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洋医囧事之一:Bill快被憋死了。

洋医囧事之一:Bill快被憋死了。 - 2019-05-10

Bill是一个退休的化学工程师,是我来美国的第一个roommate。我们合租一套两卧的公寓房。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说话鼻音很重,晚上睡觉鼾声如雷,隔两道门都能听见。相处一段时间,他知道我的专业背景,看医生的事情都会向我汇报一下。他的问题是晚上睡觉鼻子不通气。第一次看医生,给他开了抗菌素。我说你如果是鼻窦炎不该用口服抗菌素,如果你不是鼻窦炎更不该用抗菌素。第二次看医生,给开了激素。我说如果你的问题是感染,激素会一开始掩盖症状,然后爆发。第三次看医生,说他的悬雍垂太大,要切掉一半。我说这个问题我无法提供意见。只有听专科医生的。我不想告诉他的是,如果他的症结真的是悬雍垂肥大,第一次就应该看出来。

手术作了,症状毫无改善。半年过去,Bill的病就这样越来越重了。第四次,医生终于给他作了个核磁。发现在后鼻腔有一个巨大肿块,给他的鼻道只留了一线天。这肯定是肿瘤了。那么作活检吧。一个星期后,我问Bill结果如何。他说医院把标本弄丢了。只有再作一次。又过了一个星期,结果终于出来了。鼻咽鳞状上皮细胞癌。也就是鼻咽癌。由于诊断耽误时间太长,没有手术的可能性。只有化疗和放疗。

用耳鼻喉本科知识水平来评论,可以肯定给Bill看病的医生从来没有用间接喉镜观察他的后鼻腔。这东西就是一个带长柄的小圆镜,镜面与柄之间夹角大约130度。检查时要用地卡因对咽部表面麻醉然后把镜面在酒精灯上稍微烤热,伸到悬雍垂的后面反射看上面的结构有无异常。现在有了纤维镜,这种简单的工具可能已经不再使用了。但是很显然装备先进仪器不应该成为误诊的理由。医生没有对Bill的后鼻腔作任何一个耳鼻喉科医生都不应该漏掉的常规检查,这就是误诊误治的根本原因。
 


handbag for ladies This Pin was discovered by Ariana Pham Discover and save your own Pins on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