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文友回应拙作《那四溅的水花》

文友回应拙作《那四溅的水花》 - 2019-05-09

致母豹子:

1966年,科罗拉多大学的教师戴维(David•Hockney,1937~   ,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画家,没有之一可言)和彼得(Peter Schlesinger是戴维的第一个同性情人,19岁,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个学习艺术的学生)相遇在洛杉矶。

随后,他们在欧洲大陆旅行,戴维迷恋上摄影,从照相机工作原理的角度,来研究绘画技法,颠覆400年来的绘画史。

此时,他的绘画作品"游泳池系列"让我联想到我的专业游泳。

      游泳池,水之容器,有形与无形的融合!

       孔子云:“水有五德,有德(一一常流不息)、有义(一一流必向下)、有道(一一浩大无尽)、有勇(一一万丈不惧)、有法(一一无孔不入),君子遇水必观”。

     游泳池不仅让水的形状多变起来,更让池中人的形体也变幻莫测起来,有的阳光健美,有的性感迷人,有的富态丰韵,不论你是来观水的,还是借顾来观景致的,来者各个都是怡然大方,优哉游哉!心里无形之中有那股愉悦甚至冲动,可变幻成水的特性,感觉到它温韧,却抓不住它,你道:"是有,还是无啊!"

        看戴维油画作品《彼得从游泳池出来》(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彼得为何背对我们,跃出水面,准备上岸呢?戴维在描绘自己爱人与他人的爱情吗?那个等待爱人上岸的戴维真的不在画中吗?

       喔!我也触动到了,彼得寻找到他的爱人,跃出水面,水面波光粼粼,激情荡漾。戴维正在游泳池边,等待他的爱人爬上岸来,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心爱的人,就象我们看见彼得健美、性感、明亮的背影,给我们一股股冲击力。我更能体验他们四目相对,情意似湛蓝色的池水,梦幻而深邃,戴维无形似有形,有情深似海,他俩都在有形的画框里流动着



      我从作者的文章中读到的意境,陪伴或分开,他俩无阻隔。言愛或无言,他俩磁波都已象池水一样碧波荡漾,有形似无形在画框,好无保留地展现给我了!

     神父说:“If you do not leave me,I will be by your side until the life ends.”让我知道:你在或不在,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一位忠实的追随者
附:感谢你为我写了这篇文章,现在我在你文章中看到彩霞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