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回国杂记之 偶然,生活中的如意和不如意

回国杂记之 偶然,生活中的如意和不如意 - 2019-05-05


人生有多少次偶然,恐怕没人留意过,但偶然会给人的生活带来变故,好或坏兼而有之,应该没人持有异议。

周末,我本受邀去参加一个朋友的朋友的婚礼,却在婚礼大厅前被等候在那里两个多年,其中之一竟有三十余年未曾谋面的大学同学“堵在门口”,原来有个大学同学的儿子的婚宴也碰巧选在这家酒店。因为我最近换了手机号码,所以他们没有联系上我。但上天注定我是个有缘者,于是便上演了这出自投罗网的不请自来喜剧。不用说,我立即作出选择,改弦易张,和朋友南辕北辙地去赴不同的宴会了。

值得一提的是,席间遇到我的一位学长,此人曾做过我的领导,现在位高权重,在这里遇到他让我吃惊不小。由于是故人,我想也没想便主动过去给他敬酒,他却有些愧疚地对我说:

“我过去整过你。”

我突然想起出国前,单位里出现的那出闹剧式的“改革之风”,我因响应号召停薪留职而遭到“清洗”的事情。对此我早已释怀,经历过文革的人的神经都是在人间炼狱中千锤百炼过的,人生态度也多是越挫越强。这点小事何足挂齿。想到此,我笑着对他说:

“理解,大背景决定人的观念,再说你又不是针对我一个人。而如果没有‘被整’的经历,也没有今天的我。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还得感谢你呢。”

听我如是说,他停顿了片刻,接着说:“什么都是假的,同学情谊才是真的。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你现在不是干得很好吗?”

他的友善让我不知所措,我没有再接茬儿。因为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的忏悔,应该继续客气还是谦虚呢?而在我看来无论怎样都是一种虚伪。

尽管如此,我这人最不喜欢让人没面子,就拉过他让人为我们合影留念。算是给彼此都有了不尴尬的理由。

事后我有点费解,当时我为什会主动上前敬酒,这不是我一贯的风格啊。原来的我,再友好,一旦朋友高升我都会敬而远之,这种源自中国知识分子的酸腐和刻意在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次为何就大相径庭了呢?是中年人的成熟,还是经历多了会让人变得豁达?

但平心而论,整个婚宴我都像一个旁观者,融不进去的窘迫总让我如坐针毡。联想到远在美国的儿子不但婚事遥遥无期,连女朋友还没着落的现实,心里难免涌出几许酸楚。

还好,今天从出版社收到三本书,其中两本是我主编的教材,一本是与人共享的诗词集。这也是一种偶然,让我失落之余心有慰藉。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