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今年最后的一个工作日

今年最后的一个工作日 - 2019-05-09

约茛对我的特殊照顾    今年最后的一个工作日2013-12-12

昨天老公跟阿莱克西娅电话约好了,今晨去她那里。电话里阿莱克西娅说她得了眼疾,像个吸血鬼似的,她的两个小宝贝,干脆就叫她Zombie-吸血鬼。

阿莱克西娅家在我上班的镇子上,今晨老公就开车送我去上班,然后去阿莱克西娅家,看看他的两个小外孙和外孙女,也算是跟女儿告别吧,毕竟这个圣诞节不能跟他们一起过了。

老公把车开到公司大门口,我下车后,看着老公开车离去,便向门房走去,没注意到大门口的拦车杆已经升起来了。我抬头一看,今天在门房值早班的是约茛,这是他在特地为我升起了大门口的拦车杆。前不久因我左膝扭伤,得拄着拐根来上班,老公开车把我送到公司大门口时,只要是约茛在门房当班,他就会为我升起拦车杆,这样我不用走门房的那几磴楼梯就可进公司大门了。

后来我腿好了后,就自己开车来上班,从停车场经公司主楼的大门去办公室,不经过公司走车的大门了。所以也很少见到约茛了。今天约茛又见到我是被老公送来上班的,便主动地为我升起了拦车杆,可我却没注意到。经过门房,我还是谢了约茛。约茛却对我说:“看来是我为你升杆的动作慢了些啊。”
 
跟昨天差不多,一进办公室电话就叫个不停:南韩的,中国雪人的,瑞典的,。。。

昨天雯茛斯芬还在,还可以让她帮我分担一些,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忙得不亦乐乎。快到中午休息时间了,莱召集了大家一下,商量着在下周四或周五,部里的同事们在一起吃早饭或午饭,算是部里的圣诞+年终的小聚餐。不过来自己也跟我说了,这已经不关我的事儿了,因为今天三是我今年上班的最后一天。听着大家讨论着是周四还是周五,易福兰德说周四,可其他人都愿意周五,我有些不明白,因为前两天已经接到了公司工会和领导发来的内部通知,下周五是全公司的圣诞聚会+聚餐,若周五一大早就已经在自己的部里先聚过餐了,再去参加公司的大聚餐,不是重叠起来了吗。--不过看来我这是操闲心呢,莱说,那可未尝不可,我们还可以在这两个时间都在一起吃东西的。维什巴赫说他会做一些肉团子带来与大家分享,易福兰德说她会带一些酸黄瓜来,莱说他负责买来小面包,。。。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真想也跟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呢,只是我的旅程早已订好,明天就要上路了。。。

没多久,汉莎就给我发来了Check in的Email,我按照邮件提示的信息,在网上办好了Check
in,并将登机牌也打印了出来。


最后一天往往都是这样子的吧?今天是我今年上班的最后一天,原想早些下班,可还是忙不完的事,一样接一样地,过了下午五点才算是把我这一摊子打点得像个样子了。--尽管这样忙,SEW的那个大订单还是还有许多事情都需要做没能在我离开前发运出去,尽管我叮咛了雯茛斯芬的。。。都统统留给明年去了吧!哈!

下午四点,老公打来电话,说来接我,我看着手头的工作也差不多可以在一小时内做完了,就让老公五点来接我。

先下班的同事们一一跟我道别,互祝圣诞愉快,新年好。跟平常一样,最后办公室里剩下的还是我和艾尔卡。

临离开办公室前,跟艾尔卡告别时,她说她好羡慕我,先在就可撒开这里的一切,度假去了。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