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个奇葩:我的西人同事们(原创连载)2.小头目一天的工作日志

个个奇葩:我的西人同事们(原创连载)2.小头目一天的工作日志 - 2019-05-07

2.小头目一天的工作日志

 

本让我早上六点来,他前一天说给我派来两个人来管理,也是六点钟来。我差一刻钟六点就穿好制服了。当我路过K斯办公室的时候,我往里面瞟了一眼,正好看到K斯坐那向外张望,我说,早啊。他有点发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也想说,你比我还早呢,K斯住在素里,开车起码要四十五到五十分钟。我开车就只八分钟,早上没什么人,有时六分钟,一踩油门就到公司了。可我知道,我不是最早的,林达老太太也来了。我向她打了个招呼。林达的具体年龄不知道,她是公司的骨灰级员工,她的眉毛都白了,走路的时候有点驼背,人瘦小却精干,开起叉车的时候,往场地跑。在更衣室,我看到林达居然穿了一条花裙子,小老太太还挺臭美的,我在想,穿裙子将如何穿连体的裤装制服呢。林达自有她的办法,她还带了一条七分裤,咔咔把裤子套上,再把裙子从上面脱下来,真够麻烦的。自从我干上这个工作之后,我就和裙子说白白了。我们工作的时候不能戴任何首饰,连表都不能戴,对于女员工,不能安假睫毛,不能留长指甲。所有员工进入工作场地必须带上发网,留胡子的男员工还必须戴口网把胡子遮住,我们工作的时候是最真实的,不化妆,个个素面朝天。有点扯远了,继续写我的工作日志。

 

我把手按在指纹扫描仪上扫描,输入ID进了公司。我看到设备维护人员已经来了,正在查看各种机器的情况。我来到自己的包装场地,看到打包机已经开了。我把桌子拉正,把空货架移走,给垃圾桶套上垃圾袋。然后去冷库查看当天要包装的有机食品,我拿了小本子,记录货的批次,货架数量,以及前一天下午班员工完成的数量情况。我出了冷库,再到K斯办公室打印标签。打印机运转的时候,我再去从冷库推出货架。然后,我把各种需要记录的文件拿出来,签名,记录马上要包装的产品。我发现少了一份文件,就是批次记录的纸。我到楼上去,正好看到阿润在楼上,我说,你知道货物批次纸跑哪去了吗。他说可能在实验室。阿润正在称量原料,开始他的新岗位的培训工作。我进了实验室在桌上一找就找到了我需要的纸。前一天凯欧没有在上面记录,只有进出冷库的工作员工记录的货物进入冷库时间。我下了楼,又去冷库看货,看到K斯正在冷库里溜达。我没和他说话,做自己的事,他不是我的直接领导,本才是,他是管全面的,让他一个人在那凉着吧。我顺带推出一货架,出了冷库大门,要经过一个巨大的塑料大帘子,这个帘子的作用是隔热的,有点重,我的货架到了大帘子那就卡住了。这时K斯突然出现,用手帮我把帘子拨开,让我的货架顺利出来。K斯说,昨天本预定的两个人都没有来,我现在马上联系其他人。我知道本要晚一些来,我又是在楼下K斯的目之所及的地盘,所以,所有的事务K斯都有参与。我没作声,但看了他一眼,表示我的知会。

 

六点半的时候,K斯带着两个西人男子向我走来,对我说,这两人交你了。我们自我介绍,我和他们握手,两个白人大男孩,一个是文质彬彬的克瑞斯,一个是有点聪明伶俐的来都。小寒暄之后,我教他们如何标双标签。克瑞斯说他做过这个,这不是第一次,我就只教来都如何做。然后对克瑞斯说,你们两个结对可以开始贴了。然后我在另一头,检查他们贴的情况。用手掂掂两袋货,不脱落就证明贴实了,再看看标签有没有贴反的。最开始他们慢,也没有错的,后来,他们俩个聊上了一个起劲的话题,标签中就有错误的,应该一正一反的,就全是正的或全是反的,也有的没有贴实在,一拉就开了。我把要返工的货递给他们,也不必说什么,他们自然就重新做了。

 

我去K斯办公室取回标签,往包装箱上贴代码大标签,然后把箱子放在包装机上一卡,盒子底就出来了,再把他们贴好的有机食品装箱,然后用手把上面的箱盖合拢,用手一推,箱子就顺着传顺带,路过自动封带的机关处,咔咔声一响,箱子就上下同时封好了,再顺着传送带往下走,停止。我喊来克瑞斯教他如何操作封包机,然后说,只要你们装满了所有白色的BIN,就装箱,然后另一个过去码货。之前我已经把木制拖盘和硬纸板放好,货要码在上面,码放方式有点复杂,五层,中间要码出两个洞眼来。我把方法教给他们之后,两个人就知道如何做了。我再来看看文件,把他们的名字加上,把批次时间等信息记录后,又转到冷库去。我东看看西看看,又遇上了K斯,我继续目中无人,不和他说话,装着记录货品的样子,然后一转身拉走一个货架,工作很认真的样子。

 

当小头头真他妈自在呀,可以随时脱岗,到处溜达。遇到管事的就装着自己在也在做事,相当节省体力,脑子可以乱转,脚是灵活的,想上楼上楼,想下楼下楼,拿个文件,找个工具,这一趟那一趟,真逍遥。我四处溜达,再看看我的伙计们工作做得如何了,和他们随便聊几句,问干得如何呀。两个白人男子受宠若惊,看我的眼神有点紧张,有点顺服。我也不能老是四处走动,也要时不时帮几下,往箱子里装货。K斯也在全场溜达,最后溜达到了我面前,已经八点钟了,本还没有来。K斯立在我面前,他长得实在太高了,我必须小抬头才可以和他对视,他说,你感觉如何呀。我说,感觉太好了。他的眼光非常温和,而且有一种仁慈,让我突然想到了教父。他说,你有什么困难吗。我说,你看我象有困难的人吗。K斯可能发现了,我话不多,但说几句话也够噎人的。他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其他同事也陆陆续续都来了,各种机器也开动起来了,整个工作场面相当宏大。我们包装场地也是热火朝天的,机器在运转,手不停地在动作,没有人偷懒,一切很完美的样子。K斯满意地走了。

 

K斯一走,质检的帕吹丝就来了,她说,你知道我的样品都放哪了吗,原来都是阿润帮我放在冷库的。我说,我不知道呀,不过,现在货都在冷库,可以马上收集出来。我和她来到冷库把每个批次的货都取了一袋,还有一袋是给实验试测细菌什么的。帕吹丝问我,早班的样品我都有了,那么你知道昨天晚上的样品都在哪吗。我说那你要问凯欧了。她说,阿润和她说了,凯欧知道如何留样品。我说,那就好。等下午二点他来的时候,我再问问他。帕吹丝千恩万谢地离开了冷库。质检部的一大群人,采集样品的主要是她,她总是和阿润打得火热,以前和我都很少说话。

 

一批货完了,需要拉走入冷库,这时本出现了。本走过来,看了看我记录的文件,又问了我已经做了多少,当他知道我们已经在进行第三个批次的货的时候,眼珠子都快乐出了,说,你们动作真快呢,我心想,这还快,我都没怎么搭手。那么以前别人是怎么磨的洋工呀,我已经认为自己在磨了,感觉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呢,原来比我能磨的大有人在啊。本看到记录批次的那张纸前半部分空白,记录是从第五批开始的,问,前面的呢,我说我是从第五批开始的,前面的我不清楚。他说,你今天见了凯欧让他把前面的数据给我补上,他后半句话没说,但我替他在心里说了,“这个凯欧,这个混球为什么不作好记录。”本又一回头看我的伙计们正在埋头工作,再看一看整个场地的安排,说,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啊。他向我竖起了两个大拇指,一脸笑容,周围的同事都抛来了羡慕的目光,尤其是印度同事,脸上似有一种不服气,他们知道的,我真的没干什么活,就四处溜达来着。

 

快到十点的时候,本又给我带来一员大将,说,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现在派给你了,你自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又是握手寒暄,可是他介绍他名字的时候,我听出他不是加拿大本地人,他的口音很重,英语带拐弯地,一不小心就把你带沟里去了。他的名字很古怪,我们在他的名字上纠结了半天,他说,这样吧,你叫我简称吧,就叫我第好了。第,好吧,我重要了一次,他也如释重负。三个部下都个大好高大,我给他们布置工作的时候,很滑稽,三个人高马大的西人男子围着个娇小女子,大有保镖的意思。妖女一个人正在流水线上码糖浆桶子,很孤单,很落寞,我已经有三员大将了,哈哈。第还会开叉车呢,这叫我如虎添翼,再不用求人把货送到冷库了,咱自己人可以做呀。再不用我拉个手动的升降机连呼哧带喘地运货过去了。我现在基本不用动手,只动嘴就行了,第很有力气,干活很快,让他干啥就干啥,干完了就问,还有什么要分付的吗。我说,你们都去休息吧,回来后继续第八批货。大家应声而去,刀云和阿们围在一个机器前正累得要死要活的,我都还象新鲜出锅的馒头饱满而旺盛。我整理了一下文件,本又出现了,本说,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你翻开了新的一页,非常感谢你的出色管理。我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也没做什么呀,怎么老是表扬我呀。我以前干体力活干那么好的时候怎么没有表扬我一句呢,奇怪极了。

 

中午吃饭前我把各项工作都交待好了就离开了,坐在休息室,想一个人静一会。我刚咬了一口三明治,本就伸了个脑袋喊我说,你情况如何呀?我嘴里鼓着个包,含混地说,很好呀。本笑呵呵地把头缩回去了。他还穿着工作服,是不可以进休息室的。午饭过后,我刚回来就看到林达老太太和新来的来都两个在码货,一个个愁眉不展的,怎么摆也不摆明白,林达先看到我,象看到了大救星一样,说,快来呀,我头都大了,你们这批货到底是个啥摆法呀。我笑着说,我们这是脑筋游戏摆法。我上去把货东转转西转转就摆好了,中间出现两个洞,我指着两个洞说,看见没,这就是关键点。林达摇摇头说,怪搞。来都搔搔头说,我明明是看你摆,认为自己会了,怎么到自己手上就摆不出来了。

 

下午工作节奏放慢了。我们的任务也接近尾声了。二点,凯欧来了,见了我,那个亲呀,好象找到了失落多年的亲姐姐了一样。跟我一个劲说话,他话说快了,我有时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我不得不打断道,你还是先把你没填的信息填好吧。我拿出批次纸指给他看说,昨天的货怎么都没记录呢,凯欧眯缝着眼睛说,昨天的纸他们都上交了,我没找到就没记。我现在就四处找找,把它补上,对了,你看到本没有,我到处找都找不到。我说,你先别找本了,我问你昨天有没有给质检部留下样品呀。凯欧又摇摇头说,他们不是有一个专门的小袋子是样品吗,还需要我们单独留吗。我说,那是实验室用的,他们还要一份。凯欧撇撇嘴说,我没给他们留。我打卡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阿润,他的一身白制服已经变成了五颜六色,一脸疲倦,我没有和他说话,他似乎也在想着什么事,第一天的新岗培训看样子并不轻松啊,那些在岗的大哥大们也不见得对他有多好,可是工资是真高啊,值得去拼一下,刚开始的路哪有那么容易呢。我第一天的管理工作倒是相当顺利的,在我需要和其他部门进行协调帮忙的时候,就会跳出一个人主动帮我,所以我是得心应手,当然了,这也是一个起点而已。以后工作中有什么大风大浪还不知道呢。不过,象我这种人,起点好了,只会制造出更出色的高点和终点,然后呢,应该是一个转折点吧。。。转折到哪里去,还不知道,但我隐隐感觉到,有一天我会大展拳脚的。等着看吧。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