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那个夏天,我失恋三次!

那个夏天,我失恋三次! - 2019-05-11

 

第七章:情愫渐生 浑然不知

杨凡提前回来了,可惜周末毕洛和公司的人去了莲花湖,要周日下午才能回来,为此杨凡郁闷了半天,本以为提前回来会给毕洛惊喜,而且周末可以好好在一起玩玩,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

莲花湖新近开发,资源没有过度开发,还保留着原始森林的味道,不知道随着知名度的提升,这里是不是早晚有一天会被改的面目全非,变成商业化的脸谱工程。

武部长等人如约而至,加上毕洛、初云、小叶、唯唯和车浩一共7个人,沈澈有事没有一起来,交代了毕洛陪好领导,随手给了毕洛一张金卡,这边刷卡比较方便。莲花湖宾馆的后面是一片正在开发的的原始森林,上午的天气不冷不热,而且艳阳高照,蓝天白云,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大家一路说说笑笑的爬山,找了个美女导游讲解各种各样的树木植被,也倒是悠然自得,毕洛很久没有心情这么好了,自从上次接完成飞的电话,就一直郁郁寡欢的,落寞的心情一直萦绕心头,挥散不去。

爬山回来已经将近一点钟,吃过午饭,下午的节目时泡当地有名的温泉,据说强身健体,活血梳筋,武部长几个人还找了按摩师,说是松松筋骨,毕洛等人对这些没有兴趣,就和小叶、初云她们做了个spa,晚上的时候武部长带着他的人去听二人转了,毕洛对这个唯恐避之不及,在家里时常受老爸的折磨,因为毕洛的父亲是二人转迷,现在能躲多远是多远,派出了车浩作陪,小叶说没听过二人转的黄色段子非要去凑热闹,初云那里也不肯去,回屋上网玩游戏,典型的宅女一族,唯唯最近正在准备婚事,男朋友又出了差,天天煲电话粥,早就闪人打电话去了。

毕洛一个人顺着林荫路往回走,杨凡的短信时不时的冒出来到让毕洛不是很无聊,有时候有人烦也是一种乐趣。走到宾馆大门的时候,毕洛看见了沈澈的座驾,

“老板,你怎么来了?”毕洛看着一身休闲装扮的沈澈,一连的好奇,平时的沈澈可是一身职业西装,酷的不得了,换了身行头看上去也很有朝气么,也不是很腹黑了。

“我怎么觉得你看我跟看耍猴的似的?”沈澈看着毕洛那一脸好奇的神情。

“不是,就是被您闪到了,呵呵”毕洛收回好奇的眼神,讪讪的说。

“以前我跟你说话,就像对着一冰块,现在发现里面居然还带刺了?”沈澈的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你说的那人是我么,我可是很好相处的!”毕洛一脸的困惑,自己有那么夸张么,顺嘴说道:“那时我和你又不熟!”

“那现在熟了?”沈澈快被毕洛打败了,难道她只对自己才那么冷冰冰的么,郁闷。

“嗯,不是,我们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永远熟不了!”毕洛回答的还挺认真。

沈澈彻底的无语了,他想知道,她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有几个员工会这么和自己的老板说话,难道她真的不想干了吗?

毕洛散了会儿步就回到了宾馆,沈澈拿了自己的东西去了温泉馆,看来这里真是名不虚传,连一向挑剔的沈澈也特意跑来享受一下。

进了房间,小叶还没有回来,看了会电视觉得口渴,就到前台想要点矿泉水,前台的服务员领着领着毕洛来到的一个专门放饮料的房间,让她自己选,毕洛看着整整六排的冰柜不知该选什么,突然听见有两个女人在说话,

“我今天又看见那位带蓝宝石尾戒帅哥了,他在泡温泉呢!”一个尖尖嗓音的女人有点兴奋地说道,

“别花痴了好吧,他那种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做后备呢,轮得到你?”另一个女人说。

“我就是欣赏,又没有要怎样!”尖嗓子女人反驳道,

“最好没有想法,否则是飞蛾扑火,上次我亲眼看见他来这里和一个女人幽会,那个女人也不是很年轻,手上还有一道很长的疤痕,特明显,一看就是位风韵少妇,”

“什么,少妇,还有明显的残缺?不会吧,以他的条件不会品位这么差啊,”尖嗓子女人明显表示了不屑。

“那个女人点了红酒,让我送到房间,我是看着他走进去的,还能有假么!”

“切,不过我的蓝宝石尾戒帅哥倒是很有型哟,成熟稳重,风流倜傥,是我的菜!”尖嗓子女人自我陶醉的说。

“醒醒吧,蓝宝石尾戒帅哥,那种复杂的男人不适合你,你还是找个经济适用男把自己赶快嫁掉比较好!”

“好啦,就是小幻想一下可以吧,几点了,该交班啦?”

“糟了,要迟到了,要扣奖金的呀,就听你在这啰嗦啦!”两人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毕洛站在角落的冰箱前没敢出声,怕打扰到两位美女的雅兴,好在啰嗦的时间不长,打开冰箱拿了瓶矿泉水,想到明天早晨要喝点牛奶,又回手拿了两瓶旺旺牛奶,走到尽头差点撞到别人身上,她实在没想到这儿还有其他人在,因为那人比较高,毕洛低着头突然看见了那个人的手指上带着蓝宝石戒指,而且在尾指上,瞅了半天,确定了这个也许就是刚才那两个女人说的人。

“看什么呢?”毕洛听着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抬头一看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掉了,

“老板,怎么是你?”那人居然是沈澈!!!

“你都听到了?”沈澈面无表情的问,毕洛看着他的眼神觉得好可怕,反射性的回答,说: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见,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么?”

沈澈实在想不到,毕洛会把电视剧的那种套话用在自己身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好奇那个女人是谁么?”沈澈一直盯着毕洛,毕洛此时此刻真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知道老板秘密最多的人往往活的不长久啊,现在还没有找到下家接受单位,她可不想这么快就丢掉饭碗。

“老板,我有点急事先回房间了!”毕洛拼命的想着理由,无奈沈澈正堵着出去的路,跑都跑不掉。

“你喜欢八卦么?”沈澈看着一脸着急的毕洛,原本不好的心情居然有点小轻松。

“我喜欢八卦,但是也不敢八卦您啊,再说你那么多女人,我怎么知道是谁,不知道是谁怎么八卦,又不是我亲眼所见。”毕洛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得不承认,在这种环境下,单独面对自己的老板,还讨论这样敏感的话题,不紧张才怪,毕竟毕洛还没有更多如何应付男人的经验,不过以前好像也没紧张成这样丢人的地步啊!

“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呢!”沈澈没有一点让开的意思,沈澈想着毕洛刚才说的那些话,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那么多女人,自己真的有很多女人么,自己的家事是不是真的太乱了,要好好整理一下么,可是,他有足够的勇气么!

沈澈失神地发着呆,毕洛听完沈澈的话,也开始想着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他既然这么问,那么就一定是自己认识的人,手上有着长长的一道疤痕,少妇,毕洛抬起头看着沈澈,她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她记得郭晴总是喜欢带着各式各样的手套,有一次她问小叶为什么,小叶说她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以前受过伤。

“猜到是谁了?”沈澈看着毕洛恍然大悟的表情问,

“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毕洛脱口而出,说完立刻后悔的捂住嘴,看来以后得练习一下单独面对老板如何不紧张,一紧张的后果就是满嘴跑火车呀!该死,该死。

“他们?”沈澈的声音有些变调,毕洛心惊胆寒,不是要逼供吧,平时听公司的人闲言碎语的,这要是非要知道是谁,我还要怎么混啊!

突然,饮料室的门开了,又有人进来拿饮料,毕洛如释重负,想趁机溜走,结果还没等走出第一步,就被沈澈拽走了。

平时毕洛总是穿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今天爬山换了平底的运动鞋,此时站在一米八几的沈澈身边就像只小猴子,被他轻轻一拽就跟着跑了,毕洛不敢言语,一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

“老板,别走了,这黑灯瞎火的,咱们换个地方吧?”毕洛跟沈澈商量着,可是沈澈也不回话就是往前走,过了一会儿,总算停下来了,毕洛夸张的吐了口气,真是要命啊!怎么这么衰啊,干嘛好端端的要喝什么水啊,渴死也比被他严刑逼供强啊!

“老板,我才来不到两个月,你的事情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毕洛一脸苦瓜相求饶地说。沈澈站在上方,让毕洛感觉他像个巨人一样,太有压力了,“你能不能坐下来说话啊?”沈澈看着眼前的毕洛,还不到自己的下巴,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欺负她,其实刚才并不是生毕洛的气,对于那两个女人的话他也不是很在意,女人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可是现在他一直在努力做个好男人,但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前尘旧事却如蔓藤一样缠着他不肯放开,他又不忍心挥刀斩断所有的束缚,于是他的生活就越来越变得乱七八糟起来。

沈澈想,也许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吧,但是听到毕洛说自己有那么多女人时,没来由的心里烦躁,很想发脾气,看着毕洛脸上那一副理所当然,不用解释的表情,他居然想解释一下,沈澈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沈澈想了想打算坐下来,可是两个人离得太近,沈澈往下蹲的瞬间,离毕洛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毕洛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结果因为是有坡度的山路,摔倒了,“啊!”毕洛的脚歪进了旁边的石子堆里,手上的饮料也废了出去,两罐牛奶全爆了,矿泉水也飞出好远,地上留了很多血,沈澈吓了一跳,连忙过去看毕洛的腿,责备道:“你躲什么躲啊?”用手动了动受伤的脚踝“痛啊!”毕洛大叫了一声,

“你离我那么近,不躲怎么办?”毕洛一脸的埋怨。

“得赶快处理一下伤口才行,否则发炎就不好了!也不知道伤没伤到筋骨。”沈澈一脸的急切,看到沈澈的关心,毕洛倒是有点扭捏起来,沈澈捡回了矿泉水浇去伤口上面的脏东西,毕洛心想还蛮专业的么,说道:

“你还挺有经验的吗,这样就没事了吧?回去擦点药水就好了!”毕洛疼的不自觉的缩了缩腿,小声的问着:

“我们回去吧?”毕洛说完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原来沈澈把她带到了莲花湖宾馆后面的原始森林,可是这好像和白天来的路不太一样,

“你能找到回去的路吧?”毕洛问沈澈,沈澈看看路,白眼了毕洛一眼,鄙视的说:

“你当谁都和你一样是路痴啊!”

“谁跟你说我是路痴啊?”毕洛纳闷了,谁这么八卦,这种糗事他也知道,看来以后要好好检讨一下。正想着回去调查一下谁出卖了自己,看见沈澈蹲在自己前面,不解的问:“老板,你干嘛?”

“上来,难不成你要自己走回去?”沈澈没好气的问,事情没说明白,到弄出了伤残人士来,毕洛一听,吓得忙说:

“你扶我一下就好了,哪有那么严重啊!”说着自己一瘸一拐往前走,沈澈一看,也没说什么,直接把毕洛抱了起来,吓得毕洛大叫:

“老板,我真的没事,你快放我下来,哎呦!”毕洛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脚,

“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我把你扔在这儿喂狗!”沈澈威胁着说,

毕洛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着,而且还是自己的老板,这是演哪一出啊,脸已经红的快变紫了,浑身的发热,真是丢死人了!

回宾馆的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毕洛觉得沈澈的怀抱真的很大啊,自己就像个小婴儿一样躺在里面,而且他的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还蛮好闻的,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有点花痴,他可是两个老婆两个女儿,外加目前已知有一个情人的沈澈,看来自己不但脚摔坏了,连脑袋也一起摔坏了。

进宾馆的时候,正好遇见那两个八卦他绯闻的女服务生,沈澈不友好的瞪了她们一下抱着毕洛回到他的房间,毕洛在沈澈耳边郁闷地嘀咕着:“这回又多了一个绯闻,换成英雄救美少女了!”

“你也算是美少女?”沈澈不屑的说完,一松手,毕洛直接掉在床上,

“哎呦,老板,我是病号好吧,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然后就郁闷着沈澈最后说的那句话:你也算是美少女,想了想,自己的年纪的确不应该用这个词,那就把“少”去了吧,好像也不对,自己和“美女”这两个字从来就搭不上边。

沈澈打电话找来了度假村的医护人员,检查之后确定没伤到筋骨,就是擦伤了皮肉,沈澈绷着的脸终于不那么吓人了。

“郭姐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毕洛看着自己的脚包的像粽子,自言自语的说,沈澈瞅了毕洛一眼,看她正在看自己的伤口,走到行李边上拿了一瓶水递给了毕洛,“谢谢!”毕洛感激的笑了一下。

“她是我的初恋,第一次也许永远都是最难忘的吧,可是后来我为了获得更有发展的机会离开了她,娶了另一个女人,靠着这个女人娘家的关系赚到第一桶金,但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在我们那个时候,尤其在农村未婚先孕是没办法体面地活下去的,所以她打掉了孩子,但是却因此落下病根,不能再生孩子。”沈澈停了下来,喝了口水,看着毕洛,“是不是很老土的故事情节,在电视剧里看过很多遍了吧?”毕洛摇摇头,说:“那些都是假的,而你说的却是活生生的人和事!”

“三年前,我偶然的机会遇见她,她在一家小公司做会计,收入很低,他老公又体弱多病,我就把她招进了公司,希望可以帮到她,毕竟当年是我做的不对,当年她才19岁,就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我欠了她太多!”沈澈满脸懊恼的表情,毕洛突然觉得他的冷酷真的很残忍,不禁问道:“名和利真的对一个男人那么重要么?”

沈澈看着毕洛,苦笑道:“没有的时候,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拼命的得到,得到之后,才有资格说不重要,那些说不在乎的人要么就是没有能力得到,要么就是因为得到了,却因此而舍弃太多而心存遗憾。”

“可是她对你余情未了对么?”毕洛想起了那两个女服务生的话,她知道沈澈对郭晴心存的是歉意而并非爱情。沈澈很惊讶毕洛这么说,但是很快就释然了,他忘了,那晚他见过毕洛流下的眼泪,听到了她的电话,他知道毕洛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单看她的外表,不会有人相信她会有那样的伤心的一面。

“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不能忘记我,在我和何晚离婚后,她想和我在一起,但是我对她已经没有爱情了!”沈澈看着毕洛,想知道她会说什么,很期待。

“你也不爱秦荔是不是?”毕洛的反问超出了沈澈的预料,他没想到毕洛有戳中他另一个痛点,他有些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他的克星,要不怎么专挑他一直逃避的痛处上说。

“你好像没见过她吧,怎么知道我不爱她?”沈澈有点好奇,其实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对秦荔的感情是哪种。毕洛笑了笑,接着说:

“男人啊,就是喜欢做自欺欺人的动物,爱她的话,干嘛让她无名无分的跟着你,干嘛不娶了她?你不知道,爱一个女人就是要给她一纸婚书么!”毕洛眼里不经意滑过一丝嘲笑,沈澈看到了,但是他无可辩驳,他是自私的,即使不爱也要拥有,也要找个伴陪着自己,不孤单不寂寞。

“我回去了!”毕洛有点累了,思考多了就会头痛,时间晚了,如果小叶她们回来看见自己在老板房间就糟了。

“我扶你过去吧!”沈澈走了过来,毕洛本能的躲闪了一下。沈澈表情很尴尬,自己又不是洪水猛兽,有必要这么排斥他么?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说完转身走了出去,沈澈不再强求,一直看着毕洛走到她的房间,他的心竟有些许的轻松,是把尘封太久的秘密说出来得到释放了呢,还是毕洛的坦然态度让他觉得舒服呢。

第二天,大家知道毕洛受了伤都很遗憾,因为沈澈坚持要把毕洛带回医院做个检查,所以剩下的攀岩和滑草等活动就不能参加了,改由小叶负责,毕洛不知道有多遗憾,攀岩是她向往已久的活动啊,心里恨得不行,都怪沈澈,要不是他,哪里会有这么多倒霉事情发生。

沈澈看着坐在车里一脸郁闷的毕洛,只好答应下次一定会让她再来一次弥补遗憾,听到沈澈这么说,毕洛总算不再绷着一张臭脸了!沈澈觉得自己最近变得越来越好心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