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出轨》 17

《出轨》 17 - 2019-05-07


17
 
  这个世界上最微妙的莫过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了。
  原本是许彩风死皮赖脸地跟着余志谦回到了他远在S国的老窝。但,自从安蕾提出了离婚,志谦垂头丧气地回到许彩风那里之后,精明的许彩风已经知道自己赢了。这个胜利是建立在揭穿了余志谦欲图“不轨”的计划上,所以,许彩风赢的不仅仅是场“战役”,更赢得了她在将来这个家里说一不二的“地位”。现在,许彩风的目标是,如何掌控余志谦的银行卡。她需要尽快买下那套房子,这样,他的薪水除了还贷,就是给她的生活费了。一个男人没了钱,就跟拔了毛的公鸡似的,看你飞到哪儿去?


   彩风一肚子的打算,她斜着眼瞄了两眼余志谦。这几天,余志谦整天一声不吭,垂头耷脑的,活似一只丧家犬。那天付房款定金时,看到他还咬咬牙,似乎跟下了个八辈子的决定一样的重大。她心里冷笑了一下,用纸巾摸摸嘴,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冷炙,说了句:“等下洗碗,小心点,别又说手滑,再摔几只。”其实,她有点像在自言自语,因为志谦自从进家门到现在吃完晚饭,就只说了一句话“我回来了”还有几个“哦”。


   看着桌子对面的余志谦没反应,彩风在桌子底下伸腿踢了他一脚,“你怎么了,你,这几天?”余志谦如梦初醒似地瞪着彩风,“什么?”他支吾道。


   “等下洗碗,别再给我把碗砸了。”彩风撅着嘴说着,上下打量着余志谦,故意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彩风知道,安蕾正在跟志谦谈离婚的事。她看过安蕾发给老余的两封短讯,上面写着“请回复律师关于离婚协议草案的电邮,有任何意见,再沟通。”这个短讯三天前发了一次,今天早上又发了一次,可见余志谦还拖着没回。也许是因为这事,老余才精神恍惚的?彩风心里暗自盘算着。但,她已经不吃醋不上火了,因为一来,房款已经交了定金,这个拜六要跟中介公司正式签合同,这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另一件让她欣喜若狂的事是,前几天,她去妇产科体检,塞给管B超扫描的护士一个大红包,护士打包票说:是个儿子,看准了那胯间突出的宝贝不是手指头。当时,余志谦还开心地跟捡到金元宝似的,一路上对她嘘寒问暖的亲热。怎么才没几天,这家伙又蔫得跟霜打的茄子一样?难道那个葛安蕾比儿子还重要?想到这儿,彩风觉得刚吃下去的晚饭有点堵胃了。


    她抚了抚胸口,心想:不生那闲气,这个余志谦,还得慢慢调教。想到这儿,她又说:“房间的地板真有些脏了,可是,我又怕地滑,真是无能为力了。万一我拖地的时候,摔一跤怎么办?”


   “我来拖,我洗完碗一定拖地。以后,我拖地,你坐沙发上指挥、监督就行了。”志谦忙不迭地说。


   “唉,这日子呀,还过得真快。得张罗我妈来做月子的事了。只是,咱们俩这事儿.....”彩风瞥了志谦一眼。


   “哦,在,在处理了.....”余志谦嘴里含着米饭,低眉垂目,支支吾吾地说。


   “我妈那个人呀,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总以为,女人家嘛,没个名份,怎么就给别人生孩子呢?我劝过她了,她这都是什么观念呀,真是老封建....”彩风两眼紧盯着余志谦说,心里还念着葛安蕾的那个短讯。


  “知道了....是...”余志谦希望能搪塞过去。


   敲完了今天的边鼓,彩风也乏了。她站起来,双手撑着后腰,走进了卧室,她斜靠在床头,顺手翻了翻刚买的《健康育儿》杂志,侧耳听了听余志谦在慢吞吞收拾碗碟的声音,她满意地笑了笑。


   余志谦却心事重重的。自从上次从S国回来,接到律师的电话和电邮,他知道,一切都完了。他劝诫自己,必须得跟葛安蕾一刀两断,开始新生活了。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跟自己说忘记她,他越常想起以前跟安蕾谈恋爱时,那些纯真岁月的点点滴滴,又时想着想着,还泪流满面。他想起一句话:到失去的时候,才发现拥有的珍贵。当他发觉自己的生活将再也没有葛安蕾这个女人时,他的世界陡然变得暗淡无光,他告诉自己,自己是深爱着安蕾。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充满了矛盾,当初,因为安蕾的信任和毫无心计,余志谦才搭上了许彩风。现在,他被许彩风紧紧地捏在手掌中,他则牵肠挂肚地怀念起葛安蕾来了。


   他想起那天,公司里的老李还旁敲侧击得问他,此次回S国有何收获呀?他避重就轻地说:打算离婚了,彩风怀了个儿子。老李还拍着他的肩膀说:哦?还是你厉害呀!


   后来,老李帮他把这风放出去以后,公司里也没人再八卦他的事了。老李还揶揄道,“这叫谣言止于智者。老余,你是四两拨千斤。”


   其实,志谦心里觉得窝囊得紧。自从S国回来,他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就连要当父亲的喜悦之情,也是随风而逝。他越想越觉得自己亏、自己傻,自己就像一只被人瞄准了的猎物,顺从地走进了埋好的陷阱里。想想当初有外遇,是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爱情与情爱的感觉,那种被人欣赏、仰慕,把自我重新定位的感觉,醇若美酒,甘如琼露,欲仙欲死。但,他没想到会在陷阱里跌得这么惨,灰头土脸、伤筋动骨。现在在这个当初仰望他的许彩风面前,他就像个童养媳。而许彩风则一副伟大胜利者的姿态,把他的自尊心死死地踩住了。他不服气、不甘心。


   志谦像受罚似地在一只只碗上摸着洗涤剂,这时,窗口外传来“吱嘎吱嘎”的声音,是一辆收废品的破三轮车驶过楼下。这个声音却让他不由地联想起了昨天,他跟那个叫“小美”的女人在床上的声音。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