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再会!林先生

再会!林先生 - 2019-05-13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工作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分段出售,也就是说把自己的时间卖给某个足够富有的大佬,如果这个大佬是个冤大头不怎么识货,那我恭喜你运气不错,要是遇到个鸡贼老板,那只能说明你还是太弱,演技太差了。
他买得起时间,就是买得起你的命。
我还算幸运,考上了公务员,算是把生命卖了个好价,因为我自知没什么能力,除了课本精熟其他一无是处,甚至换个灯泡都要在网上查一下,先向左拧还是先向右拧,但这并不影响我端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享受别人的敬仰,他们一致认为我是人中俊杰,我应该享受这份殊荣。
还有一个能让我安心坐在那张椅子上的理由,如果说我是废物,那我告诉你我只是个废物,到日子拿钱走人,对国家没什么危害。还有比我甚者,他不但拿钱走人,还要卷走些附带品。
这人是我同事,叫他林先生好了,我不敢叫他真名,不是我懂法,是因为他懂法。
林先生今年三十岁,跟我一样年纪,我的孩子已经五岁,他还是单身。但这绝不是因为他学历低或者贫穷,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先生个子不高,1.67米左右,这是体检报告上的数据,如果穿上鞋子会增加一厘米。他微胖,皮肤白嫩,发质很硬,剪的很短立在头上,戴着一副黑框近视镜,这些都是标准好学生的先决条件,所以他说自己很顺利的考上了公务员。
我们科室有四个人,除了我们还有两位女士,我们的工作就是不知道什么才是我们的工作,大家坐在这里也许只是为了彰显一下国家纳贤的胸怀。
那两位女士大部分时间在某网站翻些便宜货,或者讲就老婆婆,实在没有话题的时候就拿出十字绣闷头用功,最近她们在合作一幅“清明上坟图”。
我当然是在敲字,妄想骗几个稿费补贴下水电费,这倒不是我收入低,为了支撑在外人眼里光耀的人生,我其实挺难的,月薪七千也是入不敷出,鬼知道钱都花哪去了。
办公室里唯一显得忙碌的就是林先生,我打出这段文字的时候他正拎着两双洗好的袜子走进来。
对,是两双袜子,不是手套。
他把袜子用衣挂搭好挂在办公桌旁边的窗户把手上,再过一小时,明媚的阳光就将转到正南照耀在林先生椅子的位置和那两双袜子上,而这时他会拿起水杯扔进去几片茶叶,单等电水壶里的水烧开后开始一整天的工作。
说实话我不讨厌林先生,一点都不讨厌,他每天都笑容可掬,一笑便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白牙,况且他不矫情,我坐他对面吸烟他也不抱怨,尽管他不吸烟。他对任何同事都没有危害。
林先生每天都穿着单位发的西装,我们都不爱穿。面料太次,也不合身,林先生不在乎。夏秋两季,他都会穿着公装出现,一套薄料一套厚料,因此我们局长夸奖了他好多次,但每次都因看到他脚上那双鞋面褶皱开裂填满灰尘的白色旅游鞋时住嘴离开。
电水壶里的水烧开之后,林先生会拿出两个5万毫安的充电宝开始充电,每天如此,我觉得他家里的电源插座上绝对不会出现手机充电器插头。他也从不跟我们谈论电视里的节目,我认为他家没有电视,可能也没有电脑,也许都没有宽带线,他从不说网上说了什么,而是说手机上说了什么。
他跟我的收入一样多,但他单身。他每天三餐都在单位的食堂里吃,节假日吃不到食堂的时候也会去小面馆吃上几顿,在我面前他只说过面在涨价,而没提过别的食物。
他没有汽车,也不会去刷什么共享单车,家离单位很远,他有张公交卡,但大部分时间是走着到单位,他说他喜欢健身,这就是他的旅游鞋磨损严重的原因。他有一个很大的双肩背包,里面装着他的所有,这让我很怀疑他是否有固定的居所,但他经常拿着床单在单位洗,又让我觉得他不会睡在野地里。
他的大背包里能掏出很多东西,我甚至认为机器猫的形象是在抄袭他。他几乎把所有能洗的都带到单位,在上班前和午休时不停的洗,局长多次警告他不要在单位这样,他总是报以憨厚的微笑,然后我行我素,这样也好,局长再也不到我们这个楼层了,他害怕看见卫生间里到处悬挂的纺织品。
林先生很少烦恼。
每当我们为房贷,孩子的教育经费或者日常生活费用抱怨的时候,他总是笑呵呵的看着我们,有时会向我们传授一些勤俭持家的小技巧。
比如我们谈论房贷的时候就被他狠狠的上了一课。公务员的房贷利息比较低,那是在贷款周期短的情况下,如果贷二十年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耗费,林先生在我们想尽一切办法都不能省钱的情况下,如同救世主降临一般说出了他贷款买房的好办法。

在他认真计算过贷款周期和利息金额后,果断的跟他父母借了一笔钱,有合同的借钱。他说服父母,既然跟银行贷款需要付利息,那么不如把利息付给父母,但这些利息要计入未来对他们的赡养费。虽然父母说不需要这样的协议,购房款就白送他了,林先生执意不肯,认为每个人的人生都该是自立的,成年后就不该再占父母的便宜,借款就是借款,要付利息,而本金应该不用还了,早晚都是他这个独生子的,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完全满足了林先生的成就感,他的贷款利息没有便宜给银行,不但留在了自己家里还能抵消赡养费。

我们都不明白这样折腾的意义,林先生说赡养父母是法律规定的,父母如果签字认领了他付出的赡养费,那么未来就不会因此违法。
我们三个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可还是转不过这个弯,他不屑的笑着。
林先生很快乐,每当他背着大大的双肩背包走出单位的时候。我们望着他快乐的背影发动汽车,愁云满天的回家开始世俗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
那天,林先生向我倾述了他的烦恼,我做梦也没想到杰出的林先生也会有烦恼,这让我有种罪恶的快感。
林先生一直没结婚,他也从来不提交女朋友的事,起初我们还漫不经心的问问,而他只有一句话回复我们:先立业后立家。
从我们一起考进这个单位到现在,业我们都没立成,家已经都立完了,唯独林先生,他那洗衣服大业不知道哪天才是个头。
那天是三月八号妇女节,屋里两位女士放假半天,下午办公室里只有他和我。我手撑着头正为媳妇向我索要节日礼物发愁,双眼直视前方,目光正好落在林先生的眼镜片上,林先生恰好抬头与我呆滞的眼神碰上,他忽然开口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在你结婚前,有没有交往过很多贪婪的女人?”
嗯?阶级斗争新动向,这位立志成就一番事业的林先生怎么会问起这些。
“贪婪?哪方面?”我反问他。
林先生显然对我的智商不太满意:“她们有没有总想得到很多?”
哦,我想多了:“要礼物是吗?”
嗯,他很肯定的点点头。我琢磨了一下,好像没有主动要礼物的女孩,都是我谄媚的给人家买,大多时候买的不称人家心意,或者被人家嫌弃礼物廉价,总之不是很成功。
“买过呀,大多时候是我主动的,好像没人开口要过。”
林先生又点点头:“你的命真好,我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林先生的慨叹让我来了兴趣,被媳妇敲诈的事暂时忘了:“出什么事了,讲讲。”
公务员的人生就是八卦人生,一天里没有八卦故事就算大大的失落,既然二位女士不在,从林先生这抠出点故事也是今天的幸事。
林先生关上办公室的房门,很庄重的重新坐到我的对面,也许他认为在他的人生里经受过下面即将讲述的事情是对他完美人生的羞辱,严重的说是在给他的人生抹黑,让他无法接受。
第一段故事
24岁那年林先生研究生毕业,刚刚考上公务员,可谓春风得意,有人给他介绍了位女朋友。女孩也是高学历,单位不错,人也漂亮,但综合评分略低于林先生,介绍人觉得他们合适。
两个人在一条商业街见面,林先生没有背他那个背包,换了个小一号的,因为他有两个充电宝得带着,还是那身西装,但没有穿旅游鞋,穿了一双崭新的皮鞋,颜色有点突出:橙色。
他们在那条街上逛了两个小时,初次见面,林先生很大方的请女孩去了一间包子铺吃了顿饭,女孩吃完饭就说家有事得先走一步,林先生通情达理,给女孩截了一辆出租车,女孩坐进去后微笑着说:“再会,林先生。”
林先生觉得这次约会很完美,而且自己表现的很绅士,女孩也没有表现出对他厌恶,凭借自身条件这段感情的开端很好,好的开端是成功的起始,林先生已经开始谋划结婚时都要通知哪些人了。
晚上十点介绍人打来电话,说女孩那边不想再交往下去,这让林先生顿感意外,他真的没想到会被对方拒绝,选择权本该在他的手里,一时间他迷惑了。
介绍人问他为什么蓝西装配了一双橙色的皮鞋,还背了一个双肩背包,去包子铺里吃饭是什么意思?
胡搅蛮缠,这几件事没一件是有关联的,为什么不关注一下自己的谈吐和学识,林先生认为这女孩是个拜金女,这是他最反感的,对于这次失利他没有一点遗憾,是那女孩不知道幸福的含义,与己无关。
人生里第一段正式的为了婚姻而投入的感情结束了。
第二段故事
25岁那年又有人给林先生介绍女朋友,因为林先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在硬实力上又添加了砝码,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优秀男人,争相把女孩推向这堆幸福,林先生又准备恋爱了。
这次见面是在我们单位门口,女孩那边很急,等不到休息日。林先生下班就见到了女孩,为了避免上次的失误,他带着女孩坐公交车回到他新房,女孩在楼下等着,他上楼放下大背包,换下旅游鞋,这次要吸取上次的教训,穿了双黑皮鞋,包也不背双肩的了,换单肩的,俩充电宝不能不带。

两个人先去了电影院,林先生坚持要与女孩AA买票,说婚前要有这样的原则,钱财不能搞的不清不楚。女孩出了自己那份票钱,经过卖爆米花小店的时候女孩站那不走,林先生看见其他情侣都在购买,也买了一份小盒的,对女孩这种不给买就不走的行为非常不满。
电影看完了,林先生对电影内容没印象,他心里都是那盒爆米花,没吃回来一半感觉失落。出了电影院的门已是近晚上九点,饥饿袭来,虽然买电影票需要AA,但吃饭林先生还是要付账的,这是他份内的事,不需要女孩分摊。
电影院附近没有小饭馆,大酒楼门前停的都是豪华车,林先生知道有个摆摊卖烤串的地方,量大又便宜,但离这较远。先征求女孩意见,问她想吃什么,女孩肚子里有爆米花垫底,说吃什么都行,听林先生的,于是两个人开始了苦难行军,走了六站才到达烤串摊子前。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女孩有些不高兴,说不想吃了要回家,林先生也很不高兴,走了这么远说不吃就不吃了,这体力不是白费了吗,这个女孩怎么这么任性,一怒之下给女孩截了辆出租车让她回家,女孩走后林先生自己坐在摊子前慢慢品尝肉串,一共要了十个肉串,还让老板搭了一小盘花生。
吃饱喝得后才想起来,女孩临走时好像说了句:“再会,林先生。”
刚走到家还没把新鞋脱下来,电话响了,介绍人质问林先生为什么不送女孩回家,还质问为什么要走那么远吃饭。 林先生觉得这样的问题很愚蠢,逐条解释,说自己也很不高兴,那么晚了送女孩回家自己怎么回来,跟自己家方向相反,而且她有手有脚的干嘛要人送,至于说走那么远吃饭,第一是没有公交车了,第二是那女孩自己说吃什么都行的,这种胡搅蛮缠自己无法接受。
最后林先生总结的经验,好女孩不需要介绍人,以后再不搭理介绍人,他们一定把嫁不出去的姑娘推给自己,让我做愚蠢的善人,他们忘了自己是个高学历高智商的公务员。
第三段故事
又过了两年,27岁。这两年再没有人给他介绍女朋友,林先生也没有着急,宁缺毋滥,绝对不会将就凑合,按自己的条件和良好的生活习惯,谁嫁给自己都是终身的幸福,他决定自己物色一位志同道合的好姑娘。
他说每天晚上除了使用手机,尽量避免使用其他电器。对,包括电灯,请不要为林先生在夜晚的行动担心,他有一盏能戴在头上的USB充电矿灯,您别忘了他有充电宝。
他在手机上耗费的时间带来了回报,有个女网友成为他心仪的女子,那女子与他同龄,在林先生炫耀了自己的一切软硬实力后,那女子同意与他确定恋爱关系,并约了时间见面。
这女子让林先生满意,也是高学历,在某机构任职,公务员,收入不错,她还有车,只是没房子,林先生决定相处后让她把汽车卖掉,那东西太费钱。
两个人约定周末郊游,林先生特意打扮了一下,既然游玩就要有游玩的气势,这次他没穿西装,他隐约明白这身西装好像不讨女人喜欢。
翻出一套运动装,长衣长裤那种,红色,胸前印着两个黄色大字:中国,这是奥运会那年单位表演团体操时发的,只穿了一次,崭新。在选择背哪个双肩包的时候难住了林先生,背那个大的里面会很空,而填满需要买很多东西,他选择了那个小的。
在楼下超市买了两瓶矿泉水和两个面包,两根火腿肠,还得有水果,又买了两只香蕉。
那女子的车停在园区门口,车牌号事先告知了林先生,所以林先生直接走到车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说了声:hello就坐了上去。
女子好像对林先生的着装有些不解,但没说什么,而林先生坐稳后才发现又把那双裂了口的旅游鞋穿了出来,忘换了,这让他有些沮丧。
两个人到达郊外,一片前面有湖的草地上,女子打开后背箱,拿出小桌,折叠椅,林先生立刻把包里的面包香肠摆上,心中暗喜,两个人如此默契无人能敌了。
女子没想到林先生会拿出来这些,尴尬的笑了,她又从后备箱拿出一纸桶果汁,两个玻璃杯,还有几片夹心面包,一瓶果酱和一把水果刀,最后拿出来一小篮草莓。
林先生觉得够吃了,那橙汁是他喜欢的,蓝莓酱倒是不怎么爱吃,草莓也行,个头还挺大。
女子在玻璃杯里倒上果汁,林先生决定这次大方些,别等人家提出要求再行动。他把火腿肠剥开皮,每人一根摆在玻璃杯口上,忽然又想起那两只香蕉,从包里掏出来每人一根。
这时候那女子表情好像有些异样,也许是因为火腿肠搭在了玻璃杯口,林先生觉得是这个原因,说了声对不起,拿起两个火腿肠扔在草莓篮子上。女子举起玻璃杯与林先生共祝友谊长青,林先生享受着从没有过的浪漫,一仰脖把这杯干了。
女子只喝了一小口,林先生非常不解,问她是不是太酸了。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把一纸桶果汁喝光,女子好像要回去,林先生认为是没有饮品使然,变魔术一般从背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打开一瓶递给女子。

林先生觉得应该交流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与网上判若两人,可能是有些腼腆。于是主动开口,简单描绘了一下两人婚后的幸福生活,并且炫耀自己攒下了二十万存款,而且将来对父母的赡养费也基本解决,以后的日子尽享生活,一定会无比快乐。
那女子面无表情,林先生开始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按逻辑说不会出现这样的巧合,当他开始游说女子卖掉车子节约开支的时候,女子看见了他脚上的那双旅游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林先生也很难为情,拼命把脚往小桌底下伸,不小心又踩到了女子的鞋。女子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说了今天最后一句话:“你不喜欢车是吗?那你走回去吧!”
她上车就走了,开的飞快,比火箭慢一点点。
林先生真的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在汽车彻底从他视线里消失以后,他把剩下的食物装回背包里,扛着小桌和两把折叠小椅子,背着双肩包,步行了15公里到家。
林先生想把桌椅食物还给那女子,试图在微信上联络,打开手机那女子发过来一条消息:再会!林先生,他回复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拉黑了。
回想经过,他觉得也许不该劝人家卖车,大不了婚后自己不坐,费用让她自理好了,何苦让人家卖掉呢。

那个小桌子不错,正好缺个床头柜,折叠椅也能用上,再出差坐火车时带着。
林先生的三段恋爱讲完了。他问我这些女人为什么不选择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他自己是个肯于认真生活的人,作为丈夫一定尽职尽责,她们还要怎么样,她们还想干什么。
我望着林先生困惑的脸,仔细的帮他分析了这几次失败的原因,竭力找出是哪出现了问题,尤其他想知道的这些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我起身收拾东西,还得去给媳妇买礼物,林先生的问题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无法开口。
在我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林先生可能因为没得到我的回答,还在那里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我:“她们到底想干什么呀!”
我慢慢转回身:“她们....她们想抽你一百二十八个大嘴巴。”


2011 PIN IT Deepak Chopra 39 s Daily Checklist to End Anxiety Keep a simple daily log to track the positive things you did to relieve your anxiety It 39 s also good to record the negative things Rather than keeping a full fledged journal which mos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