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移植 (7)长篇连载

移植 (7)长篇连载 - 2019-05-05

 

第三章 杜若

 

    杜若今年四十岁了,他投资移民来北美也一年多了。他在国内有一份规模不小资产上亿的企业。在家他排行老大。他十五岁那年,在一大型国营机加工厂当电工的的父亲,由于事故抛下母亲、他和四个弟妹撒手而去了。母亲本是这家大型工厂原厂主的千斤,厂子在那个年代被公私合营了。母亲是原厂主资本家的臭小姐,大学毕业后分在了厂子弟中学教英文。而父亲是根正苗红的三代工人世家。三代人都在这个工厂上班。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美丽的梳着两条乌油油大辫子的母亲在即将遭受被红卫兵剃成阴阳头的厄运时,父亲带着他的一帮哥们儿,挺胸而出英雄救美地保护了母亲的辫子,此后母亲心甘情愿的嫁给了父亲。父亲成了母亲及其牛鬼蛇神家庭的保护神。自从母亲嫁了父亲之后,外婆外公家再没人敢欺负了。

 

    父亲去世后,为了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刚上高中成绩优异、身为长子的杜若从学校辍学了。他替补父亲进了工厂。对于他的选择,文弱的母亲很是愧疚。但极为用心的杜若,凭着自己的聪慧和勤奋,很快赢得了师傅的欣赏。八级技工的师傅,不仅把自己一身的车、钳、铆、焊技艺传授给了他,还把自己的独生女儿秀玲许配给了他。她为杜若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改革开放后,凭借自己的技术实力,及外公家的背景,他先是买下了一家濒临破产的集体小厂,经过几年的艰苦打拼,居然把这小破厂发展成为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供货商。他把几个弟妹家也都拉了进来。实实在在的成为了一个家族式企业。然而,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他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了。最主要的是来自政府各个职能部门。稍有不慎即会惹上官司。民营企业家在国内步履维艰如走钢丝般的处境让他战战兢兢。加上外公和妈妈由自家的痛苦经历得出的惨痛教训,都劝他别再继续扩大企业了。自己操心受累不说,还总让家人们担惊受怕的。突然一天有个与他有生意来往的的朋友,给他打来一国际长途越洋电话,自称已然是拿着绿卡的外资企业家了。电话中劝他也赶紧带着一家来移民吧。正直两个女儿即将要上中学了,移民了可让他们接受国外的教育,摆脱将来中高考的折磨。想到这些他动心了。经过与一家移民中介的磋商,花了一笔中介费,把厂子让他的大弟弟代为管理,他带着秀玲和两个女儿投资移民来到了大洋彼岸。

 

    在国内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的他,突然在这里安静了下来,开始看着这里的天那么蓝、空气那么新鲜,很是兴奋了一阵。不应酬饭局、不用操心那么多杂七杂八的生意和复杂的人际关系,他睡的好吃的香。让他着实庆幸自己移民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可接下来,他就感觉到了无聊。俩孩子每天上学后,他和秀玲非常尴尬,整天大眼瞪小眼的在家里不知该干些什么了。

  

    在国内,近几年和秀玲交流的时间几乎没有,总在外面应酬。每天到家都已然筋疲力尽了。家里交给秀玲他也很放心。初中毕业就进了工厂的秀玲话不多,有空总是默默地在干活。自从俩人确定了关系后,每逢公休日,秀玲就来到杜家拆洗缝补做饭。这让不会干家务的杜妈妈很是喜欢。也不知她从哪里总能给自己找出那么多活儿干。把外公外婆妈妈弟妹们照顾伺候的妥妥贴贴的;而他俩几乎没有花前月下的谈恋爱。俩人在师傅的安排下,顺理成章的结为了夫妻。身材瘦小的秀玲,在父亲去世后,就把杜若的家人当成了自己的长辈来孝敬着。她崇拜杜若,感谢着上苍把这么优秀的丈夫赐于了她。在生意上她帮不上丈夫什么忙,就把心思都用在了家里。但有一点她对任何人都难于启齿,也觉着最对不起杜若的是她在那方面上有着难言之隐。她在男女之事上好像天生有缺陷。洞房花烛夜,简直对她就是一种折磨。任杜若怎么努力,都调动不起她一丝的兴趣。好不容易成事了,疼地她几乎无法忍受。婚后的头几年,杜若一直想慢慢培养起夫妻间的和谐。可他哪里知道秀玲就象一把锈死了的锁,怎么都无法打开。而杜若又是属于性欲旺盛类的。这让俩人都非常痛苦。自从有了孩子后,俩人都没再继续努力了。杜若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自己的事业上,然而这哪能消除掉他对生理上的需求啊。感谢改革开放时代的到来,人们也解放了自己思想的禁锢。随着杜若事业越做越大,不乏许多投怀送抱的女子。杜若有自己的原则:秀玲是恩师托付给他的,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生理需求而辜负了恩师。他控制着自己不和任何女人发生感情纠葛,只接受自愿投怀送抱的已婚女人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即不破坏各自的家庭。事后以金钱或帮着解决这些女人们不好解决的需求来摆脱女人的纠缠和达到自己的心理平衡。他是个智商情商皆高的男人。这么多年他坚守着自己的原则,从没给他带来任何的麻烦,反而让一些与他有染的女人成了他事业上的帮手。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