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伟人毛泽东与强人邓小平

伟人毛泽东与强人邓小平 - 2019-05-10

伟人毛泽东与强人邓小平
天马行空

       说毛泽东是伟人,是基于毛泽东(当然包括他领导之下的群体,而毛泽东是这个群体当之无愧的代表和旗帜)对于民族、国家、社会、历史和时代的建树、功绩,基于他的思想、政治、理论、军事、文学的功力、才华,超越了同时代的和历史上的任何人。毛泽东在建功立业过程中经历过无数难以想像的艰难困苦、流血牺牲,无数的明刀暗箭、围剿追杀,无数的歧义纷争、残酷打击,以及无数的指责谩骂、涂污抹黑。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种种磨难不仅无损于其革命意志,反而铸就了其事业的辉煌和功名的远扬。他胸怀远大自不待言,尤其可贵的是在众人还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不知所终时,他却能够清醒地独具慧眼,如洞观火般地剖析中国社会现实,胸有成竹地确立了志向高远的奋斗目标以及脚踏实地地解决了依靠什么力量实现奋斗目标的问题。在二十世纪初叶中国那种黑暗、混乱、松散和落后的社会现状中,唯独毛泽东能够靠着其坚定信仰、深邃思想和人格魅力将乱世英雄、草莽强人和普罗大众团结于麾下,为着建立一个强国目标共同崛起奋斗。当中国共产党人初起于青萍之末,人数不过区区几十人的时候,谁能知道就是这个默默无闻的政党在二十八年之后,会成为领导四亿五千万中国人民的强大执政党?其中的艰难困苦、跌宕曲折,现如今又有多少人能够品味出来?毛泽东穷其一生,始终表现出强烈的理想主义倾向和色彩。他鄙视困难,蔑视强权,从不屈服于压力,打击越烈斗志越旺,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从不止步直至生命的终点。他认为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像巨人安泰不可须臾离开大地一样,毛泽东视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社会中下阶层为自己须臾不可或离的立足之地,并从中汲取无穷无尽的力量。在夺取了全国政权、初步健全国家经济体系之后,他不屑于西方社会那种操纵于少数政治经济寡头的政治体制,深刻洞察了西方社会民主自由的局限性和虚伪性,他欲跳出历史桎梏,在更高层次、更广泛范围内探索一种全新的民主社会新形态,并尝试通过文化大革命的形式改革社会管理结构,使最聪明的卑贱者得以参与管理素来只有最愚蠢的高贵者才能管理的社会事务并使之成为常态。他勇敢实践着理想,使一大批卑贱者进入了国家管理阶层,涌现出像陈永贵、王进喜、吴桂贤、李瑞环、倪志福、郭凤莲等一大批来自于草根阶层的代表人物。然而,“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伟人迟暮枯竭,英雄垂垂老矣。当毛泽东晚年吟诵着《枯树赋》时,极少人能够理解他内心那种壮志未酬、心比天高的无奈、苍凉和孤独。毛泽东未及实现夙愿,这一大规模的、史无前例的和富于深远意义的伟大社会改革尝试最终失败了。美国政治学者福山断言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其固步自封和鼠目寸光的短视,实在是对人类社会发展潮流既狂妄又无知的挑战。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固然有其合理性,但远远称不上是一个好的制度。可以肯定,人类社会形态必将终结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向前发展,人类终将继续沿着探索改善社会制度的道路前进。毛泽东发起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在方式上虽然失败了,但明确的改革目标不仅并未由此动摇,反而留给了后人以可贵的启示和方向。后人终将沿着毛泽东尝试的政治制度改革方向,继续迈开探索步伐。在你跟随着当下社会浪潮随波逐流,轻易对文化大革命做出否定判断时,请你扪心自问:你对毛泽东真正了解了吗?你对文化大革命真正了解了吗?如今伟人远逝,一群无耻宵小却得意忘形肆无忌惮地跳出来恶毒咒骂逝去而永无自辩机会的伟人。它们像一群苍蝇围绕着曾经令世间震撼、而今仰卧无语的虎尸狗苟蝇营、熙熙攘攘,争相质询指责逝者的种种不是,以彰显它们表面上无惧虎威的胆量和气概,其实在他们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是对社会前进的巨大恐慌、对历史责任的可耻逃避、对思想巨匠的狭隘无知和对人生意义的虚无渺茫。对于这一群苍蝇般的无耻宵小,人们不屑于辩驳以降低自己的人格,只会投以蔑视和厌恶的目光。

       
邓小平是“伟人”吗?许多人会问:这难道还有疑问吗?有。从1979年邓小平实际掌握大权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不能不说与邓小平所实行的政策导向有着极大关系。一个对于中国社会变化产生如此巨大影响的人,称其为伟人也许并不为过。可是,如果与巨人毛泽东相比,邓小平建树了什么呢?政党,国家,军队,政治经济体系,国际地位,外交格局,思想体系和社会信仰,等等等等,邓小平基本上只有继承,甚少建树。论政党政治,邓小平从来就没有居于过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职位上,却实际行使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不在其位却谋其政,有权无责,开了一个破坏党内民主集中制度的恶劣风气之先(这里补充一句,当初赵紫阳下台对邓小平最为不满的就是这一点。但赵紫阳是作茧自缚,一点也怪不得邓小平,因为正是赵紫阳本人在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宣布党内所有重大问题都须请示邓小平并得其首肯才能决策)。论思想,邓小平毫无建树,一句“摸着石头过河”包括了他的全部理论内涵。据说在南巡时他曾经私下透露过他从来就不读马列的书。与毛泽东的强烈理想主义特质相较,邓小平表现出的是强烈的现实主义,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实用主义倾向和色彩。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展开的对真理问题的大讨论本来深具思想理论意义,主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可惜这场思想大讨论在仅仅证明“实用”的有限和局部价值后就被冠以具有无限和普遍价值的“实践”之美名,即完成了从“实践检验真理”到“实用就是真理”的偷渡,从此实用即真理风行于天下。就如同仅仅从“2+2=2×2”这样局部正确的结果就推导出普遍公式“y+y=y×y”一样,对真理问题的讨论在仅仅将实用冠以“实践”的美名后即走入实用即真理的死胡同,得到的结果可能有条件正确但方法绝对错误,必然招致层出不穷的失误。今天的中国社会发展实践结结实实地证明了这一点。邓小平那句“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至理名言,相当准确地刻划出了他的价值观核心。按照邓小平的理论逻辑,狗抓耗子不是多管闲事,因为在他眼里那条能够抓住耗子的狗形同好猫。由此许多事情的本质出现了浑淆。于是撇开政治论经济,重实用而轻理论的社会价值大改观:谁挣钱谁英雄,谁落穷谁狗熊取代了传统社会是非道德判断标准,全民皆商的社会大潮汹涌而至。社会上层一批官倒致富的新贵阶层得以产生,社会下层坑蒙拐骗致富者层出不穷,当然一批民间企业也随之如同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未尝不是好事。因为狗也可以堪称好猫,军队公然经商成为邓小平时代的一大亮点。一切为经济发展让路的改革开放思路,主导了国家经济资源重新分配,一场少数权贵疯狂掠夺瓜分国有资产的大戏登场了。在大河有水小河满的连锁效应下,部分财富资源流入寻常百姓家庭,使社会百姓普遍连带受益,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提高,一时令邓小平在部分得到改革实惠的民众心中俨然成为“最伟大的改革家”。另一方面,社会迅猛两级分化,工农阶层相对生活水平迅速下降。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奋斗和流血牺牲才建立起来的、被社会普遍认同的理想、信仰价值体系,在邓小平时代开始成为社会生活的累赘和盲肠,几与空谈无异。现在一朝丧失,令人扼首痛心!整个社会由于失却了共产主义的大目标和明确的理论指导,邓小平理所当然找不着方向,只好“摸着石头过河”;百姓自然跟着糊涂领头人失去信仰支撑,吃肉骂娘,精神空虚,为了赤裸发财连遮羞布都撕得精光。理论与现实的巨大距离通过对理论的彻底否定达到暂时解决,但失去理论指导的现实也失去了方向,“摸着石头过河”成为新的理论显学,受到新贵的热捧。当人们对改革开放给社会生活带来巨大变化大唱赞歌、种种美誉加身给邓小平时,却往往忽略了以下两大基本要点:一是邓小平赖以改革开放的巨大物质基础并非凭空而降,而是继承了前任创业者领导人民经过多年节衣缩食勤俭奋斗,甚至是痛苦煎熬积累下的家底财富,人们受益的正是这些巨大财富的红利释放;其次是改革开放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包括国家资源的大量流失,环境的严重污染,理想的彻底放弃,社会道德的沦丧堕落,等等。改革开放好不好?好!毛泽东时代国家立足于积累财富、准备打仗,国家经济发展重重轻轻(重视重工业、轻忽轻工业),上下同心同德,老百姓跟着勒紧裤带过穷日子没有话说。而且毛泽东时代的后期已经开始了开放的准备,与西方的交往交流的门扉已经启动。如果毛泽东时代后期对形势的判断是二、三十年内世界大战打不起来,政府一样会将社会积累的红利发放到寻常百姓手上。只是改革开放必须在坚定明确的理论指导下有序地进行才能保障国家和人民的最终利益。失却了政治目标和理论指导,改革开放就会出现大问题。再论军事,邓小平功劳、才能、资质实属平平。九十年代初军事相关部门在为淮海战役写史时,客观公允地评价了粟裕在该战役中所起的关键指挥作用时,邓小平愤愤不平,出来强调自己才是当时战役的最高负责者,让人看到在功名面前邓小平只是凡人一个。谁都知道,最高负责者和具体的战役指挥者通常是有区别的,我们不能因为你是最高负责者就取代实际指挥者的功绩。特别是邓小平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之尊,却不惜自降品格抹杀他人实际指挥的史实去争历史上一场大战役的功名,有点屈尊降格、略显失态的小肚鸡肠意味。相较于巨人毛泽东的综合建树来,邓小平应该享有同等历史地位而被世人尊称为“伟人”吗?不,邓小平相形见绌得太明显了,我们只能视其为强人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