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淫无疆

意淫无疆 - 2019-05-12


自从在《红楼梦》里学了意淫一词,又在那本意淫大全里徜徉了多年,便以为人人皆意淫。生活了几十年之后,募然发现,意淫也是一种能力和修养,并非人人平等,皆能享受,又因为此事过于隐私,没人愿意公然谈论,尤其不能期待年轻人拉下嫩脸,老的又往往假正经,那么就让我这种没怎么在假正经年月里熏陶的老人来谈谈意淫,别名性幻想。

首先,几任男友都弄了毛片来助过性,非常不堪入目,性趣秒杀不说,令我更对男人刮目相看,干脆去了感官只剩下生殖器,恐怕也不觉得那男人损失了什么。但是他们就开始为自己鸣不平了,精彩的东西少而又少,况且要等,为了几十秒往往挨上个把小时,还是这东西方便直接。这也算借口!方便和直接真正害死人,什么下作的东西都是靠他们搞出来的。我认识到,真正提高性修养的产品和其他艺术品一样都是真正的艺术家才能制造,不要以为三级片,找几个丰乳肥臀没脑的家伙粗略干几下就成。还不知道有个什么浑人说过,如果一流的作家写色情乃是时代的悲哀。我对此非常不忿,一家之言而已,连孔子都说食色性也,除了食就谈色,不写色,难道只写食?这些误导的思想耽误了性修养这一门艺术的繁荣和发展,即使有那么强大的自然欲望在内心蠢蠢欲动,还是落得茫然不知如何发泄,跟人类初始时期相比没有任何进步,和其他方面人类的进步太不相称。意淫,而且把意淫变成文字把玩,鄙人认为,是普及并提高性修养的第一步。

其次嘛,有感于国人只做不说,只淫乱不意淫,好像淫都是下半身的事,可以脑子不想,嘴里不说,眼睛不看,至少是不能承认自己有了感官的认识。这么莫名其妙的做事原则居然在中国大行其道,人模狗样,正经八百地过了很多个世纪,并继续发扬光大。使得这泱泱大国的男人只能对日本、韩国的女优垂涎三尺,继而在人性的扭曲下流露出刁民习性,你不让我光明正大,好,那我就来阴的,二奶,三陪,幼童,怎么不美好怎么来。男人这样,害的女艺人也不敢正经做人,露了一节什么东西还出来澄清不是自己露的是别人。她们不知道她们承担着娱乐、陶冶大家的任务,怎么做爱其实是国人最需要被陶冶的部分,看看香港的三级片就知道,中国在这个项目上不敢说跟国际水平差了多远,连日本、韩国都远远把我们甩在了后面。不教会男人意淫,怎么能现实地提高女人的地位?男人成了意淫高手,才会把女人当成做爱的对象,而不是没头苍蝇的发泄工具;女人要学会意淫并享受意淫,才会在性爱中占主动地位,而不是一厢情愿地把自己当作被利用被蹂躏的受害者(当女人把自己当做性的被动方,被利用者时,更容易把性当做交易)。这个任务在禁欲大国要完成真是任重道远,落在性修养的第二步上,就是拍出顶级的三级片(似乎有点别扭,顶级怎么又三级了呢)来供善男信女们产生直观的感受,并学习模仿,建立脑中的意淫储备。

古训说万恶淫为首,淫在汉语里准确的解释是滥交,皇帝后宫三千,不叫滥交,小民包个二奶就滥交了,这事看起来是个资格问题,也许皇帝的性修养更高?反正意淫和帮助意淫的艺术品在宫里,贵族圈大大的有。还好,到了我出生的时代,虽然民间禁欲还是厉害,到底打倒了神仙皇帝,意淫不再被特权阶层公然垄断。相信共产主义的伟大领袖们不让小民意淫,自己偷偷看黄片,逐渐过渡到全国人民一起偷偷看黄片,心照不宣。扫黄还在进行中,我相信有人是非常认真地在执行这个任务,说到底,还是个意淫的资格问题,有些人天生没有这个资格。

意淫绝对是天生的,用不着坏人教唆,戴着禁欲的枷锁也能高飞。一切都是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最好的朋友,最近的亲人都无法分享。最初,小孩子没有偷偷看黄片的手段,我无师自通地去学西洋美术,借以接触大量的画册中大大方方、姿态各异的裸女们,裸男也有,在那个年龄竟然不屑,只爱裸女,而且心中默默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考上美院,好好地画裸女。某学友似乎看破了我的志向,伤感地叹道:只有中央美院模特才是美女,我们能考上的三流学院雇的都是附近村里的大妈大姐。失望如晴空一个霹雳打下来,以前怎么就没考虑到这个现实问题?对美的追求是自然属性,美却并非俯拾皆是。去他的美院理想吧,不考美院我照样看裸女,漂亮裸女。“你想看裸女?”一个女人惊诧地问我:“我要想看就在镜子前面脱光。”她把我恶心到了,不完全因为她过于肥硕,镜子里的裸女必定惨不忍睹,问题的本质在于,她不懂意淫。意淫只属于富有想象力的人,通过自学,瞎琢磨,跟自己的属性配合起来,逐渐也炉火纯青,虽说可惜了没有地方切磋交流,倒也自成一家,无限自由,这种学问要做得好,得有激情猛兽在胸。几十年来,随着我年龄的变化,意淫的版本也在变更,主人公的年龄随着我增长,到36岁那儿他们停止变老,我继续更老。我打定了主意他们不能再老了,好歹是个意淫,总不能再向现实低头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