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穷孩子,富孩子(三)

穷孩子,富孩子(三) - 2019-05-08

我在写“穷孩子,富孩子”前两篇博文的时候,其实对女儿的经历,并没有细节的了解。现在了解多了,一一写来,感到有点心痛。一人之力,是无法和环境对抗的,无论贫富。

网上曾经有“男孩穷养,女孩富养”的观点。我对于这样的理念,是有保留的赞成的。赞成的地方是,的确要教会男孩奋斗,女孩抵制诱惑。保留的地方是,提出这样观点的人,一定没有经历极度的贫穷或者富贵,顶多是在有限的资源中,争取更优的分配。 当贫穷或者富裕,到了脱离大众的标准,大众的教育理念就会在这样的环境前面,鸦雀无声。

女儿在温哥华新学校就学半年了。开始的时候,非常艰难。因为她遇上了一个奇葩。

奇葩是中东后裔,家中的独生女。祖父母辈移民到了加拿大。她家有多富,不详,但绝对不是工薪阶级。因为她家有家庭助理,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管家,打理家庭的琐碎,管理着两个保姆。另外,她有五位私人教师。她的母亲,女儿见过,开着一辆跑车,送奇葩上学。

女儿的学校,在上课铃响之前,学生都要在教室外,比如学校大门前,或者后面的操场上等候,不能进入。时间稍微长一点,学生们彼此对家庭情况,多少都会有一点了解。女儿是班里唯一一个乘公车上学的孩子。奇葩很快地给女儿起了个外号,叫“beggar”。

为了证实女儿有多穷,有一天上学,奇葩问女儿,穿什么品牌的衣服。女儿不理她。奇葩一下子跳过来,揪出女儿衣服的标签,然后向同学宣布:“Gap,that is so cheap!”

女儿做题,奇葩总是在挑错,动不动就说女儿“stupid”。

在这样不时的欺凌下,女儿心里很难受,也跟我说过换学校。我同意了。但是事到临头,她又怕到了新学校,一个同学都不认识,日子难过,所以就在这个学校坚持了下去。

坚持着,女儿慢慢地就不那么难受了,同样因为奇葩。

奇葩对待同学,仿佛对待女佣。总是使唤同学为她做这做那,比如给她拿杯水什么的。如果同学没有听见,或者不肯做,奇葩就会一巴掌扇过去。个子矮的,这巴掌就会扇到脸上;个子高点的,就会打在胳膊上;象我女儿这样比她高过10厘米的,她就趁着女儿不注意,在后面推她,或者出其不意地使个绊子。女儿因为这样,有两次摔伤了,小腿青紫一大片,在办公室用冰敷敷,一瘸一拐地回到家。

给女儿上红花油的时候,女儿给我讲了这些事。我说你们同学,有多少被打过的。女儿说,16个女生,被奇葩打过的,有十二,三个吧。我问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女儿说,奇葩去校长办公室是家常便饭。老师也没有办法。

女儿的学校照片,我买了它的班级版本,因此能看到奇葩的照片。照片上,奇葩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但是,她的个性,使得同学们对她敬而远之。一次奇葩把中饭忘在车上。忘中饭对于小孩来讲,算不上什么。一般是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一个给一勺菜,一个给一块主食,忘带饭的小孩很容易就吃饱了。反正现在小孩带的饭,基本上都多得吃不掉。但是奇葩就没有这个待遇。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她分享午饭,奇葩只能饿着肚子到了下学。

对于奇葩,老师们的态度,也都很反感。

奇葩对于学习,是很松散的态度。她的抽屉里放着数管口红,眼线笔,睫毛膏。老师开课的时候,她还经常在化妆。老师总要提醒她。

念书成绩上,奇葩就是奇葩,到了让人完全无语的境界。数学是一塌糊涂。小学五年级,九九乘法表里的算术,就是算不对。一般小测,10道20道也就对个3道,还包括偷偷摁计算器的。

数学罢了,英文也不行。有一次朗读,奇葩卡在了一个单词上。老师问是什么,奇葩缓缓地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念出来,叫:“S-L-O-W-L-Y”,当时全班都笑趴下了。

老师们对于孩子们上课的回答,如果错了,一般会说:“A nice try”,“Interesting”等鼓励式的语句。但是对于奇葩,老师也慢慢摈弃了这样的礼貌。比如,有一次复习社会学,老师问, 加拿大有多少省和区 (provinces and territories, 正确答案是13)。 奇葩举手抢着回答:“127”, 老师就毫不客气地说:“not even close”。或者对她别的错误回答直接说“incorrect”。

奇葩对于同学肢体上的危险行为,有一次还殃及老师。去年寒假前最后一天上学,温哥华降了大雪。孩子们那一天不上课,在教室外堆雪人。代课老师看见奇葩又在背后推我女儿,马上喝止奇葩这样的危险动作。没料到奇葩一不高兴,迎面推了一下代课老师。代课老师正怀着三个月的身孕,还是龙凤双胎。老师脚底打滑,幸好抓住了身边建筑物的扶手,才勉强站立住身形。一抬头,奇葩还在冲老师做鬼脸。女儿说当时老师的脸色到了吓人的程度。然后老师揪着奇葩去了校长办公室。那一天,同学们再也没有见过奇葩。

听来听去,我有时也会纳闷这个孩子的父母,怎么会养了这么个奇葩。奇葩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她跟同学说,她的五个私人教师,都说她的智商如同爱因斯坦。去年寒假前下成绩单的时候,奇葩高兴地跟同学炫耀说:“你看我多聪明,才拿了两个F。”女儿复述给我的时候,我几乎笑疼肚子。我说,那些私人教师,还不是为了挣钱,才说出这样奉承的话让雇主宽心。要是奇葩的家里没有这么有钱,大概就会听到难堪的真话。当然,更可能的是,养不出这样的奇葩。

有一次女儿问我,我是不是很高兴,她不象奇葩那样。我说,奇葩那样的孩子太少见了。自己的孩子不象她,倒没有什么。只是想起奇葩的父母,还是挺同情他们的。钱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是也有解决不了的。像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有时候遇到问题,会想如果有钱,大概就能解决。毕竟抱着一线希望。但是象奇葩父母,就会面对着钱解决不了问题的窘境,那种窘境,有时很让人绝望。听女儿说,奇葩说过,她的父母,因为她的成绩,对她大嚷大哄过。为此,奇葩非常生气,说恨不得要杀了父母。

我相信奇葩是从小在赞扬声中长大的孩子。也是,这么漂亮的孩子,父母又有钱,肯定人见人夸。但是她开始上学后,在学习上遇上困难,丧失优越感,对于她来讲,一定很难接受,认为他人具有敌意。她对于同学,老师甚至父母有那样不适的行为言语,多少折射出这个孩子在社会生活上的难以适应。

其实奇葩不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富家孩子。这些孩子有共性,就是对于他人服务具有依赖性,也不太懂得感恩。这些共性,大多数是由于家庭环境造成的。家里有保姆的, 小孩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怎么可能知道衣服是如何洗干净的,饭菜如何做出来的。小孩进入社会生活,和不是同样背景的他人相处,会存在理解上的困难。

由于奇葩在学校里越来越孤立,不被欢迎,她对于女儿的欺凌所造成的心理阴影,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慢慢地消退。我在她刚刚不适应新环境下所给予的教育,也在一点点地生效。女儿越来越领会到我告诉她的,钱不能解决一切,甚至会造成问题的道理。

现在我的女儿已经没有刚到豪富区的纠结。回家来除了做功课,有时就当笑话一般说说奇葩的事迹。目前女儿班里学习最好的两个孩子,恰恰是家境最不好的两个。除了我的女儿,还有一个是个韩国女孩。她母亲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温哥华生活,父亲在韩国工作,供养家庭。这个母亲,为了让孩子上好的学区,租了豪富区的地下室,和女儿一起住。这我听了心里都不太好受。因为地下室比较阴湿,长久居住对人身体会有损害。在我眼里,万万不能为了好学区,让孩子遭这种罪。可是这是很私人的选择。想来孩子也知道为了上个好学校家里付出的代价,学习很努力。这样看来,她的父母,比奇葩的父母,幸运多了。

有人说,对于涉世不深的女孩,要给她看世间的繁华。我没有能力给自己的女儿阅尽繁华,就让她看到繁华后的灰烬,热闹后的凄凉。我对孩子说,极度的贫穷和富贵,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的就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食其力,享受普通平民的生活。一辈子健康平安,不被外物所役,才是做妈妈对孩子的期望啊。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