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精的聚会 + 致我那为舞痴狂的岁月

白骨精的聚会 + 致我那为舞痴狂的岁月 - 2019-05-09

她们是名副其实的白骨精, 名校毕业, 白领阶层,在公司非managerdirector, 有的甚至是executive director. 走在街上,她们个个又都是招风的主, 全身的名牌装扮,走在时尚的最尖端,即使是在这严冬,也无法遮挡她们那婀娜的身姿, 要么是高筒靴,紧身裤,束腰的超薄羽绒衣,再加长发飘飘; 要么是裙子, 开司米上衣,束身长大衣,围得极好看的漂亮围巾里是一张张画着精致淡妆的脸。

见面了,白骨精之间的交谈是用一种极小声量,但音调偏高的发声法,而且语气词用得多,“呀,是
~~吗?”“好~~呀!”嗲声嗲气,千娇百媚, 听得你鸡皮疙瘩掉一地! 脱下外套,那身材! 我就说数字好了, 165公分, 117磅, 穿0号的裤子。 这些就是咱们舞蹈队的成员们, 而我则是混入其中,彻头彻尾的一退休“土鳖”。

从小我就是我们家负责学习的,与文体活动基本不沾边,知女莫如母,母亲初闻小女在美国加入什么艺术团,而且还上台表演, 惊得差点没让口中的假牙掉出来。和我在一起住了一段后,她就每天劝我退出。为什么呀?土鳖混入白骨精中容易吗?!母亲是心疼我太辛苦了,老人家心里透亮着,这个女儿不是这块料,太吃力,费劲了,完全是凭着一股拼命加革命的精神,才在里面挣得一席之地的。而白骨精们可是有基础的,当年的艺术骨干,童子功内加天资好!

老师是专业出身的,人家在国内是培养一级演员的,现在屈身来教我们这些外行,跟不上怎么办? 俺有录像机啊!把老师整堂课的动作录下了,回到家里,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琢磨, 完了,又把自己的动作录下来,与老师的每一个动作进行对比,为了跳舞,俺用坏了三个录像机!不光如此,每次回国还一摞一摞地往回背舞蹈dvd 录像带之类的;不光自己背还请人带。

终于在第十个年头,俺光荣退舞了, 发自内心地意识到,艺术这玩意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光凭蛮劲和用功是不够的。 但俺并不后悔,那是一段为舞痴狂的岁月,有热情有干劲;更重要的是我因此而结识了这些白骨精们,和她们不定期的聚会,和她们攀谈,欣赏着她们入时的打扮,养眼的同时,俺感到是十分的满足和愉悦!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