,都过去了。杨梅递了纸巾给何以纯,轻拍着她的肩膀道:再过几个月你可就有自己的孩子了,到时候就真的是大人了。明年咱们带着孩子去看你爸妈,他们肯定很高兴的。
 
都是我不好!小姨,如果我以前不那么傻该多好!何以纯的眼泪越擦越多,反而哭出声来了。她爸妈什么都以她为重,什么都是为她考虑的,她却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使父母死于非命,这份痛也许会淡去,却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消失了。
 
人都有犯傻的时候,再说了意外是谁也控制不了的啊。别总背着那个包袱不放,看看新闻,哪天没有意外呢。
 
我心里实在是太痛了,就算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爸妈也看不到了。
 
谁说的,他们那样离开,走得一定不安心。在你爸妈心里,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他们肯定还在守护着你呢,要看到你真的幸福了才会放心。纯儿,嫁给向东吧,虽然你们之间也有一些障碍,但向东是个有担待的大男人,他会想办法解决所有问题的。
 
  何以纯摇头:他爸爸不会同意的,他曾特别打过电话给我阻止我和向东来往........”
 
有这样的事?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要他操什么心!杨梅一听就恼了。
 
叶首长考虑的也有道理,向东娶我是很容易引起非议的,会影响他的前程。
 
向东知道吗?他怎么说?
 
他是不在意........”
 
那不就得了,他又不是毛头小子,不会全凭感情用事,自然是考虑权衡过的。既然一心一意要娶你,那就是把你看得比他的前程更重要,这样的男人不要还要什么样的?
 
小姨,我不想看到他们父子不和,而且叶首长的心脏也不好,今年才做过手术。
 
  杨梅气道:那种死脑筋的老头子气死了才好呢,没事瞎操心,他当了司令又怎么样,小晨的妈都过世那么多年了,一个人单过就算是当上大官又有多大意思,人一死什么都没了!我看我得去找他好好谈谈才行!
 
小姨,别........”
 
是应该谈谈,我和小姨一起去,应该可以说服我老爸的。叶晨突然端着水果推门进来了,她笑容可掬地道:对不起!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啊,刚好过来,只听到后面两句哦。
 
杨梅和何以纯对视了一眼,颇有点儿尴尬。
 
****************************************
 
  本来第二天是周六,叶晨和杨梅商量着准备打电话找叶举出来吃个饭。自家人嘛,有什么话,吃饭的时候说,或者吃完饭顺便说一下就好,也不必直接找去办公室质问。
 
  只不过叶晨贪睡起得较晚,临近中午才起床,吃完午饭才开始商量。她本来是没打算这会子就去见叶举的,她和萧青云的事还没结果,如果让她老爸知道她怀孕的事,不知道老头会不会着急上火。
 
小姨,您说我要不要和我老爸坦白从宽啊?叶晨没太正经地问,她其实一点也不怕她老爸,只是担心老头知道这事后会杀去龙城把萧青云绑来和她结婚而已。
 
  杨梅瞄了一眼叶晨的肚子道:你现在也还没有显怀,看是看不出来的。只是这么大的事瞒着父母总归是不太好........”
 
我觉得还是先不说的好,小晨,你也别和孩子爸斗气了,我听你讲的,感觉萧先生人是挺不错的,你这样一个人跑回西安来,他不定多着急呢!何以纯劝道。
 
  叶晨道:就是要让他着着急呀,不这样实在太便宜他了。谁让他骗我的,以为我有了孩子就非嫁他不可吗?看到那家伙一脸笃定的笑脸,我就忍不住想打击一下他。
 
  叶晨嘴里虽是抱怨着,脸上却带着笑,看来她和萧青云之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小两口之间的小矛盾而已,每一对情侣的两处模式都不会完全相同的,他们也许是越闹感情越好的那种。
 
你们父女的事,我们也不好提供什么建议。杨梅虽然不是很赞成叶晨大着肚子还要和孩子爸折腾,她们老一辈的思想不一样,孩子都有了,自然是嫁鸡随鸡的了。不过现在时代也不同了,叶晨是国外的新思想,又是以纯的未来小姑子,她不想多说什么,只接着道:纯儿和向东的事我觉得是拖下去无益,也得赶紧定下来才行。
 
  这点何以纯就可就不是很赞同了,小姨,我的事没什么好急的。现在这样也挺好,我不怕别人说什么闲话!
 
你不怕,我怕行不行?杨梅有点头疼地道,女大当嫁,人之常情。如果说要嫁的人很不好,就算是不小心有了孩子,咱们也可以考虑考虑要不要嫁。但向东确实没什么可挑剔的呀,你还要犹豫什么呢?
 
以纯,你可别受我的影响啊。我和萧青云闹别扭是因为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彼此了解得还不太够。你和我大哥可是认识两三年了,知根知底啥都知道了,完全可以安心嫁啦!叶晨跟着劝道,她可真怕是自己做了坏榜样,害她大哥娶不到老婆。早上还被叶向东训过几句呢,还好他单位有事吃过早饭就走了,要是一直在这里,肯定还会继续追问她。
 
  何以纯有点为难地看着杨梅和叶晨,她实在不想和她们分辩什么。叶向东晚上也和她磨过结婚的事,但她好象有了种结婚恐惧症一样,就是无法下定决心,宁愿保持现状。她这样做真的不对吗?这样的坚决是不是让所有人都无法安心呢?她是真觉得头疼。
 
  这边还没确定到底要不要去见叶举或什么时候见比较好,叶晨的电话就响了。
 
萧青云还挺不错,直接找到老头子去提亲了!现在老头子虽然有点生气,但看你有人要也不是太恼火,但给我下了命令,让我赶紧把你找回来。电话是叶向东打来的,带着点笑意。
 
  叶晨则是有点惊讶:萧青云找上咱爸了?什么时候的事?
 
估计到了没多久吧,他还挺有办法的,直接找到部队了,这会儿应该在老爸的办公室里坐着。我刚接到老爸的电话,先给你通个风。一会儿就开车过去看看你的未来老公到底怎么样。反正知道叶晨在哪儿,叶向东也没着急,只是补充了一句道:你可别再往其他地方躲啊,要是害我找不到人,咱们可都要倒霉的。你和萧青云的事当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躲起来可不是长久之计。
 
知道了啦!都回西安了,这边可是我的地盘,还有什么好躲的。你先过去看看情况再给我电话。小心点那个家伙,别被他几句话一说就站他那边去啊!叶晨挺了解地打起了预防针。
 
  叶向东也是一脸了然:看来还是你这丫头理亏,不然干嘛担心这个........”
 
  叶晨嗔道:哪有啊!我这是怕你们男人统一战线嘛。反正萧青云狡猾得很,你可别被他斯文的外表给骗了。
 
好吧,不过你确实回来了,老爸问起来我也不能知情不报,一会儿,我只说你刚回来住在酒店里。如果老爸要见你,我让他自己给你打电话。
 
好吧,反正我本来也准备去见老爸的,你和以纯的事也该和老爸说说了。本来老爸应该还会听我的话的,现在我自己的事没弄好,倒有点不好说话了。叶晨微恼道:都怪混蛋萧青云,非要赶在这种时候来,而且他来就来了,干嘛不想办法找我,直接就跑去找老爸,真是太坏了!
 
  萧青云那张嘴多厉害,表面上看起来又无懈可击。出身不错,一表人材兼态度又好,肯定用不了二十分钟就能让她老爸点头,更何况孩子都有了。现在她老爸肯定认为是她任性不讲理耍小脾气来着,这种情况下,不先搞定她的事,以纯的事提都不好提。
 
我和纯儿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你和萧青云的事先搞定再说吧。叶向东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他倒不觉得叶举的反对是多大的问题,关键是要以纯点头,只要以纯同意和他结婚,别的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定下心去解决,而以纯一天不点头,他的心就总是悬着。
 
  叶晨耸耸肩道:好吧!你直接叫人来接我吧,我现在就回去去见老爸。
 
  既然老头知道她回了西安,不露面的话,不定发动多少人去各大酒店旅馆什么的到处找她呢。这把年纪了,还是赶紧见一见好,不然着急上火犯心脏病可就是她这个当女儿的大不孝了。
 
好,你让小武去接你。叶向东说完便挂了电话。
 
萧先生找来了?这可是好事。杨梅和何以纯都听出来了。
 
  叶晨撇嘴道:好什么呀,那只狐狸以为搞定我老爸就行了吗?我不答应他们也没办法。
 
好了,别赌气,人家能找来西安,能直接去和老爷子说明,那也是个有担待的男人。
 
我不说了,小姨站在他那一边也正常,他那种人就是很容易讨长辈喜欢的。但他要娶的人可是我,不哄好我可不行。我也不是和他耍什么小姐脾气,就是受不了他那种笃定的态度,好象我除了他就没人可嫁了一样。叶晨气鼓鼓地道:我上去换衣服了,以纯和我哥的事,我先看情况,要是我把老爸惹怒了,我就先不说了,不然老头子肯定会迁怒,那样就不好了。
 
嗯,你先别说我的事。何以纯连忙道,她可巴不得叶晨不和叶举说。
 
  杨梅叹了一口气,也只得作罢。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