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日本想甩掉“战败国”包袱

日本想甩掉“战败国”包袱 - 2019-05-08


日本想甩掉“战败国”包袱


   

  2013年9月11日,东京,举行集会的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成员(右翼)从国会大厦前经过。就在2012年的9月11日,日本政府签署购岛协议,从私人岛主手中购买了中日存在领土争议的岛屿,此举激怒了中国。

    用日本学者、评论员秋山信将(Nobumasa Akiyama)的话称,日本已经受够了这么多年所扮演的“战败国”的角色。在二战战败后,日本低头认输,并接受日本作为一个国家的地位被永久削弱。

  秋山信将称,这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国内取得的巨大政治成功。安倍竭力消除战后的耻辱感。受够了为过去而忏悔的战败国国民一直被这种耻辱感包围。

    不过,这也正是中国和韩国为何如此本能地反对安倍的原因。日本对这两个国家怎么道歉都不足以抹平伤害。日本的侵略战争导致亚洲近2,000万人死亡,仅中国就有1,000-1,500万人。

  从根本上说,安倍想让日本做回“正常国家”的意图涉及修改日本和平宪法。他为此增加了国防开支,尽管增幅并不大。他还在地区乃至其他外交场合高调行事。日本和平宪法是在日本政府二战战败投降后的盟军占领时期拟定的。

  秋山信将表示,日本民族主义者已经受够了日本的“战败国”称号:我们不想再当输家了。秋山信将是一桥大学(Hitotsubashi University)国际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

    毫无疑问,安倍也是一位民族主义者。他竭力主张重拾日本过去的骄傲、重建对未来的信心,这一主张尤能引起日本年轻人的共鸣。在战时敌对状态已结束近70年之后,日本年轻人已不愿再背负“战败国”的负担。

  比如,在今年2月初举行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前日本航空自卫队(Air Self-Defense Force)幕僚长田母神俊雄(Toshio Tamogami)意外得到了一大批20多岁年轻人的支持。尽管是个不断发表右翼言论的顽固分子,但田母神俊雄在16名候选人中仍取得了第四位的高得票率。田母神俊雄在竞选活动中巧妙地把极右翼民族主义政策和引人注目的互联网视频、推特(Twitter)结合在一起,还启用了一帮漂亮的女性员工来提升他的形象。

  由于发表了一篇赞颂日本在朝鲜半岛进行殖民统治和侵略中国的行径、并暗示日本是被美国诱骗入战争的论文,田母神俊雄在2008年被解除了航空幕僚长的职务。

   但是,这类厚颜无耻的观点在靖国神社(Yasukuni)博物馆对历史的描述中比比皆是。在执政约一年后,安倍晋三于去年12月参拜了靖国神社。

    此次参拜震惊了全亚洲,让美国对安倍晋三的政治判断力产生了怀疑,也让中国公开指责他是拒不悔改、一心要打破亚洲战后和平的军国主义者。

  但是在日本,安倍晋三的形象并未受到实质性的损害。近期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41%的日本人支持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46%的日本人反对。

   不过,调查中支持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人并不都是右翼分子。民调组织者和学者说,许多支持安倍晋三参拜的人只是反对一位在任首相受中国和韩国的摆布,听从中韩对于他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哪里,以及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的命令。

  换句话说,这些人发出的信息是,他们已经受够了日本向邻国不断忏悔的日子。

  但邻国普遍认为日本应该永远为战争罪行忏悔。考虑到邻国的这种感受,日本政界、学术界和媒体界的许多人在看到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后都发出了哀叹。

    这些人认为,从道德角度看,安倍的参拜并不一定是错误的,只是有些不得当。安倍真正的任务是通过塑造日本在本地区的新角色,也就是制衡在本地区势力日益增强的中国,来帮助日本摆脱战争历史。而参拜靖国神社为这一任务蒙上了阴影。

   另外,中国认为安倍晋三是军国主义者,而日本却很少有人认同这种看法。东京大学(University of Tokyo)的政治学教授高原明生(Akio Takahara)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中国的国防支出急剧增加,其中一大部分用于投送武力所需的导弹、潜艇和舰船;相比之下,日本最近国防支出的增幅并不大,到底谁更有军国主义倾向?

  安倍晋三本人以略微不同的方式表达了他要使日本摆脱“战败国”地位的使命。他对此的表达大概意思就是“把战后这一页翻过去”。

  但安倍晋三面临的一个难题是,由于历史罪行严重,日本任何改变道歉认输姿态的举动,无论多么微小,都会在本地区引发极大的担忧。

    美国大体支持安倍晋三修改日本宪法的行动,也乐于看到日本在本国防务上承担更多责任。
但安倍晋三与日本邻国对抗的方式令人警觉,而且他的民族主义将走向何方也令外界普遍保持警惕。

  位于华盛顿的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日本问题高级研究员史密斯(Sheila A. Smith)称,我们遇到的问题是不知道安倍晋三是怎样的人以及他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她说,安倍晋三正在体验他的权力,但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计划


 
    Andrew Browne    2014年 02月 12日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