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等你爱我 《五十五》

等你爱我 《五十五》 - 2019-05-10



C无情地向我证实了T所说的一切,C甚至用有些责备的口吻说,你怎么现在才来电话啊?峰都已经走了半年了,你上次回来为什么不见他一面?你知不知道他后来打电话给我,说你已经走了的时候有多么难过,多么遗憾?


我无言以对,除了内疚和自责,我的心痛到麻木。 


她叹了口气,声音也哽塞起来,唉,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已经不在了,最近做梦老梦到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黑暗中,他跟我说他很孤独。出事那天晚上我也在场,酒吧搞一个活动,来了很多人,峰好像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活动半夜才结束,晚上又下起了雨,我们都让他的司机送他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自己开车,你都不知道,司机当时都上车坐在驾驶座位了,他几乎是拳打脚踢地将司机赶下去,我们全都劝不动,本来以为他只是回城里的公寓的,应该没关系,没想到他那晚是回郊外的别墅,后来才知道,其实开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和一辆拉煤的卡车相撞,我是第二天早上才得知噩耗的。


他心情不好?他什么事情心情不好?我好奇地问。我知道峰这些年事业一帆风顺,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让他心烦。


C欲言又止地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生意上的事吧。


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C当时欲言又止。


我问,那个说广东话的人是谁?他为什么会有峰的手机?


C回答说,他是T请来的总经理,峰走后,T一个人忙不过来,请了个广东人来帮忙,因为公司的很多客户是用峰的手机和公司做生意,所以手机一直开通着。


我问,T是谁?他好像很了解我,能立刻说出我的名字,应该跟峰关系不一般吧?


C说,他们俩关系很好,峰把酒吧交给别人管理后,就和T合伙开了这家公司。


我心里有些猜测,但我不敢问。


C最后说,你赶紧给峰的弟弟G打个电话吧,他一直在找你,他还在那个偏远的小地方做一个小小公务员,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挂了C的电话,我接着打给G。


我说,G,你恨我吗?你也相信我当年是因为想出国无情无义地抛弃了你哥,你哥因此再也不找女朋友了吗?


G说,伊姐,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G虽然比我还大两岁,可他一直把我当嫂子看,恭恭敬敬地叫我伊姐。


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哥分手吗?


他说,我不知道。


我说,你真的不知道吗?你告诉我实话。


G沉默了很久,最后说,是不是因为哥哥的性倾向问题?


当我听到G这样回答我的时候,深藏在我心里近10年的迷惑,当年仅凭找到一盘录像带的猜测,第一次得到了证实。


我急忙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G说,哥哥在世时我就有些怀疑,可是一直不确定,哥哥走后,我清理他的遗物,我找到他的日记。


我惊奇地问,你哥哥写日记?我想起我当年像个侦探一样经常在峰的房间翻箱倒柜,我从来没有发现过他有日记。


G说,是的,唉,看了他的日记我才知道,哥哥其实很可怜,他的内心很痛苦,他一直都在挣扎,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听到G说到这里,我又忍不住哭起来,我觉得峰好可怜,我也好像看到他像C梦中的样子,孤零零地站在一片黑暗中,很孤独,很无助的样子。


我说,G,都怪我这些年没有好好关心他,我其实想过很多次想帮他到美国来,这里更加自由开明,在这里他应该生活得更快乐。


G说,伊姐,我也找到你当年写给哥哥的信,你的照片,还有你的日记。


我大吃一惊,急忙问,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G回答道,在哥哥的别墅卧室的床头柜里,整整齐齐地放在里面。


我再一次崩溃,多少年了,难道他都没有换过地方?


G说,哥哥对你是真心的,我们全家都知道,哥哥只谈过一次恋爱,交过一个女朋友,那就是你。


我说,我的东西还在吗?可以还给我吗?


G说,对不起,你的东西,还有哥哥的日记,都跟哥哥的遗体一起火化了,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再说,我当时也找不到你。


我想也好,从我和峰认识的那天起,那些东西每晚都伴他身边,就让那些我用我的整颗心深情地为他写下的文字,化作灰烬,和峰的骨灰混在一起,永远地伴着他长眠吧。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