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东家来了

东家来了 - 2019-05-09

上个星期五,六点钟就起来,喝了一大碗小米粥,就自己驾车去机场。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驾车去机场乘飞机,以前都是叫出租车。因为晚上就回来,不在外地过夜,这次就想自己开车去机场。

到了机场,顺着去停车场的路,开到enonomy lot, 这个lot 在停车大楼旁边,去候机楼要穿过停车大楼,所以比停车大楼要便宜:停车大楼一天三十块,这个lot一天二十。

买了票,停了车,出了车来。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有些凉意。停车场有一个长亭,通向停车大楼,这个长亭可以遮挡风雨。走过长亭,通过停车大楼,又通过一个长亭,来到候机楼。

这当天的出差很是惬意:不用带行李。我就带了一个公文包,里面放了一个照相机,和手机。不用带衣服,也不用带涮洗用品,还不用带护照,真是一身轻。因为不出国境,在安检的时候也没有去另一个国家的时候那么严格。也没有人问你为什么上飞机,去哪里,干什么。

八点钟飞机准时起飞。几分钟就穿破云层,看到蓝天。下面是厚厚的云海。飞机升到三万九千多英尺,有一段时间还过了四万英尺。到再能看到大地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下降有一段时间了,下面是落基山脉的大大小小的山头,被初雪似隐似现的覆盖着。

飞机过来落基山,来到草原上空。下面的大地,已经被雪覆盖,一个个的湖泊,都结了冰,像一面面镜子反着光。

飞机飞了一个多小时,于当地时间十点半降落。出来候机楼,就去取定好的车。出候机楼的时候,就感觉到寒冷,这里和海边,不是一个气候了。开车出了城,沿着高速公路,开了将近二百公里,就是我的目的地。公里两边的地里,有薄薄的一层雪。

到了目的地,已经是下午十二点半多了。简单吃了午饭,开车五分钟,就来到了我要看的地方。

我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小楼。今年六月三十号,一个单元的租客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引起了厨房大火,把整个单元全毁了。因为这个单元在三楼,救护车像里面喷水,也把二楼和一楼全淹了。三楼的过道,全部被烟熏黑了。我当时接到消息,立即第一时间报告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就找人去看损失,我的PM也给我发来照片,所以虽然我知道损害程度,也一直和保险公司的合同公司联系,并最终确定了修理公司,但我还一直没有在现场露面。我想我怎么也得show up 一下,让工作的人也知道这个楼是有主人的,哈哈,但一直没有动身。

这不,我还是终于来了。

我停车在楼的前面路边,看到路边有两个人。下了车,他们就向我走来。他们两个一个叫软迪,一个叫狍。软迪是我的PM
经常雇佣的修理工,所以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对他的名字很熟。狍是雇来修理这次火灾的修理工,我和他通过几次电话。我这次来是和狍约好的,没有和软迪说过,估计他是来见我一下,打个招呼。果然,他和我寒暄了之后,就走了。

我一个月之前,还雇了一个打扫卫生的人,叫当娜。本来打扫卫生的人是PM雇的,我不管这事。但一个认识我的人给我介绍她,她收费并且比PM雇来的人少,我电话interview 当娜后,就告诉PM,以后打扫卫生就用当娜了,她直接给我寄账单。当娜接手后,又自己找了剪草和铲雪的人,都比PM 找的人便宜。这样,楼里楼外的卫生,除草铲雪,都变成了当娜的人了。我和当娜也约好了在这里见一见。当娜和我通话说我和狍说完事后她马上过来。

狍带我看了火灾的损害程度,比我想像的厉害。除了三楼的这个单元是火灾的现场外,一楼和二楼都要重新铺地毯和油漆,还有的墙被水泡了,也要换。三楼的阳台也打坏了,估计是消防人员从阳台上进去的。一楼单元的租客被赶走了,还是一个施工现场,风尘飞扬,狍说在等地毯来,我看墙还没有好。他本来说这个单元上个星期就好了。这个单元好了后,就准备把二楼单元的租客搬下来,然后再修理二楼的单元。三楼着火的单元整个都打掉了,修好后会变成全新的单元。

三楼的楼道,已经油漆了一遍底漆,狍说再上一遍漆就好了。我说,现在这个白色是不是不太好,换一个稍微颜色的吧,他说去油漆店拿样品,让我挑。后来我和他挑了一个颜色,告诉他以后二楼和一楼楼道都换这个颜色。

我问狍,年底之前他能不能完工。他说能,他也不想拖到年底。我看悬。

狍和我围绕着楼转,告诉我各个应该修理的地方。我说好好,我当然愿意修,我恨不得把它修成新楼呢,可是我没钱怎么办呢。你先把火灾的活赶快干完,别的以后慢慢来。

狍和我说完了,就跑油漆店去拿样品了。我打电话给当娜,让她过来,她说她就在街对面车里等着呢,马上就来。

当娜是一个中年妇女,四十多岁吧,五大三粗的,比我高。说话速度快。有两个孩子,一个十三,一个十岁。我看她的样子,有点凶悍,有担当,以后也许会让她接管这个楼。

当娜领着我又绕着楼转了一圈,当然她的重点和狍不一样。她就是告诉清洁过程的事情,这里脏了,那里乱了的。然后她想这样干,她想那样干。她说的合理的,我说好,改。不合理的,我说现在不改。她和PM之间的关系,有一个协调的事情,弄不好会互相告状,逼我当居委会主任。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告别了狍和当娜,在这个小镇转了转,就上了回城的路。我要在天黑之前,回到机场的城市。大冬天的,路上晚上可能有黑冰,不安全。

我后来晚上十一点半回到出发地。十二点钟多回到家。这一趟的收获,看来火灾损失和施工进度,见了一个施工人员,以后可能会用他进行日常的修理。见了清洁工,也许是将来的PM。没有见到的人:现在的PM, 他在我去的前一天开始一周的休假,去墨西哥晒太阳去了;我去的行程匆匆定的,没有和他商量,不怪他。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