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辛蒂的来到

辛蒂的来到 - 2019-05-06

 
辛蒂的来到      2014-05-12
 
Cindy今天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她今天竟然出现在的办公室!和她拥抱在一起,很高兴! 她说她是陪着天津的一个大用户来的,已经在这里游玩了一周了,而且说明天还要出去玩的。哈哈这个辛蒂!想起前几年我们全家去北京时,辛蒂招待了我们一顿美味的烤鸭,这次我也想尽一下地主之谊,看来她也不给我机会了。下午她来找我给她查查去一个叫什么蒙德的地方怎么走,我以为是多特蒙德。给她查好了车次、时间,车票价格,换车的站台什么的。一会儿她上来找我说他们不是要去多特蒙德,而是要去在离德国边界很近的一座荷兰城市:如一蒙德。我又给她查了一遍,并提议她:其实去芬楼也不错的。芬楼也是个荷兰的城市,就在两国交界线上,去如一蒙德的话是要经过这个芬楼镇的。
菲尔比克今天还在休假,我还得帮她打理她那摊子的活儿。据她自己说,这两天,这个周末是我们公司所在的镇子上的消防队的庆典,菲尔比克就住在我们公司所在的镇子上,她老公还是这个镇子上自愿消防队的业余队员,她就得帮着这个庆典做些什么。
我自己的这摊子就够忙的了,新的SAP 又新增添了一些新的功能,大家都不会用。今天,纽堡给大家一一作了设定,不然整个新系统就像是瘫痪了似的。我这几天输入到SAP里面的文件,询价单什么的,竟然没人接手接着做下去,因为都不知道怎么能找到自己的活儿在哪里。用户来邮件反反复复催促着找我们要报价,要交货期,到了交货期的订单,也需要及时发货出去,。。。忙得不可开交了。
好在明天菲尔比克就会来上班了, 她的那摊子上,我只做了一些紧急的活儿,那些个还没到火烧眉毛程度的活儿,就只好先放下来,让菲尔比明天回来时,她自己收拾好了。
快下班时。老公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就在我上次作肠镜的那家医生那里,他这个周四也要做肠镜--只是定期检查。
作肠镜的那家医生在我们隔壁的镇子上,我下周一在这个镇上的另一家医生那里有约诊,是个搞针灸的医生,我的左肩左胳膊一伸开来就扯着痛,我怕是心脏又冒了,约了医生给我看看。老公怕我不认得路,他说他正好今天在这镇子上,让我也来,这样他可以指给我看那家针灸医生在哪里。

我草草收拾了办公桌,早早下了班,就去跟老公约会了。
到了那家作肠镜的医生那里,老公在医生楼门口的咖啡店等我,还给我买了块蛋糕。看到我来了,又叫了一杯卡珀吉诺十个欧元就这样消费掉了。
幸好老公带我去看了那家医生的停车场,不然我自己还真难找到的。
双双开车回家后,老公又跟我说他在我们镇子上的那家大家具店里看到了一套厨房,挺合他的意,要我也看看,是不是我也喜欢。老公跟买他父母亲房子的那家买主有约,这家家具店就在去婆婆原来家的路上,顺便就可以去家具店看看。
可这家具店七点钟就关门,我们差十分钟七点进到了家具店里,老公带我去看了那套厨房,有些古香古色的,给人感觉是不错的,可是,如果我们将我们新房子的厨房做些改动的话,就会放不下的。我还看到一套没那么古香古色的厨房,倒是能适应我们新房子的厨房的,还想仔细看看是,时间已是还差三分钟七点了,家具店的人竟来催促我们了,真扫兴。
出了家具店,去了婆婆原来的住处。那家买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年纪很轻的男孩(在我眼里显得很年轻,刚刚25岁啊),有了女朋友,他们和女友的父母一起搬进了婆婆的家。婆婆的家里已经重新装修得焕然一新了,原来只住两口人的房子,现在住进了四口人,显得有些拥挤。


老公把最后一把钥匙交给了这个小伙子,并跟他介绍了我们的银行也是希望我们卖房子的钱能有个稳得。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