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情潮若是翻涌,有谁能够从容

情潮若是翻涌,有谁能够从容 - 2019-05-08


 

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他,年轻,高,温暖,儒雅。

她,清秀,纤细,安静。

一个灿烂的午后,两个人因公一同外出,他开车,她坐车。他笑着说坐,很干净。

第一次,两个人在狭小的空间单独相处。一切都很自然,他们是同事,经常一起工作,一起处理事情,互相back up。她习惯有他在,他习惯有事问她,一直以来他们相处的很好。

那么美好的天气,他们的心情也灿烂起来。他习惯性的问了她一个问题,她笑着回了,再次肯定所有的事情都很好。于是他也笑了起来,很开心的反问是不是他很有魅力。也许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也许是空间太小,也许是心情好,听着他的笑声,她的心不自禁的漏了一小拍。他的笑,充满诱惑,她有一瞬间失神。

虽然两个人相处的很好,但只限于工作上的。他们从未谈过工作以外的话题。他一直很帮助人,对她也是,她从来把他当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一直觉得幸运。

那天他主动和她谈起他自己。他的声音温柔,富有磁性,她很爱听他说话。

第二天早晨,他看到他打招呼,看着她微微笑,她一下子有点害羞,胡乱回应了一下将眼神移开。

他,风华正茂的年龄,吸引很多年轻小姑娘的目光。

她,已经历很多风雨,笑容依然温暖年轻,内心已不一样。

她突然有种感觉,有什么在他们之间发生了。

她从小习惯了异性的目光,经常视为看不见,也从不主动寻觅。她一向认为,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窈窕淑女,自有君子逑。很多时候,她都看不到很明显的暗示,有些迟钝。

对他,她开始留心。

他们还是照常工作,照常说笑。她依然每天收拾得漂亮大方,对他,她没留意过他以前是什么样,现在她发觉他有用一种很好闻的古龙水。彼此很近的时候,她可以闻到。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早晨签完到,她刚一转身,看到迎面走来的他,眼睛望进她的。她记得当天穿了件深色毛衣外套,系了条淡黄色丝巾,丝巾很好的衬托出她白皙的皮肤。她只看到他的眼睛,他就那样一直望着她,向她走来。她对上他的眼睛,不能不动,也移动脚步,向他走去。他们朝对方走去,眼睛牢牢锁在一起。

后来,她常想起那个早晨,想起他的眼神。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表情deep and soulful。有点吓着了她。还是她,最后先将目光移开。压力太大啦。

再后知后觉,她也觉得不对了。她并不明白什么不对了,就上网查。一查吓一调,因为网上说男人看住一个女人的眼睛超过正常时间是那个男人对那个女人有兴趣。更加有趣的,是如果那个男人的眼神一直没有移开,那个男人是很难得的,说明他非常自信,对他喜欢的女人完全敞开心扉。

她的心再平静不下来。如果之前的一些怀疑只是怀疑的话,她开始有些相信这个年轻人有些喜欢她。

她又开心又担心,心情很复杂。每天一想到可以见到他,心情立刻晴朗起来。她发现自己也在不自禁的想他。他的声音,他的笑声,他说话的样子,还有他看她的眼神。

她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他了。又被吓了一跳。她怎么可以爱一个年轻的人呢?

他,虽然看进她的眼睛,虽然总是在她周围出现,可能是因为他喜欢她的样子,她的东方的美吸引了他。不是说,男人是视觉动物吗,男人看到漂亮女人而心动,那不一定是爱。对男人来说,爱是个很难的词。

如果,可以像童话写的,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该多么好啊!

她看着他的背影。他不知道,他转过身之前,一直在看低着头走向他的她,他以为她低着头看不到他的目光,等她抬起头,他装作在忙,转过身去,留给她他的背影。她其实有看到他的目光。

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向他。

“I have a favor to ask”.
 
她和他说了一句话。他当时楞了一刻,然后马上点头说没问题。

她问他要reference。

她不会马上走,她把信号放出去了。

她是个外国人,她可以四处为家。他是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仔,他很难离开家。

她想,她很难再遇到这样的人了。他聪明,优秀,温暖,给了她很多安心,很多呵护。不对他动心,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只能这样。为了以后不会心碎,让自己现在心痛。。。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