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权力与笼子的博弈

权力与笼子的博弈 - 2019-05-09

    当第一次听到美国前总统布什讲话,“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很是震撼。为什么把权力关进笼子,比科技成就更伟大?为什么把权力关进笼子这么难?的确值得深思
    清末,当人们都在议论变法图强,学习西方的船坚炮利时,严复已经看到,西方的力量还不在船坚炮利。严复发现,英国强盛的原因是其君主立宪政体,以及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政治体制。与布什的讲话是一致的。中国几千年,不管朝代更替,皇帝制度是不变的。清朝覆灭以后,没有皇帝了,但其实是变相的帝制。有一个最高权威,有一个金字塔结构的官僚体系。虽然,最高权威没有皇帝那样乾纲独断,但性质是类似的。对西方的总统,人们往往还拿中国的皇帝作参照物,其实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产生金字塔式的权力结构是很自然的。总得有一个人最后拍板,不能无休止争论下去。下级总要服从上级,不然,最高权力等于没有,国家怎么运转?
   中国人从来没有想到要对最高权力制约。也不是完全没有想到,人们知道,皇帝也可能有错,所以设立谏官。但这不是根本的“制约”,而只是建议。听不听,还在于皇帝。皇帝不会提出约束自己,臣下不敢提出约束皇帝。如果没有西方的影响,我想,再过一千年,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只能指望好皇帝,好官员。
    结束了皇帝制度,试行过宪政,的确搞不成。孙中山,袁世凯,演变成军阀割据。以后,蒋介石大权独揽。毛泽东开始也讲要让人民当家作主,后来还是变成他替人民当家作主。
    刘少奇在一次会议上,提议毛有最后决定权。我想不完全是拍马屁,而是怕事情议而不决,或者怕错误意见占了上风。
    邓小平说,西方三权分立,是三个政府。意思是不知道听谁的。他还是到过西方留学的。
    宪政是一种制度,好比一架机器。这架机器说起来也不复杂。人类造出的宇宙飞船非常复杂,非常精确,但运行良好。而宪政机器要运转为什么这么难?因为宇宙飞船是物质的,没有感觉,感情,你设计成什么样,它就怎么运转。有刚性约束,有物理规律,使它不能乱来。不好,还可以修改设计,重来。而宪政这架机器由人构成。它的约束靠规则,道德,良知,心理,意志,来实现。这些是虚的,软的,抽象的,精神的。你定的规则他可以修改,曲解,违背。定规则的是人,也受他的管辖。你要约束他,你又受它约束,这是一个悖论。这大概是把权力关进笼子困难之原因。  
    我在美国多年,对美国的制度也不了解(当然也没有去研究)。比方,两党制。按我们的习惯思维,如果民主党在议会占多数,那共和党什么提案也别想通过了。因为“党性”,“党纪”要求你不能支持另一党的提案,不管它是否合理。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也许你会说,既然你也没有搞懂,宪政制度是怎么运作的,那你为什么还支持宪政?
    我的回答是,我不懂汽车是怎么制造的,但我知道汽车比自行车好,所以我支持用汽车代替自行车。有人知道汽车是怎样制造的就够了。
    宪政制度是否是先进的制度?有人举出集权制度的种种优点,比方高效率,等等。我不否认,我也无法否认。秦始皇造出万里长城,这在今天也是困难工程。我想举一个假想的例子来做点说明。假定一个女孩要找对象,有两个候选人甲和乙。甲能力中上等,工作努力,但性格良好。有时也发脾气,但最多打碎一个花瓶之类。乙能力忽高忽低,工作时好时坏。好的时候远远超过甲,坏的时候远远低于甲。脾气好的时候,温和善良,脾气坏的时候,动刀动枪。你说这个女孩会选哪一个?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只是想说明,我们希望一个有约束的制度,而不能把希望寄 托在统治者个人的人品上。人类已经试验过几千年了。不久以前,我们还经历过。好的时候,捷报频传,高歌猛进;坏的时候,无法无天,天下大乱。做好事有效,做坏事也有效。历史上是有过比较开明,英明的皇帝,但要靠运气。我们不想再碰运气了,宁可牺牲一点效率。何况,这个效率往往被以后的折腾所抵消。还不说这种制度下造成的人道灾难。  
    实现宪政当然有困难,有代价,但人们还是要争取。就像人类追求科技进步,医学进步,不会停止脚步一样。
 


lebron soldier vii power couple Friends forever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