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雨后凉风细(97)—— 都太敏感

雨后凉风细(97)—— 都太敏感 - 2019-05-05



我很努力地和杰瑞date了几次,我们吃饭看电影打球,玩得和以前一样高兴。

他对我有些亲密举动的时候,我尽力做到自然,也愿意配合他。他挺绅士风度的,保持着适当的尺度,不会让我觉得太尴尬。

两三周后的某一个晚上,杰瑞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很婉转地说:“我这些天来一直在想,似乎那天对你要求lable不太合适。其实,我能感觉出来,you said yes是因为觉得差不多了或者不好意思,而并非真的ready。”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沉默着。

坦白说,杰瑞的这种磨叽总让我觉得别扭。我更喜欢霸道一点的男人,别太敏感,整天想着这个feeling那个feeling的,做人太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要求过分了,还是麦洛淇已经在潜意识里给了我一个标准,让我不知不觉地拿所有男人跟他比较。

我的沉默让他更别扭,因为这是直接证实了他的感觉。于是,他对我说:“我非常愿意给你一个肩膀让你依靠,但是我只是有点害怕,你靠过来,只是因为我是离你最近的肩膀。”

跟杰瑞的通话最后这样结束,我在失望的同时又松了口气。

我确实是一个不太会遮掩自己情绪的人,跟我相处会很简单,可也会很难。毕竟,恋人之间的感觉是最直接的那种,距离那么近,自然看得清楚。感觉对不上,就是对不上。

其实他没有说错,我依旧需要时间来转变自己的感情。在我们做朋友的时候,相互没有要求和期望值,自然什么都好说。可一旦贴上男女朋友的标签了,我心里再想着别的男人,他立刻就会不舒服,这也算是正常。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不然我总得顾忌着他的feeling,累都累死了。



我的新工作做得挺顺利的,内部把我转了个位置,时不时地需要去几次蒙特利尔的总部。

可是,我却因此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每次我一出差,楚天意必定会打电话给我。问的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让我觉得他纯粹是没话找话。次数多了,我就免不了怀疑,他干嘛总是要查看我的位置。他自己本来就有够忙的了,真是要在百忙之中瞧一瞧我在哪里,实在是有些说不通的。

我对这件事情,有些放不开,最主要还是我总有种感觉,盯着我的人,是麦洛淇。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可如果真的是他,那么是不是我们还有点希望呢?不然,他看着我做什么?我最怕的一种情况是,他那边明明有些希望了,可因为不敢肯定,所以他选择暂时不告诉我,避免让我再一次受到伤害。

自从有了这个疑惑,我真是无法正常生活,整天在想这件事情。于是, 我抽了个时间,去找了一次楚天意。

他见到我来,依旧是一脸的抱歉,说:“还是不知道,你着急,也没有用的。”

我坐到他的办公桌前面,把一个小小的东西放在他的桌上,说:“我不是来问你这件事的。这个Tracker,你拿回去吧,这么久都没事,应该没事的了。另外,我账户里的那些钱,你最好帮我转给他,或者转到你的公司里也行。”

楚天意皱着眉头,看了我好一会儿,说:“你这是干嘛?”

“把我的过去彻底放开,重新开始。”我很平静地说:“我问你一句话,那些信,你帮我转了吗?”

楚天意点点头:“都转了。”

“他有没有说什么?”

楚天意想了想,说:“没有。”

我点点头:“他也和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们没可能。我写了这么多,他一个字都不说,他是铁了心了,是不是?”

“那是为了你好。”楚天意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接着说:“所以,我才想真的放下他,好好地开始新的生活。”

“那也不着急把东西取出来吧?”楚天意说:“毕竟,他那边还没有判呢,万一有人找你麻烦呢?到时候,我找不到你,怎么办?谁来救你啊?女孩子一个人生活,本来就不安全,还是先装起来,好不好?”

我笑着摇头,说:“不用了,很快,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楚天意脸上的笑容冷冻在那里,问我:“什么意思?”

“我有男朋友了,”我说:“我以前的老板,是个鬼佬,意大利人。”

“这么突然?没听你说过啊?哪儿冒出来的?”

“不突然,他追了我好久了,连麦洛淇都知道他的。”我说:“当时,为了小麦,我拒绝了人家。小叉子婚礼那天,我们遇见了,后来慢慢地开始联系上的。其实,真的有好多年了呢!”

“跟踪器,又不是窃听器,你担心什么?”楚天意问我:“怕我听到你们谈情说爱?”

“你这么天天紧盯着我,我怕以后我不回家住,你跟踪过来,让我难堪。”我淡淡地说。

楚天意被我说得一愣,脸色也不自然起来。



(未完待续,千万别当真,就是一故事。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意见讨论区:


如若没有意外,咱们在100集结束,图个好彩头,10全10美!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