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新闻总结:反SCA5的斗争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新闻总结:反SCA5的斗争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 2019-05-08

新闻总结:反SCA5的斗争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首先,呼吁每个人给 Bob  Huff 捐赠一个小时的工资,以帮助他能有足够的经费来做反SCA-5方面的统筹安排。Bob是目前唯一专门为反SCA-5而奔走呼号的政治人物。各种旅行,邀请讲座学者(比如 Ward Connerly等),聘请专业分析人员,专业竞选人员来设计 flyer 等。现在只是捐小钱。大钱还在后头!!  (必须是美国公民或合法永久居民,年满18岁,个人选举季节上限$4100,今年有两个:初选和大选我正在筹划成立华人自己的PAC,拭目以待。

言论自由的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捐钱出来,让别人替你说话。

自从2月中旬以来,反SCA5 的运动在华界蓬勃发展。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每天都有重大新闻爆出,有种令人目不暇接的感觉,连我这个得职业政治家指导的“老”运动员都时而看走眼,被一些真真假假的新闻所迷惑。因此,特出此文,对现有的运动成果作一个总结。我们前面面临的任务是极为艰巨的!各位,钱包拿好了!

1. SCA-5的现状SCA-5已经在Assembly,已经不再是Hernandez 的议案,而是众议院议长Perez 的议案。Perez 绝对不会对此法案作任何修改(理由见下)。Perez 有完全的生杀予夺的大权。现在的预定过程是走过教育委员会和选举委员会,于六月初Assembly 投票。但是,Perez 可以在任何时候,宣布取消所有委员会的审核,直接在任何时候进行投票。而且,投票即使没有过,他还可以一遍又一遍的把此法案不厌其烦地重新拿来投票。完全由Perez 自己决定。即使有众议员在11月初的选举中输掉,Perez 仍然可以在余下的任期中要求投票通过。Perez 还会祭出党派投票的铡刀,威胁处分任何不服从的民主党议员。比如,把他们从给委员会里赶走,从办公室赶到隔间里,等等。8/27 号是个界限,如果在此日之前通过,就进入2014年的选票公投。之后通过,则进入 2016年公投。

2. SCA-5的修改:任何对SCA-5的修改,都将打回参院重新投票。然而,从上个周五(2/28/2014)开始,民主党已经失去参议院的超级多数(2/3),因为在 Bob  Huff的动议下,有两位参议员失去了投票资格。因此,一直到本届参议院任期结束,都不用担心参议院会在通过。那三个作秀反悔的华人参议员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如果在11月的选举中,共和党获得至少1/3的席位,就两年内都不用当心SCA-5一类的法案会回来。

3. 49选区 Ed ChauEd Chau 2/25日发表申明 (在得知我们游行示威的计划后):“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that I have received thus far, I have concluded that I cannot support SCA-5 in its current form.”  似乎他已经被稳定地站在我们这一边。不过,各位小心啊!他随时可以声称  Base on new information I received, I now decide to vote yes”。因此,我们绝对不可以放松多他的压力。必要时,需要采取强大的宣传措施,将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当然,好歹我们已经看到了民主党已经在出现裂痕。这个功绩应归于大量的华人团体个人的施压,尤其是栋梁基金组织的示威抗议。

4. 65选区 Quirk-Silva从一开始,我们就对65 选区有浓厚兴趣,因为那里的Asian 虽然只有25%,却是个共和党和民主党几乎势均力敌的选区。在栋梁基金的强大压力下,Young Kim 早就发声明,不会支持任何这类法案。在我们开始发传单时,就有人去那里的韩裔社区。由于挑战对手是韩裔,听说Quirk-Silva  还专门聘请了一个韩裔的 campaign  manager。鉴于这些压力,Quirk-Silva  于今天出申明:“… I cannot support SCA5 at this time.”  不明就里的朋友,可能已经在宣布胜利了。这个声明,比起 Ed  Chau 的来,又后退了一大步。只是浮皮擦痒的说 at this time”。说白了,就是:今天我不投,明天我投还是不投,到时再说。因此,这个声明,完全只是个幌子而已,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告诉我们:当你团结在其对手面前的时候,敌人才会求饶。Quirk-Silva  自己是教师工会出身,其投票倾向是不用多说的。

5. 湾区各选区:已经有很多的见面会,辩论会。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众议员有任何的松动。理由很简单,湾区一直是深蓝,民主党都已高票当选,根本没有觉得几个人突然从石缝里冒出来找他们有啥了不起的。有任何的威胁。共和党的基层组织,已经被侵蚀殆尽。人民根本没有还击的能力。现在的事态发展,已经让那里的朋友意识到,必须去直接支持对手。找来找去,找到了 Peter Kuo 可是Peter 也只是其中一个众议员的对手,只涵盖南湾的东部地区。最近,已经有捐款呼吁。不过,各位知道选个参议员需要多少钱吗?至少要45 百万!在这样的传统深蓝区,这个数字翻一倍都不稀奇。湾区的朋友们,你们的钱包准备好啊!多年来,你们应该基本是在政治上”一毛不拔“的,这回,就算是补上以前的。除了钱,还要有竞选技巧。由于地方共和党组织的缺失,任务艰巨啊!

6. 湾区两位华人众议员:由大量的方守忠(Paul Fong)的消息。不过,怎么没有Phil Ting (丁右立)的消息?要是栋梁基金在北加,早行动了!看来,压力还是不够大啊。

7. 捐款:现在我们才刚刚开始。可以给各候选人捐。我们呼吁给 Bob Huff  多捐些,因为他一直在为此奔走呼号。

8. 请愿书:白宫的请愿书,宣传目的已经达到,其历史作用已过。 Change.org 的请愿书,理论上讲,会有点用。因为网站会把签名结果转给各议员。

9. 抗议活动:这是极具震撼力的。美国奉行的是和平的民主,很少有上街的激烈抗议行为。一旦上街,就是到了极度的不满状态。各位是否记得当年的茶党(TEA  Party),就是靠全国性的上街游行,而一甩保守派的颓气。在自由派们沾沾自喜于“十年内保守派都没有翻身的机会”的预估中,一举夺得2010年的中期选举。不过,规模较小的上街(几十人)恐怕是效果有限,反倒会让人觉得是绝对的少数。因此,要搞得话,最好多城同时,一起有几千人在不同的区。另外,如果有人轮流在议员的办公室外 camping 或是24/7 静坐,也会有持续的巨大压力,因为地方新闻会跟进采访,从而起到免费的广告的作用。当然,要高科技人士做这个,恐怕有巨大的困难(我就不会亲自做)。不过,你若是出钱请人来做,2 shift 一天,16/5,其实也花不了太多钱。不过,这个就是竞选经费,是由严格法律规定的。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