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红楼多少痕

红楼多少痕 - 2019-05-06

张爱玲说,世上有三样遗憾,一是海棠无香;二是鲥鱼多刺;三是红楼梦未圆。

前两样无非以他物代之,虽俗,但犹可为也。唯有这第三样,无论脂砚斋还是高鹗,虽尽了力,但终归心不平,更何况后来世人,更是望洋生叹,唯有叹叹叹!

石头记,红楼梦,繁华一梦,终归白茫茫大地,一片空。

每到此处,多少读者都难免心碎不忍。为何?

是因为神笔曹公在石头记的前八十回里,为我们写尽了一个鲜活灵动的生活现实,期间人物们的喜怒哀乐,一茶一盅,一步一调,一动一静,一衣一带,无不工笔细画,深刻入微。且不说宝黛钗凤,元迎探惜,湘云妙玉,贾氏母子,邢王夫人,薛家母子,乡间刘妪,就是那些一笔带过,轻描淡写的花袭人的姨表妹,张道士院里不及回避的小道童,陪侍元妃的丫头抱琴,金家姑嫂,傅家兄妹,南安王妃……哪一个不是生灵活性,音容笑貌地活在读者的眼前,一现身,一转背,一句话,一动作,都让我们读者遐想无边,欲罢不能啊。

所以曹雪芹的前八十回,越读越迷,越迷越痴,字字珠玑,口内就如嚼了个橄榄,千斤重,却不忍吐去。那些人生的无常,人性的多面,人情的繁复,人伦的虚实,人道的轻重都被曹公化为绕指柔的百炼精钢,二百年来的读者只有被之搓揉,随之翻腾的被动,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痴的又岂止作者?

那些鲜活的生命,细碎的生活,花样的场景,画般的庭院,刹那间都做大厦倾。才情的黛玉,贤美的宝钗,能干的凤姐,精明的平儿,争强的袭人,深情的紫鹃,豁朗的湘云,还有老祖母,老爷,太太,底下的家人,几辈子的基业,都不知化作何物,人物命运几何,生死何处?

真希望,坐时空飞机将当年迷迭的后几十回寻回,看看曹公如何为他们结局。

可也真心地害怕,那种黄粱一梦,现实的残酷。贾府是享乐的,奢靡的,末世的,虚幻的,烈火烹油般,稍纵即逝的。可又有哪个读者又那么愿意眼睁睁看着它毁灭。

红楼梦,开辟鸿蒙……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