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工厂里的知青 (3) 烧大炉的纠结

工厂里的知青 (3) 烧大炉的纠结 - 2019-05-06

工厂里的知青 (3) 烧大炉的纠结


 

我的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烧大炉,这个让我很沮丧。现在看来,第一份工作基本无所谓,后面变化的机会很多。但那时候不是这样看,因为那个年月,人们很少变动工作,常常一份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经常变动工作被看作不安心本职工作,是不好的表现,除非是组织上调动你的工作,或你被提升了。

 

我对被分配到的厂和工作都不很满意。我们厂的那一带,是著名的彭浦工业区,有很多在上海甚至全国都是很有名的大厂。比如彭浦机器厂,起重运输机械厂,先锋电机厂,石油机械厂,造纸机械厂,冷气机厂,等等等等。在一个全国闻名的大厂工作,是很令人羡慕的。大厂名气响,机会也多。偏偏我被分到了一个没有丝毫名气的小厂。

 

小厂就小厂吧,如果像我学工时的工厂电子仪器厂也不错。那个厂的产品很先进,电子仪器啊。员工中很多都是技术人员,大学毕业生很多,我喜欢那里的气氛。而况,学工期间我曾亲眼看见该厂一个青工被推荐上了大学,说明那类工厂上大学的机会多。其实,自从文革开始后,我看见学校都关门了,大学,高中都没得考了,我已经失去了读大学的期望。就是在这家学工的厂里,自从看见青工可以被推荐上大学,我又看见了上大学的希望。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够被推荐上大学。

 

偏偏我的小厂又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拉丝厂一个。偏偏我的工作又是烧大炉。那时青工最喜欢的工作是所谓“车钳刨”,所谓学会车钳刨,走遍天下都不怕。车钳刨没有当上吧,哪怕当个电工,机修工也好。我的愿望是某一天能够被推荐上大学,但至少我的工作要有点技术含量吧,这样我可以让大家看见我很钻研技术,学习很努力,值得并需要被推荐进一步深造。那时候上大学算深造,烧大炉需要什么深造啊。退一步说,即使我没被推荐上大学,做一辈子车工,钳工之类,也比大炉工强啊。

 

车钳刨之类的工种,最高的级别是8级,也就是说,其技术够一辈子钻研的。我们厂的大炉工,最高4-5级,2年就可以满师。看着大炉间那些师傅们,每天4-5个小时就干完活了,剩下的时间或是窝在大炉旁打瞌睡,或是聚在那里聊大天。这就将是我未来40年的生活?

 

我甚至很不情愿去告诉别人我被分到的工作,但是不可能回避,所有遇到的熟人,亲戚,朋友,看见你工作了,首先就问你,在什么厂啊,做什么啊。这些都令人非常纠结,非常苦闷。那时我18岁还不到,觉得要烧一辈子大炉了,看不见任何希望。那个时候下定了决心:要尽一切努力,争取被推荐上大学,一切以此为目标。这是当时我能看到的唯一可能逃脱一辈子烧大炉命运的途径。

 

于是我设法弄来了文革前高中的课本,试图自学高中数理化,补充自己的知识,以便一旦上了大学,不至于基础太差。除了看数理化,还尽量阅读各种书籍,只要有机会,任何书都争取拿来看看,倒也看了不少书。

 

目标一旦决定,一切就比较简单了。凡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就去争取,凡不利于这个这个目标的就避免。这个策略基本影响了我5年在工厂时的一些重大决定。

 

(待续)

 

后记:现在的青年可能不理解,不想干就走人呗,何必想得那么复杂。咳,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分到一分工作不容易,往往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能不多想吗?

去农村插队的同学又会想,你留在城里已经够好了,还想这想那的。呵呵,人就是这样。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