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我是如何调到科大附中的(A)

我是如何调到科大附中的(A) - 2019-05-08

    第三天,我和卫华带着孩子去拜访卫华的导师阮图南夫妇。到阮老师家,聊天中,才知道阮太太是科大附中的老师。阮太太和我聊天,知道我在西安是小学老师,带的是毕业班,而且自己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大学中文课程,并且取得了"现代汉语,文学概论,现代文学史,哲学,外国文学"等课程的自学考试的合格证。另外,在教师进修学校进修学习时,结业考试以99分全区第一名的成绩受到嘉奖。在83年,西安市教育局对全市老师进行教材,教法的考核中,第一批通过的不到三分之一,而我不仅是第一批通过,而且是全区第二名。另外还担任年纪教研组长。在前面送走的毕业班是百分之百合格升入中学,是翠花路小学从恢复升学考试以来的第一次,也是四个毕业班里唯一的没有一个学生落榜的。

    阮太太听到这些非常高兴,对我说:"你想不想到科大附中来工作。"我说:"如果能来,当然好了,一家人在一起,当然好。

   可卫华并不是科大的职工,而只是一个博士生。我有什么理由调到科大呢。"阮太太说:"这样吧,我找时间和附中的校长谈谈你的情况再说吧。"那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到心上。因为调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何况,科大属于科学院系统,进人非常难。很多科大职工,想把在异地工作的家属调来,都得排队等好几年。而我,连正规的大学文凭都没有,卫华又不是科大的职工。调动,谈何容易。没有想到,没过几天,阮太太就告诉我,说他已经和附中校长谈过了,校长听到我的工作经历,很感兴趣,说可以让我准备讲一堂课,他会组织领导和老师听课,如果听课后,大家满意的话,可以由科大人事处出证明,我自己回西安办理借调手续,如果能办下来借调手续,就可以先来附中工作,由科大发工资,科大同时也一级一级的为我办理正式调动手续。"听到这里,我感到难以置信,但也想试一试,就是办不成,也没有损失。可是,现在附中已经放假,怎么讲课哪?阮太太说,这就不用我操心了,附中会安排的。

   于是我就认真备课,准备好他们给我指定的课文,两天后,就面对一班陌生的学生和附中的领导和部分语文老师讲课了。我到现在也不清楚,他们是如何把放假的学生召集到班上。28年过去了,那天讲课内容也忘得一干二净,我只记得,有四、五十个学生和十几个老师。虽然面对的是完全陌生的面孔,但因为我毕竟有十五年的教学经验,在西安讲过好些次公开教学,还代表学校在全区进行过教学比赛,拿过名次,得过奖品,所以并不怯场。还是按照我一贯的教学方式---以启发为主。分析课文,词义解释,我都会提一些简单通俗有趣的问题,让学生来回答,然后进行归纳总结,学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争先恐后的回答问题,课堂气氛是活跃的。短短45分钟,我掌握的恰到好处,学生也学到不少东西。

    附中校长、主任和听课的老师,对我的这堂课评价很高,一致同意借调我到附中教课。就这样,我拿到了借调函。卫华也觉得不可思议,科大正式职工想调配偶到科大,没有个三年两载,是不可能调进科大,而我去探亲,竟然拿到了借调函,这为正式调入科大开了一扇门。卫华高兴得不得了。

    而我,却没有那么兴奋。79年暑假探亲的记忆浮上了脑海。随着时间的流失,阴霾不再,但夏天又闷又热的气候,我能适应吗?我对卫华说了我的担心,卫华认为先调来,就不至于两地分居,无论是对家庭的和谐,感情,子女的教育和经济都是大有好处的。实在不适应,他博士毕业还可以再回西安,到西大,我就可以随他一起到西大。我想想,他说得有道理。两地分居,不仅经济上开销大,孩子一天天长大,既需要严父,也需要慈母互相配合教育,孩子的身心才会更健康。我到科大附中,这里的学习环境和居住环境比翠花路小学好太多了,对孩子的成长更有利,古时的"孟母三迁",不正是现代许多家长梦寐以求的吗?我现在能借调到科大附中,可以说,是天赐良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再想想,多年来,自己不断在业务上拼搏,总算有了回报。应是"天道酬勤"吧。我的心情一下子敞亮了。决定孩子留给卫华 照顾,我马上订票回西安办理借调手续。

    终于赶在大年初三坐上了火车。初四就到了西安。

    当我一个人风尘仆仆的到我父母家时,我父母吃了一惊"你怎么一个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出什么事情了?"我妈着急问。""没出什么事,是好事情。"母亲着急地问:"什么好事情?"我要借调到科大附中了。""真的,怎么回事?"于是,我一五一十地娓娓道来。母亲听了,非常高兴。不过,母亲也提出了他的疑虑:"你现在带的毕业班,剩最后一个学期了,你走了,谁来接这个班,你们学校会放你走吗?"母亲的话,不无道理。
   想当年,从东一路小学要调到翠花路小学时,费了多大的劲。屈指一算,快十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那一年,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最动荡的一年。周总理逝世,四、五运动,朱德逝世,唐山大地震,毛主席逝世。而我在这一年,却是结婚,怀孕,生女。九月份,毛主席逝世前后正是我挺着个大肚子,为调动工作在辛苦的奔波之中。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