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厕所时代

厕所时代 - 2019-05-11

经历了茅坑,茅房时代,可喜可贺的是中国在大踏步迈进小康之时已经慢悠悠地进入了厕所时代。卫生间时代路漫漫其修还远矣。厕所厕所顾名思义,厕之所也,至于卫生不卫生,词中未提。

衡量一个家庭的卫生状况,直奔其厕所,西方人喜欢称之洗澡间,文明一点儿我们还称之为卫生间,但卫生不卫生另论。如果这家儿的卫生间干净得一尘不染,那么这个家就干净得八九不离十了。如果卫生间脏,那其他地方也好不了哪儿去。看一个国家也如此。

每次回国,我不在乎污染的空气,有毒的食品,最让我纠结的是上公共厕所的问题。以至于出门前不敢多喝水。带孩子们在国内偏远地区旅游,一进旅店孩子们就没影儿了,一转眼又同时出现了,像报告敌情似的,争先恐后地抢着说,有时是兴奋的:‘妈妈,这儿不是蹲着的厕所!’;有时是失望的:‘诶呀,是蹲着的厕所!’。在他们的小脑袋瓜儿里,饭店不是几个星儿的事儿,就两种:‘蹲着的厕所的饭店’和‘坐着的厕所’的饭店。当然他们更喜欢后者。就像我们大人喜欢星多的饭店一样。当然了,上星儿的肯定是‘坐着的厕所’了。想当初他们还小的时候,第一次蹲着解决还费了一番周折呢。

其实蹲着不蹲着我不在乎,在乎的是卫生状况。八十年代刚刚住进单元房的时候,对坐便还有些不适应呢。与十多年前相比如厕环境毕竟是进步了。记得小时候去北京近郊的农村,那时还是茅房时代。二十多年前上大学时去外地农村,惊讶地发现,那儿居然还停留在茅坑时代。记得小时候居住在北京的胡同的居民还用的是公共厕所,所谓的旱厕所。现在这样的旱厕所虽然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渐渐消失了,但还是看到了几个。大多是在城乡接合处,厕所外又是垃圾站,路过时不禁加快脚步,屏住呼吸。记得当年在东四隆福大厦附近就有一个旱厕所,由于在闹市,队总是排得像一条长龙。

北京的公共厕所,如车站,博物馆,公园等卫生状况是设施简陋,地上泥泞湿漉漉的是水又是尿,气味可以想象。用孩子们的话是‘蹲着厕所味儿’。也许错就错在蹲着,蹲着就可能尿在外面,尿在外面就会有味儿。这味儿也许还来自满地不忍目睹的手纸。国人坚信手纸如果丢进马桶是会堵塞管道的。

这次还遇上一个不排队的,一溜烟儿地从后面跑了进去。也许是尿急吧,姑且原谅她了。但她也应该说明一下表示一下歉意和谢意吧。国民素质是否与卫生状况有关呢?首都都如此,中小城市
情况就如噩梦般惨不可讲了。

走遍世界各地,就算是再破旧简陋的厕所也是干干净净的, 包括非洲裔的加勒比。瑞典研究所里的卫生间居然还有饮水杯。难道汉族人天生就是不讲卫生吗?可是香港的卫生间也可以是干净的呀。从香港坐长途车一进入深圳关口,厕所立刻就变样了,而且也没有了手纸。经历了一百多年,在卫生方面我们还是落在后面。

干净的厕所才能称之为卫生间。中国何时才能进入卫生间时代呢?但愿不会是等我们老到不能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吧。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