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壳批发

日本原来是这样(14) 江户时代的多样性

日本原来是这样(14) 江户时代的多样性 - 2019-05-09



14. 江户时的多样性


 


    我对于日本的战后社会是肯定的,也喜欢。


    但如果说我们现在的社会、文化或者精神的父母是战后社会,多少还是说不出口。这也可以说是一种二律背反的感情


 


    不用说,战后社会是在战败的基础上成立的。


    之前的明治宪法国家只经过了四、五十年就生病,不到六十年就灭亡了。


    关于它的末期,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再重复一次,国家的肚子里生出了统帅权(确切地说是统帅权的无限的扩大解释和它的社会化,更进一步是它的国家支配)这个鬼胎(本稿用语,前面说过),从而导致了国家自身的灭亡。


    我们从那个鬼胎的时代回到战后社会时,根本没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够迎来这么美好的社会。我们不会刻意认为这是“被给与的自由”,反倒觉得这是非常适合日本人的气质和习惯的自由的社会。虽然是焦土累累和粮食困难的时代,但日本人的气氛非常欢快。


   


    但在这个社会逐渐变得成熟了的今天,我们想说这也不是孕育出今天的我们的唯一母胎。


    列举今天社会的特性,行政管理的精度非常高,但只有平面的统一性,还有文化的均一性。更进一步说是人们共有的价值意识的单纯化。比如举国上下热衷于考试这种趋向于单纯化的愚蠢行动。价值的多样化才能产生独创性的思考和社会的活性化,但相反我们却一直朝着均一性的方向奔跑,实在是愚蠢之极。如果说这是战后社会到达的光景的话,日本会逐渐衰弱下去的。


 


    从这个不安的想法出发,想写这篇稿。


    比如,让我们思考一下,如果孕育出今天的我们的母胎不是战后社会而是江户时代,会怎么样呢?


    我认为,江户时代商品经济的盛行是商人以及城市附近的农民的合理主义思想诞生的主要因素。


    从这些社会实务层面(农工商)吸取思想的人们,首先有新井白石(1657-1725)、荻生徂(1666-1728)。其次比他们更具有合理性和独创性的,出现了富永仲基(1715-1746)、海保青陵(1755-1817)、或者山片蟠桃(1748-1821)等人文科学的思想家。


    但这篇稿不去谈这些思想性的东西,想说说幕府和诸藩的武士阶层。


 


    将近三百个藩国有着各自的个性和多样性。如果把多样性这一面放大来看,甚至可以认为江户时期是日本内部的国际社会。


    当然也不是没有文化的均一性。礼仪作法、服装制度、结发等就是其一。


    文章的表现也是,不分公用、私用,各藩也都没有差异。


    作为武士必须具备的技能、修养也是,从北方蝦夷地的松前藩到九州南端的萨摩藩都没有变化。但这种文化的均一性也就相当于宗教改革以前的欧洲各国的均一性的程度吧?


 


    谈到藩的法律,各藩多少有些区别,但可以说是大同小异。


    另外谈谈幕府的性格,它确实发挥着像是中央政府的机能,但严格来说德川家只是大名诸侯同盟的盟主。作为其行政机关的幕府机构,如果忽略误差来看的话,仅仅是在执行自己领地的行政(但幕府对外还是日本国的政府)。


    幕府的司法权也管不到各藩的内部。


    比如各个大名诸侯在江户有公馆。假设有犯人逃到这个公馆里,幕府的司法权也管不到。另外,关于各藩家中的处置,幕府也不能直接执行司法权。


   


   
谈谈教育和学问方面吧。各藩也有区别。


    从江户中期开始,各藩争先创立藩校,充实教育,而作为将军的德川家的旗本(幕府直系武士)学校则最终瓦解了(昌平坂学问所、幕末的讲武堂或者洋学机关,性质略有不同)。


    也就是说,江户的旗本·家人(随从)的子弟们,就像胜海舟(译注:幕府末年官僚,跟讨幕军首领西乡隆盛谈判,保证了江户城的无血开城)的父亲小吉一样,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也可以安度一生。


    这是闲话了,关于幕府直系武士的子弟们的不学无术状态,旧幕臣赤松则良曾这样叹道,


    ——所以才会被萨摩的地瓜和长州的乡巴佬打败了!


   


    当然文化不仅仅是学问。


    江户的直参(旗本·家人)们悠闲得很。


    比如武士随从胜小吉在他的口语体自传《梦醉独言》中说道,


 


    “像我这样的混蛋,世上少有。所以为了孙子重孙子的未来而(把自己的事)说出来,希望成为不法者、混蛋们的借鉴”


   


    完全是放浪不羁的一生。但像这样的文化,比如在肥前佐贺藩是不论如何也出现不了的。


    佐贺藩在江户末期,好像腌活人咸菜似的把家里的青少年放到藩校的大桶里进行学习浸泡。像现在一样,六、七岁上小学,二十五、六岁才毕业。


    不用说,武士的身份是按各家俸禄规定的。俸禄基本上是按照江户初期的物价水准规定的,到了江户后期根本不够吃饭的。因此各藩的人都想担任个职位,靠薪水维持生活。


    而在佐贺藩则极为残酷,如果成绩不好,不能进入符合自己年龄的级别的话,不仅当不了官员,自家俸禄的十分之八也要被削减。


    他们做学问的方法也很愚蠢。重视背诵,否定独创。


 


    “把全藩的人都放到同一模型里,因此完全丧失了倜傥不羁的气象”


 


    旧佐贺藩藩士大隈重信这样说。大隈更进一步激烈地说,


    “佐贺藩的学习制度,结果是把众多俊秀之士都变成了凡庸之人”(《大隈侯昔日谭》)


    后来,他创建了早稻田大学,出发点大概就是对佐贺学习制度的憎恶吧?


   


    与此相反,虽然同是九州,但萨摩藩完全是另外的样子,反倒是有意识地轻视学问。


    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藩士的教育只要初等程度就好。大家认为学问太多容易变得喜欢论争,峻烈果敢的武士风气会被磨钝。


    这个藩有着其他藩所没有的叫做乡中的青少年教育的制度。它把覆盖了从台湾的少数民族到日本西部一带的可以说是南方的古代风俗若众宿(译注:年轻人的集团组织)吸收到了士族教育的层面并形成了制度。


    艺州藩出身的赖山阳非常好奇并称之为“健儿社团”的就是这个制度。每个居住区域都有乡中。


    相当于其他农村、渔村的若众头(译注:年轻人的头领。日语里的若常有年轻的意思)立场的,在萨摩藩的士族制度里被称为乡中头。就像西日本民俗里年轻人的头领和一村之长同格一样,萨摩的乡中头也是。他手下的少年的父亲不管身份多高,如果是在进行关于这个少年的教育的谈话时,双方是对等的。


    乡中头是由不成文的相互选举而产生,通常是有威望的人被选上。也就是采取了威望主义。


   
乡中头在十八、九岁引退,进入成人社会,但年轻时的西乡隆盛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乡中头,由于大家的一致拥戴,担任了甲突川东岸的下加治屋町七十余户的士族居住区的乡中头,一直做到二十四岁为止。当时的年轻人里,有大久保利通、大山岩、最年轻的有东乡平八郎等。


    也就是说乡中里没有老师,由年轻人统领、训练年轻人。


    顺便说一下,明治七年西乡隆盛下野以后成立的私学校也不是学校,其实是乡中的别称。本校设在城里,但在外城(乡士的居住区)里也是每个街道都设立了分校。


    下野后的西乡隆盛的位置应该算是总乡中头。就像年轻集团和成人集团对立一样,私学校集团和中央政府这个成人社会对峙。


    总而言之,这个制度其他哪个藩都没有。


 


    另外,江户时期,相对于大藩来说,小藩的学问精度更高。江户末期的兰学(荷兰语及荷兰文化科学)的推进,主要是靠越前大野藩、石州津和野藩、伊予宇和岛藩等小藩以及出身于上述各藩的人来实现的。


    像这样,从士族教育这点来看,江户时期有着微妙的多样性。用有点抽象的说法来讲,可以说从这个多样性产生了明治统一时期日本内部的丰富性和活力。



cheap nfl jerseys,cheap nike shoes,cheap ring,jewelry

莆田北高村霸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 - 莆田北高村霸女婿