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黄橘绿(21)—— 香水有毒

橙黄橘绿(21)—— 香水有毒 - 2019-05-07



"苏小姐,我对你的私生活没有任何兴趣,只不过现在我的儿子非要跟你登记结婚,我不能不试图多了解你一些。一百万,不是一个小数字,突然之间就跑到你的账户里去,这在我的眼里是很不正常的。Benson告诉我们,你从来没有向他要过一分钱,他说你一直在很辛苦地打工挣钱。那么,这笔钱看来他是不知道的,是不是?"

我看着她的眼睛,脑子清楚地意识到,她根本就不是来找我要答案的。无论我能否解释,对于她来说,都无关紧要。更何况,我也不想拉康舟进来,再让她去查康舟的背景。

我淡淡地说:“对不起,这是我私人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汇报。杜阿姨,其实你也不在乎我这钱是哪里来的,你这样调查我,只不过想证明,我是在欺骗Benson,是想要从他这里得到钱。”

我不想再跟她说下去了,站起身来,背上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Benson在美国订婚,我不知情,不然我早就跟他分手了。既然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不可能跟他结婚的,你尽管放心吧。”

"你等一下,"她看我要走,立刻起身拉住我:"你不能这样去跟他分手。"

"你来找我的目的,就是跟他分手,让他回去美国。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应该可以猜到,Benson现在跟我们的关系非常紧张。他一直把你藏着,就是不希望我们来找你,直到现在他都还在说我们不需要知道你是谁。现在你这么回去跟他直接分手,他势必要跟我们翻脸。”她握住我的手腕:“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尽量婉转一些,也不要提起我们今天见面的事情。”

“杜阿姨,你不觉得你的要求有些太过了吗?”我很佩服她的厚脸皮,我也没想到方澄易回家那次,根本就没有把我介绍给他们。

她依旧保持着很友好的笑容,从手上这叠纸张里又抽出一张来:"苏小姐你知不知道我们怎么找到你的? Benson把他手下的人哄得很好,他们的嘴巴都很紧,没有人给我透露过信息。说来也巧,是我先生的一个老朋友,无意中提起,Benson向他推荐一个学生,说成绩突出,希望他考虑推荐他去他们学校的一个什么项目组。江南,是你弟弟,对吗?"

听到江南的名字,我傻眼了,我的底气也都被抽空了,我慢慢地坐下来,说:"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吧。"

她给我的杯子里续了点茶,接着说:"你别误会,我只是告诉你,我找到你的过程。你弟弟的成绩确实好,但是你也应该清楚,他绝不是他们学校唯一成绩好的一个。到最后他被选上,还是需要有人在边上说一句话的。Benson是想默默地帮你,他确实喜欢你。我希望的是,你好好地跟Benson 和平分手,不要提起我来找你的事情。苏小姐,你能这样帮我一下的话,我绝不会让你的辛苦白费。我先生家里的人,几乎都是名校毕业的,从政的,从商的,搞学术研究的都有,关系网也不小。我们在好几个私立大学,都设有基金,你弟弟江南,将来想继续深造的话,我可以给他找到非常有分量的人为他写推荐材料。而且,我听说,他想去的是普林斯顿?"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我很清楚,她的这番话,听起来是好话,可反过来想却很可怕。江南最大的愿望就是进普林斯顿,他申请本科被拒,伤心了很久。可普林斯顿不是大校,是私立学校,择生标准是最严格,也是最讲究学生背景的。他现在日夜颠倒地在给他的老师干活,还不是因为他老师就是普林斯顿毕业的,将来可以给他写一份分量足一点的推荐材料? 我相信她说的话,她完全有能力给江南一份精彩的推荐信,只不过如何精彩,要看我怎么跟她儿子分手罢了。我想都没想,就说:"你别把我弟弟牵扯进来,什么都好说。"

"我当然不想把他牵扯进来,他跟这件事,本来就没有关系。我想提醒你一句,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分手,只要稍微注意一下方式方法,就能在不恶化我们母子关系的同时还让你的弟弟从中得益,为什么不呢?是吧?"她的笑容是那么真诚,仿佛是我的一个亲戚阿姨,在处处替我着想。

我只有点头,她说得一点都不错,为什么不呢。对我来说,只是一次已经失败的恋爱,对江南来说,那是他一辈子的前途。我根本不需要考虑该怎么选择。

她把手里的材料都递给我,说:"你们的材料,你收着吧。你这么醒目的一个女孩子,知道怎么处理好事情,我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我起身离开的时候,她对我说:"我不觉得我这么做是光彩的,但是我只是站在一个妻子和母亲的立场上,做我认为对我的老公和我的儿子最有利的事。"


从俏江南出来,我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沿着黄浦江边走了一会儿。我在想,该怎么跟方澄易"和平分手"。我料想他瞒着我的事情,绝对不止订婚这一件,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去费心弄清楚了。

我展开手里的纸,我跟江南的所有信息都在上面。薄薄的几张,也就寥寥数行字,我们的人生三言两语就说完了,我们的命运也是被人轻轻松松地握在手里。我并没有太多的愤世嫉俗,命运从来就不是公平的。我养尊处优的时候别人在喝西北风,我向命运低头的时候别人在步步高升。

我爸爸的遭遇给我们全家上了很生动的一堂课,那就是任何事物都是可以瞬息变换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顺流逆流,人生的路还是要一步一步地去走。我们家里人因为这一场变故,倒是紧紧地相连在一起,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我们家还能有今天,我觉得真的挺不容易,也就是这份来之不易的安宁,让我变得格外怕失去。

我不得不承认,她抓住了我最薄弱的环节,那就是我的江南。同样的,我也抓住了她最薄弱的环节,方澄易。所以,真的说起来,我怕她,她也怕我。从心底里,我理解她,甚至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跟她是一种人,为了家人不惜一切代价。她为了方澄易好,拼尽全力,我为了江南,也会做相同的事,真没什么好责怪她的。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本能地接了起来,方澄易问我:"北北,在哪里呢?我下班了,去店里没找到你。"

"我跟一个同学吃饭,在外面走走。"

"谁啊?"

"你也不认识,就一老同学。"

"那我过来接你吧。"

"不用了,你今天回自己那里吧,我还要过一阵子再回去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我想了想,就告诉他我在江边。没等多久,他就过来了。

"你同学呢?"

"走了。"

"不是说还要玩一会儿的吗?"

"算了,也晚了,明天还上班呢。"

他靠过来揽住我的腰,带着我慢慢往停车场走,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我:"你的同学,男的女的?"

我一愣,下意识地说:"女的。"

"家里很有钱吗?"

"干嘛?"

"我随便问问。"

"没钱。普通人。"

"国外回来的?"

"不是,从来没有出去过。"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你到底想问什么呢?"

"没什么,不放心你而已。"

由于我晚饭一口都没吃,坐在车上肚子咕咕叫。方澄易看了看我,问:"晚饭没吃饱?"

"她点的菜不合我的胃口,我回去泡面吃。"

方澄易没再说话,到我家楼下,他说:"你上去吧,我手里还有不少事要处理,我今天回去住。"

我真是求之不得。

我晚上睡得很不好,翻来翻去,半梦半醒的。泡面太咸,我半夜口渴得厉害,于是起身去厨房喝水。刚走到客厅,沙发前的灯突然亮起,吓得我尖叫起来,然后才看清楚是方澄易,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在这里?" 我揉了揉眼睛问他。

他的脸色惨白,坐在那里不动,半天后才看着我问:"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我倒抽一口凉气,脑子剧烈地一涨:"你说什么?"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你是奇怪我怎么发现的吧? 其实,跟你没关系。是我妈自己的疏忽,她用的香水,是Frank花了大钱为她在Tiffany特制的,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在街上买到。我从小闻到现在,已经非常熟悉了。今天我一走近你,就能闻到那种独特的味道。我刚才找人查了查,果然,她不在美国。"

他举起手上的纸:“我在你包里找到这个,上面也是那种味道。”

我的腿肚子都软了,之前我的心思全部都集中在发生的事情上,完全没有注意什么香水味道。我想,应该是去饭店的路上,我坐她身边蹭上的。我看着他,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乱得根本无法思考。

我原本只是起来倒杯水,所以只穿着我的小背心和短裤,在这个春天的夜里,只觉得透心的凉。我站在那里,身体簌簌地发抖。

方澄易走过来,抄手把我抱起,送回房间里的床上,拉起被子来裹住我,让我靠进他的怀里:“她都告诉你了?是不是?然后拿着江南来威胁你离开我。”

我听了,一个没忍住,哭了。


(未完待续,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