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我的中国和美国丈夫3

我的中国和美国丈夫3 - 2019-05-10

在中国和一个人结婚等于和一家人结婚。
 
我的中国丈夫来自于北方农场,由于他父亲出身不好,他父亲带着全家从城市到了农场。他父亲在部队是个卫生员,自学成才,成为当地的土医生。他母亲是个家庭妇女,在我认识他之前就去世了。他父亲是个典型的北方大男人,有人说结婚看对方的父母,如果不喜欢对方父母,千万别和他结婚。也有例外,他们父子毫无相象之处,我们是先斩后奏,结婚后,我才见到他的父亲,说话声音很大,拍拍打打,让我很不习惯。而他沉默寡言,很有修养,做事很得体。
 
我刚刚结婚,他父亲带他瘫痪的奶奶来到我的小家,想把奶奶留在我家,因为他也刚结婚。我不知如何拒绝,多亏母亲干涉,母亲说年轻人刚结婚,自己还管不好,怎么能照顾奶奶。我的中国丈夫对他父亲从来不说不。
 
我们北京的家成了旅馆和饭店对所有的亲戚和朋友。他父亲每年不请自到来两次,他喜欢从我家顺走所有他喜欢的东西,尼康相机,佳能录音机,德国望远镜,只要他能带走,我从没有学会怎样与他相处,真是无所适从。除了他来,他还介绍他的战友来,他的一对战友夫妻,住在我家,每天一瓶白酒,10多天没有走的意思,我们都不认识他们,更没有什么话题。我们两人那时的工资加起来250元,根本无法对付这种局面。我提出可以帮他们买票,我借钱给他们买了车票,送瘟神一样把他们送走了。我们为这样的事争执,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
 
他父亲回农场,为了有面子,告诉农场的人,他儿子在北京,儿媳妇是北京大医院的医生。农场人开始排队来找我,幸亏他出差,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我只帮他们拿号,拒绝他们住在我家。他的几个姐妹也每年不请自到,来我家就象到了自己家。我们的两居室有时能住10个人。
 
当然,还有我们一家,姐姐住在我家,她甚至提出封了客厅,她和她孩子住在客厅。妹妹大学毕业,住在我家找工作,直到工作,住了近一年。
 
我们不得不忍受来自双方家庭的不断骚扰,不胜烦恼。有时我想他常年出差,可能是躲清静去了。后来我也出差,感觉真是好极了!
 
我最喜欢的是母亲来,她会帮我操持所有的事,让我有家的感觉。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